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依是個樵夫,一個人住在森林裡靠著伐木維生,自給自足的生活讓她過得充實又開心。
  因為從事的是體力活,她的身形比一般的女孩子來得高挑修長,手臂肌肉結實緊緻又充滿彈性,只是胸前卻太過豐滿,導致工作的時候總會先用布條緊緊纏住,免得妨礙她砍柴。
  每當砍完柴之後,她就會背著木柴、帶著斧頭來到不遠處的湖泊,準備洗去一天的疲勞。
  只是喬依最近有個煩惱,她總覺得在湖裡洗澡的時候,好像有誰在偷窺她似的。但是森林裡的這座湖平時罕有人跡,湖水遼闊澄澈,周邊是一片平坦的草地,沒什麼遮蔽物可以藏住人。
  所以只是她的錯覺吧。喬依搖搖頭,將一大捆木柴從背後放下來,順道再將斧頭擱在上面,手指熟練的解開束胸的白布。
  兩團渾圓碩大的乳肉彷彿被悶得快要透不過氣,爭先恐後的彈跳而出,晃盪著一陣誘人弧度,說是波濤洶湧也不為過。
  脫掉全身上下的衣物,喬依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形狀飽滿的胸部跟著向上彈了一彈,兩條長腿繃得筆直,臀部緊翹,被太陽曬出健康色澤的肌膚好似鍍上一層蜂蜜。
  做了幾下伸展動作,讓肩膀、手臂的痠痛感散去一些,喬依就如同往常般慢慢的走進湖裡面。
  腳背才剛被清涼的湖水漫淹而過,她忽地聽到噗通一聲,像是有東西落入水裡的聲音。
  「嗯?」喬依反射性的扭過頭,身後空無一人,這讓她不由得匪夷所思的皺起眉。但是盯了好半晌也沒發現什麼異狀,她只能推想是自己多心了。
  不,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勁!
  喬依猛地又回過頭,視線鎖定在一個地方,震驚的發現本該放在木柴最上端的斧頭竟然不見蹤影。
  「怎、怎麼可能?」她結結巴巴的低呼,「斧頭長腳了嗎?」
  喬依忙不迭蹬上草地,也不管自己現在是一絲不掛的狀況,急惶惶的找起斧頭來。
  那不只是喬依的維生工具,也是她使用得最趁手的一把斧頭了。
  東西用久了就會有感情,喬依寶貝它的程度已經到了每天都會替它用鏗刀磨磋斧口,再用加了水的磨刀石慢慢磨利,最後上油潤滑。
  如今斧頭竟然不翼而飛,喬依連洗澡的心情都沒有了,臉上滿是著急,在木柴邊兜兜轉轉好幾圈,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還是說,剛剛的落水聲其實就是她的斧頭?這個荒謬的猜測讓喬依嚥了嚥口水,打著赤腳又重新走進湖裡。
  湖水被夕陽的餘暉映照得波光粼粼,如夢似幻,但是喬依卻沒有心情去好好欣賞。她吸了一大口氣,正準備捏著鼻子潛下去湖裡尋找斧頭的蹤影時,忽地又聽見嘩啦啦一聲。
  好似有什麼破水而出。
  她愣愣的放下捏著鼻子的手,看到湖央處竟立著一道纖細身影,因為背光的關係,讓她看不清楚對方容貌。
  但是再看第二眼,喬依整個人都呆了,嘴巴張得大大的,聲音堵在喉嚨裡出不來。
  因為那人是踩在湖面上的。
  她她她……是看見神仙了嗎?
  喬依瞠目結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人彷彿踩在透明的臺階上,朝她一步步走來。
  直到對方停步在前方,喬依才看清楚那是一名相貌精緻的少年,眉眼秀麗、鼻梁高挺、下巴尖巧,湛藍的長髮如瀑垂落,彷彿要與底下的水流融為一體。
  「妳的斧頭掉了嗎?」如淙淙流水的悅耳嗓音飄落在空氣裡。
  喬依傻愣愣的點頭,仍舊沒有緩過神來,一個徑的盯著少年那雙如玉石般的裸足。
  在他腳下就是一汪清澈湖水,沒有任何外力可以支撐住他的重量。
  真的是神仙啊!喬依在心中無聲的感慨,這個詭異至極的狀況甚至讓她忘記自己是赤身裸體了,前方那個少年只要稍稍垂下眼,就可以將她的身子一覽無餘。
  「那麼,妳掉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少年有些冷淡的問,亮晃晃的金斧頭與銀斧頭忽地憑空出現。
  他那一雙與湖水同色的幽藍眸子看似漫不經心,但眼角餘光卻總是不自禁被喬依那一身光滑的蜜色肌膚牽引過去。
  「不是。」喬伊反射性回答,「我掉的只是一把普通斧頭。」
  「是這把嗎?」少年輕輕哼了一聲,懸在半空中的金銀斧頭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鐵製斧頭出現。
  「就是它!」喬伊的眼睛亮了,反射性伸出手想要把自己的吃飯工具抓下來,偏偏那斧頭看似懸得不高,但總是與喬依的手指差了幾釐米。
  「為了獎勵妳的誠實……」藍髮少年攤開手,斧頭頓地聽話的落至掌心上,再被細白的手指輕輕握住斧柄。
  喬伊渴望的看著少年,滿心只想著趕快拿回斧頭,對於那雙一張一合的優美嘴唇究竟吐出了什麼字句沒有放在心上。
  眼見喬伊的視線停駐在斧頭上的時間比自己的臉孔要多,少年擰起眉頭,也不拐彎抹角了,將斧頭塞進她的手裡後,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為了獎勵妳的誠實,我決定給妳一個丈夫。」他無視喬依像是嚇壞了的表情,毫不客氣的吻上她半張著的唇,嫩紅的舌頭強勢的侵城略地,翻攪著她的口腔。
  直到喬依從喉嚨間滲出呼吸困難的嗚嗚聲,臉頰漲得通紅,少年才意猶未盡的離開她的嘴,擲地有聲的說道。
  「也就是我。」
  喬伊攢緊了斧頭,一雙綠色的眸子瞠得大大的,真希望自己可以一昏了事。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