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族的小王子自從與深海魔女交往之後,眉眼裡的喜悅藏也藏不住,整個人彷彿浸泡在蜜罐子裡,談起藍髮紅眼的戀人時,溫柔簡直要滿溢出來,讓尚未找到伴侶的人魚公主羨慕嫉妒恨。

  對於最疼愛的弟弟,她們通常都是以一句話作結:秀恩愛,小心分得快!

  這樣的危言聳聽菲特一向是不以為意的,然而在數日不見藍妲的蹤跡後,滿滿的信心開始出現了動搖。

  深海裡找不到她。

  海陸交接的岩洞也找不到她。

  而再更遠一點的陸上城鎮,那是有著魚尾巴的菲特所無法抵達的地方。

  即使海底岩窟裡的海蛇曾替菲特捎來消息,說藍妲只是有事耽擱,但是出了什麼事,為何無法回來,牠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菲特在戀人的寵物眼裡依稀看到了「心虛」兩字。

  總是溫文儒雅的人魚小王子一旦繃著臉,竟流露出一絲冷酷,藍色的眼珠子晶瑩剔透,漠然得不帶情緒,如同最尖銳的冰稜,筆直的刺入心窩。

  生命受到威脅的恐懼感太過清晰,海蛇幾經權衡下,搖擺不定的天平終於傾向一方,哆哆嗦嗦的告知了主人的去向,甚至還貼心的替菲特準備了登陸的必要物品。

  藍妲以前研發出來,可以讓魚尾轉化為人類雙腳的藥水。

  變成人類之後需要遮蔽身體的衣物。

  但是唯有藍妲滯留於岸上的原因,海蛇卻是三緘其口,將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一樣。

  菲特放棄逼問的打算,他已經獲得了藍妲的行蹤,這比什麼都重要,剩下的事等之後親自見到對方再來探討吧。

  

  夜深人靜,只有潮浪的聲音在起起伏伏,不時則會聽到嘩啦幾聲,水面被掀起波紋,但很快又恢復成原本的波光粼粼。

  照理說不該出現人跡的岸邊卻有一道嬌小身影正在緩步接近,與海水同色的長長藍髮紮成兩束馬尾,垂在身側,隨著主人的動作一晃一晃的。

  月光隱隱約約勾勒出來人的身形,那是一名個頭偏矮的小女孩,肌膚凜白如雪、眼瞳紅豔如火,然而一張小臉蛋卻是不符合年齡的沉靜,無波無瀾。

  如果人魚族的小王子看到她,一定會吃驚對方的眉眼輪廓居然與自己的戀人如此相像。

  事實上,這名小女孩的確就是深海魔女,只不過是中了詛咒,外表年齡退化成十三、四歲的模樣。

  只要一想起黑皇后似笑非笑的神情,饒是心境一向淡漠的藍妲也不由得暗暗咬牙。

  會落到這個下場,必須將時間往前推到四天前。

  身為一個魔女,藍妲有時候也會偽裝成人類,去城市裡尋找各式藥材器械,這次選定的目標恰好就是黑皇后統治的西絲塔王國。

  雖然跟黑皇后的交情不算深,不過好歹雙方都是魔女茶會的固定名單,基於禮貌,藍妲決定登門拜訪,順道交流一下魔法。

  一開始的會面還算平和,但是在藍妲提起了自己的伴侶,順道展示一下她親手縫製的人魚娃娃,氣氛就急轉直下了。

  因為那名銀髮藍眼的妖嬈女性一點也不客氣的嘲笑了藍妲的手工一頓。

  「呵,針腳粗糙,縫線亂七八糟,別跟人家說這是出自於深海魔女之手,省得被誤會魔女都是笨手笨腳的。」

  自己最重要的寶物被黑皇后不留情的奚落一頓,藍妲繃著臉蛋,紅豔的眸子瞪得大大的,一串奇特的音節頓地從唇齒間流洩出來,瑩藍光點在她指尖匯聚。

  然而攻勢還沒有展開,就見黑皇后嫵媚的彎起了唇角,猝不及防的抹去了她的魔法,甚至——

  「小丫頭,想偷襲我,妳還嫩得很呢。給妳點教訓,去清醒一下妳那塞住的小腦袋瓜子吧。」

  黑皇后豔麗的嗓音依稀徘徊在耳邊,月夜下的藍妲低下頭,視線毫不受阻的一路從平坦的胸前滑落到腳尖。

  縮水的身高、短短的手腳,還有分不清前後的幼兒體型,這些都拜黑皇后的魔法所賜,雖然白瓷般的小臉蛋不見情緒,但藍妲其實是惱怒的。

  這模樣她怎麼能讓菲特看見呢?太屈辱了,她絕對不會原諒黑皇后,一定要將森林魔女做的有毒糕點混進她的食物裡!

  暗暗在心中許下偉大志願,藍妲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光裸的腳丫子踩在沙灘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小巧腳印。

  浪潮前進又退縮的沙沙聲迴盪在夜風裡,藍妲抬起手撩去遮拂住視線的髮絲,慢吞吞的往前走。

  她得定時傳個消息給海蛇,讓牠安撫一下人魚族的小王子,否則戀人遲遲等不到她歸來,說不定腦海裡會浮現出一堆亂七八糟的念頭。

  冰涼的海水淹到腳踝上的時候,藍妲嘴唇翕動,熟稔於胸的咒語正要吟頌而出,卻驟然被礁石間的一抹銀色引去了注意力。

  彷彿月亮碎片的色彩讓藍妲下意識的邁出步子,想要一探究竟。

  當她順著蜿蜒的銀色來到盡頭時,不由得吃驚的瞠大眼,礁石上赫然趴伏著一個人。

  那髮色、那身形!藍妲心跳如擂鼓,小手因為緊張而滲出了汗,一時間竟僵在原地難以動彈。

  菲特?是菲特嗎?他為什麼在這裡?出了什麼事?一向淡然的藍妲罕見的慌了,思緒亂作一團,彷彿捲不回去的毛線。

  不行,冷靜下來。藍妲深呼吸一口氣,舉步上前,吃力的將那身影翻了過來。

  銀髮男子雙眼緊閉,臉色有些蒼白,但是還在起伏的胸膛卻讓藍妲懸在喉嚨口的心終於落回原位。

  她飛快的檢查一下菲特的頭部,沒有半點傷口,脈搏的跳動也很正常,估計只是昏迷過去而已。

  「菲特。」藍妲輕拍拍他的臉,試圖喚醒他的神智,「菲特。」

  銀髮男子的睫毛顫顫,從喉間發出了細微的低吟。

  「菲特。」藍妲又喚了幾聲。

  因為菲特的下半身是埋在水裡的,所以藍妲一開始沒有察覺到異樣,直到她試著撐起菲特,一雙紅瞳不由得因為吃驚而瞠大。

  連接在菲特結實腰身下方的,不是寶石藍的碩大魚尾,而是屬於人類的雙腿。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