溫柔的陽光透過小窗戶傾灑在緊閉的眼皮上,熟睡中的扎古拉斯微微顫動了兩下眼皮後就睜開了眼。
  腦袋還暈暈沉沉的他先是茫然的眨了眨眼,但下一秒就恢復警覺心,立刻注意到有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腦袋上,他的目光順著手臂下移,最後落在了趴在一旁睡到流口水的莫伊臉上。
  零散破碎的記憶在腦海中慢慢浮現,扎古拉斯看著莫伊的目光中有著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出來的溫柔。
  他是光明神殿最優秀的武器,他受傷時自然會得到最好的藥,有時候連紅衣主教都會為他吟唱聖癒術的咒語,卻從來沒有一個人會像莫伊這樣徹夜守護著他,以最笨拙的方式為他降溫,悉心照顧他。
  你可真是個奇怪的人。扎古拉斯看著睡得毫無形象的莫伊,在心裡默唸。雖然他很想繼續保持警覺心,並不斷告誡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人好,但是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嚮往著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這樣善良的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莫伊醒來時,就看見扎古拉斯正在小黑屋內轉來轉去。
  「你在幹嘛?」莫伊抱著毯子,一邊打哈欠,一邊坐起身問。
  「睡醒了?」扎古拉斯轉頭看他。
  「嗯,你怎麼樣了?燒退了嗎?」
  「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扎古拉斯頓了頓,神色認真的看著莫伊道:「昨晚真是謝謝你了。」
  「哎呀,客氣什麼。」莫伊嘿嘿笑道。
  「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對上扎古拉斯認真的目光,莫伊用手指摳了摳臉頰,有些苦惱的說道:「這真的是小事啦,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你有什麼想要我做的,都可以說。」扎古拉斯自顧自的說道,完全沒將莫伊的客氣話放在心上。
  莫伊嘆了口氣,也沒再繼續和他糾結這個問題,轉而再次問道:「你剛剛轉來轉去的在幹嘛?」
  「我在檢查這裡的環境,等入夜後,我們就能離開了。」
  「哎?你能逃出去?」莫伊大喜,他還以為自己要在這裡待上好幾天呢。
  「嗯,之前是因為受傷了才沒能離開。」
  「太好了!請一定要帶我一起離開!」莫伊雙手交握成拳,滿臉期待的望著扎古拉斯。
  「好。」扎古拉斯點了點頭,他本來就打算帶著莫伊一起走的。
  「來來來,快吃點東西休息休息,養足精神,晚上才好行動。」莫伊殷勤的招呼道。
  扎古拉斯回到莫伊的身邊,席地而坐。
  「你的傷好了嗎?不行的話,我們晚一點再走也沒關係。」
  扎古拉斯撩開衣服,動手解開昨天綁上的繃帶,赤裸的肌膚很快就暴露在莫伊的眼前。昨天那還在不斷流血的猙獰傷口,此時已經完全癒合,只留下一條肌膚幼嫩的傷疤。
  「我的藥效果有那麼好?」莫伊嘖嘖稱奇。
  扎古拉斯抿了抿唇,沒說是自己的體質特殊,恢復能力好。他不想嚇到莫伊。
  「總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莫伊抬手拍了拍扎古拉斯的肩,笑瞇了眼。
  扎古拉斯眨了眨眼,微微扯動一下唇角想要對莫伊笑一下,但無奈長久以來都保持著面無表情的臉根本做不出如此高難度的動作,最後反而露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奇怪表情,把莫伊嚇一跳。
  注意到莫伊臉上的驚嚇神情,扎古拉斯重新恢復成面無表情的模樣,但他的周身卻洋溢著一種沮喪的感覺。
  雖然面上看不出任何異樣,但不知為何,莫伊感覺自己彷彿能從他身上看到一條尾巴沮喪的在身後掃來掃去……就像沒吃到食物的焰一樣……莫伊默默的將這個奇怪的想法從自己的腦海裡驅趕出去。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