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感冒了,鼻尖紅通通的,烏黑的大眼睛泛著水光,彷彿下一秒就會淚水成災,看起來很是可憐兮兮。
  這波感冒來勢洶洶,小紅帽只覺得全身的力氣像被吸走了一樣,抬個手或腳都軟綿綿的,光是下床走個幾步就搖搖晃晃,讓來探望她的灰姑娘看得膽顫心驚,說什麼都不想看到最疼愛的小妹妹拖著生病的身體跑進森林裡。
  於是小紅帽被下了禁足令。
  這讓情緒本就低落的小紅帽越加垂頭喪氣了,但是面對母親與灰姑娘憂心忡忡的眼神,她並不想讓重視的兩個人難過,乖巧的應允下來。
  在養病的這段期間,小紅帽的活動範圍除了房間還是房間,她覺得很寂寞,想念著住在森林裡的大野狼。
  只要縮在被窩、閉上眼睛的時候,小紅帽的腦海裡就會浮現那雙看起來凶狠、實則很溫柔的金色獸瞳。
  小紅帽最喜歡盯著大野狼瞧了,因為在對方的眼睛裡,她會看見自己的倒影,璀璨的金色世界只烙印著她一個人。
  這種專屬的感覺讓她心裡甜滋滋的,比化在嘴裡的糖果還要甜。
  但是小紅帽又想到一件事,她沒辦法去森林的這幾天,那個膚色像巧克力、胸部很大的姐姐會不會趁機找上大野狼?
  這個念頭一浮現,小紅帽頓時覺得心頭酸酸的,就像是沾到了她不喜歡的醋,那股討厭的酸意彷彿要化作淚水從眼角滲出來。
  小紅帽咬了一下被角,有點委屈,她不喜歡這樣的心情,可是此刻只能待在房間裡的她卻連阻止都做不到。
  為什麼要感冒呢?為什麼不能去森林裡找她最喜歡的大野狼呢?
  都是自己不好,太粗心大意了,睡覺的時候踢了被子。
  嬌小的身子蜷縮成蝦米狀,小紅帽將臉蛋埋在枕頭裡,想要將濕濡的點點水痕藏起來。
  喀啦啦……安靜的房間裡忽地響起窗框被推動的聲音,小紅帽的心臟一跳,單薄的肩膀發著顫,想起了她忘記鎖上窗戶的事。
  是小偷嗎?小紅帽害怕的縮起身體,手指緊緊掐住被子,眼睛閉起,大滴大滴的淚珠從眼角滲出。
  不要,不要過來……大哥哥救她!她在內心拚了命的呼救,明明感冒的熱度未褪,手腳卻因為恐懼而發涼,渾身僵硬,連動一下都不敢。
  玻璃罩子裡的燭火將巨大的黑影映在牆壁上,有誰的身影正在逐步逼近。
  感受到被子一角被一股力道拽住,像是有人想要掀開被子,小紅帽嚇得快要哭出來,嗚咽聲在喉嚨裡滾動著,兩隻小手死死揪住被角不放。
  但是被熱度蒸得有些暈乎乎的腦袋瓜子卻沒有想到,她只顧著守住被子的左側,右側反而輕而易舉的就被掀了起來。
  涼颼颼的空氣從被子門戶洞開的那一端鑽了進來,小紅帽驚慌失措的咿了一聲,彷彿受到驚嚇的小動物,哆哆嗦嗦的往著牆邊靠,顫顫的掀開眼皮。
  朦朧的水霧讓她一時間看不清楚房間景象,直到一隻大手無預警的撫上她的臉頰。
  熟悉的觸感還有溫度讓小紅帽懸到喉嚨口的心一下子落回原處,她努力的抹去淚水,果不其然,心心念念的高大身影就在床邊。
  看到小紅帽那雙還沁著淚花的大眼睛,大野狼的心都擰疼了,忙不迭輕手輕腳的將那具嬌小的身子摟進懷裡,一下下的拍著她的背。
  因為好幾日等不到小紅帽的出現,大野狼放心不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潛入村莊,爬上了二樓的窗臺。
  看著床上鼓起的一個小山包,大野狼本以為對方睡著了,想著掀起被子看一看就好,卻沒想到他的舉動反而嚇壞了小小的戀人。
  「不怕,不怕。」他放柔聲音安撫,毛茸茸的尾巴也圈住小紅帽的腳踝,輕緩的蹭了幾下,想要讓她安心。
  「是大哥哥的話,就不怕。」小紅帽吸吸鼻子,縮在大野狼的懷裡,對方的體溫讓她覺得很舒服,下意識的往他懷裡拱了拱。
  聽著小紅帽濃濃的鼻音還有變得啞啞的嗓音,大野狼怎麼會不知道她是感冒了,很是心疼的將她圈得更緊,兩人裹著被子縮在床上。
  小紅帽很喜歡這個特等席,好幾天沒有見到大野狼,讓她忍不住想撒嬌,直往他的懷裡鑽,小腦袋瓜子還蹭了蹭對方厚實的胸膛。
  「大哥哥,喜歡……」她捂著臉,仰起頭,從指縫中露出眼睛,小小聲的說。
  大野狼的心頓時軟得跟棉花一樣,他抓開小紅帽遮住臉蛋的手指,相準了那張嫩紅的嘴唇,就要湊上去一吻。
  「不可以!」小紅帽一察覺溫熱的鼻息拂近,急忙伸出手擋住大野狼,認真的說,「會傳染的。」
  「分一半感冒給我,妳就會好得快了。」大野狼輕而易舉的就箝制住那隻白生生的小胳臂。
  「不……」小紅帽才說出一個字,小嘴就被封住了,熾熱的氣息吹拂進來,粗糙的舌頭迅速的纏捲上那條小巧細嫩的粉舌,親暱的吸吮逗弄。
  數日未見,一個吻頓時讓小紅帽的腰軟了下來,她停下掙扎,安分得像隻奶貓一樣,抬起小臉蛋,羞澀的回應著大野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冒的關係,小紅帽的嘴裡比平時來得熱,暖烘烘的溫度裹得大野狼的舌頭很舒服。他用舌尖頂著小紅帽敏感的上顎,彷彿羽毛在輕撓的癢感讓她從喉嚨裡發出細微的嚶嚀聲。
  軟軟糯糯的聲音鑽進耳朵裡,像個小錐子似的,勾得大野狼心癢難耐。他貪心的加深這個吻,濕熱的舌頭像在探索一個迷人世界,不放過戀人嘴裡的任何一個地方,小小的貝齒也一顆顆舔過。
  過於濃烈的吻讓小紅帽暈頭轉向,意識好像要被熱度融化掉,她笨拙的用鼻子吸著氣,細膩的小舌頭撒嬌的蹭著大野狼的舌,立即換來熱切的回應。
  嚥不下去的唾液從嘴角滴了出來,但是誰也沒有在意,吻得黏糊糊的,只想著把彼此的味道都變作自己的。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