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里頓小鎮上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叫做貝兒,長長的橘髮、春光瀲灩的碧眼,還有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讓不少男孩子對她趨之若鶩。
  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都透出嫵媚,即使是微彎一下唇角,也嬌豔得像是玫瑰花在盛開。
  因此與貝兒年齡相仿的少女們非常討厭她,總是繪聲繪影的說,貝兒常常不見人影,一定是因為她拐了哪個男孩子去野外調情。
  對於這種空穴來風的流言,貝兒只想翻個白眼。外貌太豔麗、身材太好,那是她基因優秀;眼神含媚,是她視力有些不好,要瞇著眼才能看清楚東西。
  況且她的穿著再性感,也是穿來自己欣賞的。別人若用有色眼光看待,那是他們心術不正。
  至於三不五時的從小鎮上消失,這又是一個無羈之談了。
  貝兒喜歡看書,但是普里頓的藏書並不多,她乾脆跑到隔壁鎮去,大半的時間都耗在那裡的大圖書館。
  無心的舉動反倒落得花蝴蝶般的名聲,貝兒倒不是很在意,畢竟嘴巴是人家的,她管也管不著。如果一一跑去反駁爭辯,那她不得累死?
  與冶豔外表幾乎劃不上等號的,是貝兒的興趣。除了書之外,她其實也喜歡花花草草,尤其是玫瑰花。
  她從鎮上的老樵夫口中聽說了一個傳聞,普里頓再過去的深山有一座美麗的城堡,裡頭種植各式品種的玫瑰花,即使是寒冷的冬天,花瓣也不會凋零。
  老樵夫也是誤打誤撞找著城堡的,頓時被滿園子的玫瑰花所吸引。只是他剛翻牆而入,想要摘下一朵花,就聽到野獸般的低咆響起,下一秒他就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提起後衣領,毫不客氣的丟了出去。
  在雲霧重新遮掩住城堡的瞬間,老樵夫看見了,出現在花園裡的是一隻可怖的銀白色怪物。
  美麗的玫瑰花、有怪物出沒的神秘城堡。
  貝兒的心底簡直像有小錐子在勾呀勾的,多想親眼去見識滿園子的各色玫瑰。
  這陣子圖書館跑太勤了,是需要做些戶外運動,探訪山裡的城堡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貝兒雖然生了一張豔媚無雙的臉孔,卻不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她甚至還幫忙父親上山砍過柴呢。
  簡單整理一下外出的包袱,貝兒興匆匆的離開村莊,將男孩們搭訕的言語拋之腦後,腳步飛快。
  對於自己的體力,貝兒還是滿有信心的。況且她的包袱裡除了水與乾糧之外,還放著防身用的短刀,短靴裡面當然也暗藏一把。
  值得慶幸的是,普里頓的治安還是極好的,當貝兒抵達老樵夫口中的深山,除了被曲折的山路折騰得滿頭大汗之外,短刀一柄都沒有派上用場。
  但是瞧著眼前空曠得不可思議的草地,貝兒有些發懵。老樵夫給的資訊雖然有些含糊,不過關鍵的景物她沿路走來都有看到,那麼她應該沒有找錯地方才是。
  而且那塊地的面積,就算在上頭興建一座城堡也綽綽有餘……
  不知不覺,山上開始起霧了,縹縹緲緲的霧氣如輕紗般的環繞在草地周圍,貝兒略一思索,接著毫不猶豫的從包袱裡抽出短刀,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人總是需要冒險的,不是嗎?
  

  明明只是跨進白霧之中,但下一秒卻見濛濛的霧氣彷彿被大風吹散,消逝得無影無蹤,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座巍峨壯麗的城堡。
  約莫半人高的磚牆、巨大的黑鐵大門、尖尖的塔樓,還有將核堡包圍住的遼闊花園。
  貝兒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多的玫瑰花,爭奇鬥妍、嬌豔欲滴。
  而其中最吸引她的,是盛開在一隅的黃色玫瑰花叢,薄如蟬翼的花瓣鮮軟得像是可以滴出水來。
  貝兒心癢癢的,多想將這些黃玫瑰裝飾在寢室裡,不過理智還是讓她壓下了這個念頭。從老樵夫的遭遇分析,若是擅自摘採玫瑰花的話,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將短刀收進包袱裡,貝兒整整衣服、攏攏頭髮,決定開門見山的向城堡主人求取玫瑰花。
  她站在沉重的黑鐵大門前,抓住門環用力的對著門板敲了好幾下,鏗鏗鏗的聲音發出了悠長的共鳴,迴盪在山風裡。
  在等待有人前來回應的時候,貝兒的視線總是忍不住從半人高的圍牆後瞟了過去,一朵又一朵的玫瑰花彷彿在跟她招手似的,要不是有老樵夫的例子在先,她一定會克制不住去當個採花小偷。
  好半晌,厚實的鐵門發出了拐咿拐咿的刺耳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多時未曾使用過,才會開敞得如此緩慢。
  貝兒仰頭再仰頭,映入眼簾的是一道無比高大魁梧的身影。
  雖然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但是親眼所見的時候,她還是不由得抽了口氣,一雙美眸瞠大。
  那是貝兒只在書裡見過的幻想生物,狼首人身,結實雄健的軀體覆著一曾銀白色的茸毛,碧綠色的眼睛讓她想到村裡的小孩子們在玩的玻璃珠,如此的剔透美麗。
  貝兒的視線沿著那一堵厚實的胸口下滑,這才注意到對方竟然是穿著褲子的,隱約可見垂在身後的狼尾巴。
  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貝兒思索著自己是該尖叫昏倒,還是央求對方千萬不要將她吞吃入腹,最好是將蓬鬆的大尾巴讓她摸摸。
  她對毛茸茸的東西其實也滿沒抵抗力的。
  貝兒試著對眼前的狼人表現出善意,紅潤的嘴唇彎了彎,春光瀲灩的碧眸上挑,不經意展現出的風情說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
  有著銀白色毛皮的狼人先是怔怔的盯著貝兒好一會兒,直看得貝兒都忍不住想摸摸自己的臉蛋,好確認是不是哪裡開了朵花,下一瞬,他的反應居然像是受到驚嚇般的轉身就跑。
  「嘿,等等。」眼下的發展完全不在貝兒的預料內,她愕然的看著與她不斷拉遠距離的背影,當下不再猶豫的拔腿追上去。
  穿過被玫瑰花包夾的小道,貝兒一路暢無阻的進到城堡大廳。
  枝狀水晶吊燈、絲絨家具、瑰麗壁畫,斑斕錦鏽從穹頂垂掛而下,每一處都是精雕細琢,每一處都奢華得讓人移不開眼。
  貝兒卻是心裡惦記著狼人,瞇細的美眸迅速環了廳內一圈,視線驀地讓窗簾後透出的大腳引了過去。
  這是在玩捉迷藏嗎?
  貝兒翹了翹嘴角,悄無聲息的逼近對方,在彼此近得只剩下一層窗簾布阻隔的時候,她猝不及防的掀開布幔,看到縮在裡頭顯得有些可憐兮兮的高大身影。
  含在嘴裡的一句「可以送我幾朵黃玫瑰嗎?」在舌尖一轉,竟變成了:「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嗎?」
  那雙碧色的獸瞳猛地瞠大,讓本該凶狠的一張狼臉看起來滿是不知所措。
  「不、不可以……我們,還不熟。」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