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由遠至近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後,原本正在閉目養神的男人睜開了淡色的雙眸,他抬起頭靜靜的看向門口。
  沒一會兒,原本緊閉的房門就被人從外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將提在手中的人扔進來,隨後又一把將門關上,轉身離開了。
  「痛痛痛!」屁股直接落地的莫伊慘叫起來。
  男人側頭仔細的打量了莫伊一番,確定他對自己沒有任何威脅後,又重新閉上眼休息。
  站起身的莫伊揉著屁股,一拐一拐的走到門邊,抬手拚命拍門道:「喂……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雖然男人並不想理會莫伊,但無奈他實在太吵,被噪音刺激得頭疼欲裂的他只好睜眼道:「別喊了,不會有人來的。」
  突然響起的聲音把莫伊嚇了一大跳,他慌亂的轉過身,目光在這間昏暗又狹小的屋子裡掃蕩一圈後,才終於發現那個倚靠在牆角陰影處的身影。
  一發現這間屋子裡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後,莫伊就立刻轉移目標,快步走過去,半蹲在男人身邊道:「你好,我叫莫伊。」
  男人掃了一眼這個擁有罕見雙黑外貌的少年,冷淡的閉上了眼,露出一副不願多交談的模樣。
  即使這個樣子能嚇退大部分人,但這大部分人中顯然並不包括莫伊。他可是一個面對千年冰山也敢死纏爛打的人!
  將腦袋湊近後,莫伊才能勉強看清男人的長相,可能是經過激烈戰鬥的關係,男人現在的模樣看起來很狼狽,臉上也滿是灰塵和血跡,這些混雜在一起變成褐色的髒物將他的大部分容貌都遮掩住了。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僅僅只能做到遮體,裸露出來的肌膚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喂,你沒事吧?」莫伊發現男人用手捂住的腹部似乎還在滲血。
  如果你能安靜一會兒,我就能沒事了。雖然很想這麼和莫伊說,但失血過多帶來的暈眩感還是讓男人選擇閉上嘴不浪費力氣。
  雖然這個男人冷淡的態度讓人感覺挺不爽的,但瞄了瞄他那副快要死掉的模樣,莫伊還是沒硬下心來不管他。
  從空間戒指中拿出藥水和繃帶,莫伊伸手想將男人捂住傷口的手拿開,誰料他剛碰觸到男人的手背,就被他握住手腕,力氣大得都快要將他的手骨折斷。
  「痛——」莫伊慘叫起來。
  「你想做什麼?」男人冷著臉,戒備的盯著他。
  「幫你止血啊!」莫伊舉起握在另一隻手上的藥水和繃帶,氣惱的大叫。真是好心沒好報!
  男人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一絲不知所措的表情。長這麼大他還沒遇見過被自己冷漠對待後還樂意接近他的人,這就導致他在面對現在這種情況時不知該如何回應。
  他的空間手鐲在之前戰鬥的時候被拽斷了,要不然也不至於落到現在這種地步。
  想起那個召喚師,扎古拉斯就覺得挫敗,他竟然完全不是對手,最後還是靠著一張傳送卷軸才逃過一劫。
  雖然小命保住了,但傷得卻不輕,才會被一個區區半獸人抓住。在莫伊的好意和繼續成為階下囚的命運之中對比一下,男人最後還是鬆開了拽住莫伊的手,決定選擇前者。
憤憤不平的瞪了男人一眼,莫伊抬手扯開扎古拉斯腹部的衣服,露出了猙獰可怕的傷口。

  當瞧見那有如一個拳頭般大還潰爛的傷口後,莫伊不禁有些悚然,他拿著藥水和繃帶,不知該如何下手。
  扎古拉斯注意到莫伊棘手的神情後,也不說話,神不知鬼不覺的掏出一把匕首,對準腹部的傷口就開始剔除那些已經腐爛的肉。
  毫無防備的莫伊一見此景,立刻露出反胃的表情,躲到一旁不敢再看,直到扎古拉斯說了聲「好了」,才小心翼翼的轉頭望過去。一瞧見已經剔除腐肉、正在不斷流血的傷口,莫伊也顧不上害怕,趕忙湊上去為他包紮傷口。
  直到把繃帶打了一個完美的結後,莫伊才抬手擦了擦額頭的虛汗,一抬頭,他就對上扎古拉斯正在閉目休息的臉。猜測他現在應該很疼的莫伊不敢打擾他,將藥水收入空間戒指後,就後退幾步與扎古拉斯拉開一段距離,尋了塊個地方席地而坐,單手支著下巴,思考該如何從這裡逃離。
  「我叫扎古拉斯。」
  過了許久,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莫伊的沉思,他愣了一下才反射性的看向坐在角落的男人,他此時正睜著眼看自己。察覺他有交談的意願,莫伊立刻就來精神了。
他屁股朝扎古拉斯所在的方向挪了挪,與他拉近距離。

  「我叫莫伊。你沒事了吧?」
  扎古拉斯點了點頭。
  「這裡是哪裡?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們?」莫伊覺得無辜極了。
  他們一行人才剛離開精靈族不久,沒想到就在去尋找光明神殿的半路上,自己不小心從山上摔下來,與零他們分開不說,還撞暈了腦袋,結果再睜開眼的時候,他就被抓住關到這裡。
  「住在這裡的都是半獸人。」
  擁有獸耳獸尾、與人類相似的半獸人和精靈一樣,都是捕奴者最愛的目標,因為權力者們會用高價來購買這些擁有美麗外表的生物,把她們囚禁起來當作禁臠。
  就因為人類的這種野蠻行為,大量部落被摧毀,無數半獸人被捕捉起來,而存活下來的半獸人們也都隱藏起來,導致如今大陸上的半獸人與精靈一樣,都成為了稀缺的物種,幾乎很難再見到。
  「哦。」莫伊點了點頭。其實他並不清楚其中的緣由,不過他也知道這個大陸上對人類友好的種族不多。只是……
  「他們會不會殺了我們?」莫伊憂心忡忡的問。
  「可能。」
  「噢!」因為扎古拉斯的語氣實在太平靜,給莫伊造成了一種事情其實並不嚴重的錯覺,他很自然的就放下擔憂。
  看著莫伊一臉輕鬆的模樣,扎古拉斯有些困惑的歪了下腦袋。
  為了防止部落的位置被洩漏,他們被殺的可能性其實非常大,只是不知道那些半獸人現在把他們關著有什麼用意,不過這也給了扎古拉斯時間,只要他的傷勢恢復,那離開這裡自然不是問題。
  而為了感謝莫伊的贈藥,他自然會保證他平安離開。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