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HONEY
◆作者:雜工A
◆繪者:B.M.
◆CP:黑令X柯維安
◆頁數:96P
◆售價:200元
◆預購特典:鑽石卡長條書籤
狀態:完售

◆GUEST:
不是醉琉璃
是蒼葵也是酒月酒

◆內容:
各式短篇合集
三分之一是已發表過文章,三分之二是全新未公開

◆簡介:
交往中的戀人會做些什麼呢?
牽手、擁抱,不時放個閃,雖然偶爾會出現溝通障礙,
不過面對生悶氣的娃娃臉男孩,
無幹勁的倉鼠星王子還是會破天荒的拿出毅力,
有些笨拙的用著另類手段來哄對方開心。
這是比蜂蜜還要甜美的日常戀愛♥

◆桌布下載




1024*768
1280*1024
 


◆試閱
1.[放閃]

  放完假,回到宿舍,一踏入寢室,一刻不由得震驚地呆了呆。
  從他的角度來看,正巧可以看見柯維安的左邊臉頰,以及臉頰上一大塊醒目的紅斑。
  簡直就像是被烈陽曬傷,在白皙的皮膚上顯得格外顯眼。
  「柯維安,你的臉是怎麼了?」一刻走向自己的書桌前,眼神不停地打量,「去海邊曬傷了?」
  「小白啊……」柯維安整個人轉過來,淚眼汪汪的瞅著一刻,「人家好感動,終於有人關心我了……你真是天使般的室友啊!」
  「天你妹。」一刻習慣性的回罵,但也明白柯維安為什麼會那麼說。
  寢室裡,另一名室友可也是在的。
  只不過曲九江巍峨不動如山,連看也不多看柯維安一眼,或者說他壓根沒半點興趣管柯維安發生什麼事。
  「所以你到底是怎樣?」一刻沒坐下,抱胸等著答案。
  「小白啊,我週六回公會住嘛。」
  「然後?」
  「然後我昨天一早醒來,發現我窗戶的紗窗居然整扇不見了!」
  「所以?」
  「這是個靈異故事……哇!別瞪我!你想想看,我住的是高樓層,好端端的,紗窗沒道理整扇平空消失呀……雖然我半夜好像聽到什麼砸下去的聲音……」
  「那擺明就是它掉下去了。」一刻沒好氣的放下環胸的手,覺得認真聽對方講話的自己真是笨蛋,「給你一分鍾把重點說出來,否則管你去死。」
  「等一下、等一下!甜心,所以我懷疑我是因為紗窗失蹤才會被隱翅蟲咬傷的啦!」
  「隱翅蟲……?靠,那不是超痛?」
  「嗚,對啊……小白你仔細看,我除了左邊臉頰紅腫之之外,右邊眼皮這裡,也是一圈紅……現在真的痛死了,像火燒一樣……」
  柯維安像是想要處碰自己的傷口,但指尖驀地又像畏縮的收了回來。
  一刻微彎下身,這才發現果然不止是左臉,柯維安的右眼眼皮附近也是泛著一圈紅。
  不明究理的人要是看到了,恐怕還以為這名娃娃臉男孩是抹了一層紅色的下眼影。
  「就連現在說話,因為會扯到肌肉,都覺得好痛……右眼就更不用說了……」柯維安說到後來,聲音都變得可憐兮兮了,眼眶似乎也微泛紅。
  「誰要你拼命說不停的?閉嘴,痛就直接用打字啊,笨蛋。」一刻看似粗魯地拍上柯維安的腦袋,但力道其實不重。
  也不等柯維安再說出什麼話,一刻直接坐回位子上,打開電腦,等到SK的視窗跳了出來,再快速的敲上字。
  [就叫你打字!看我的臉幹嘛?字會自動跑出來嗎?]
  [小白你果然是甜心,是天使,愛死你了!]
  柯維安迅速的也敲打鍵盤,臉上是掩不住的笑容,但又要忍著痛,頓成了奇怪的表情。
一時間,101寢裡就只有鍵盤聲時不時響起。
  柯維安幾乎忘了臉上的灼痛感,滿心愉快的和一刻用SK聊天,順便跟他詳細的描寫這一兩天的心路歷程,包括被公會的一干妖怪們嘲笑。
  最後柯維安決定趁機提出要求。
  [小白、小白,看在人家那麼可憐的份上,給我一個安慰的親親吧!]
  「好。」有聲音這麼說。
  柯維安一愣,正想著一刻怎麼突然開口回應他了,緊接著霍然意識到——
  不對啊!他家小白的聲音才不是那麼低!
  而且那也不是曲九江的聲音。
  是誰!
  這念頭剛閃過心裡,柯維安甚至還來不及轉頭看向兩名室友,一隻大手猝不及防的自後探出,扳住了下巴,讓他被迫往後仰。
  當眼裡映入一抹熟悉卻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身影,柯維安震驚了。
  那灰髮、那灰眼!
  顧不得會拉到傷口,柯維安結巴的大叫:「為為為……為毛黑令你會出現在我們寢室裡啊!這可是大學,外人快出去啦!而且你到底什麼時候進來的呀!」
  「剛剛進來,你的室友都有看到我,我也有,打招呼。」黑令俯視著臉上出現紅班的娃娃臉男孩,眉宇不明顯地皺了起來。
  「真假?你不是唬爛我?」柯維安在脖子像是會扭到的姿勢下吃驚地問。
  「真的真的,只是你沒注意到而已。」一刻隨口扔來一句,沒解釋黑令的招呼其實只是舉起手,小幅度的揮揮。
  「喔……不對!我們神聖的寢室不是外人可以隨便進來的!出去、出去……還有快放開我的下巴,脖子真的會扭到啊!」
  對於柯維安的哇哇抗議,黑令只是說了一句話,
  「男朋友,不是外人,不出去。」
  然後做了一個動作。
  黑令彎下身,直接堵住柯維安的嘴巴。
  柯維安睜大眼,腦袋像停止運轉,唯有一個想法如草泥馬瘋狂奔過。
  靠靠靠!他說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沒辦法反駁!
  即使寢室內在上演親密戲碼,另外兩名房間主人卻是無動於衷,繼續該幹什麼事就幹什麼事。
  他們倆也都是各有家室的人了,放閃誰不會啊?
  改天就閃回去給這一對男男看!

 

2.[秀恩愛]

  眼不見為淨,充而不聞……
  即使在心裡告訴自己多次了,一刻最後發現自己實在很難做到。
  幹!一個大活人就蹲在他腳邊,眨巴著大眼睛直瞅著他不放,最好他有辦法當對方不存在啦!
  放棄上網,一刻吐了一口氣,認命地扭過頭。
  「說吧,你該死的又想幹啥了?」
  「小白,為什麼要加『又』字啊!說得人家好像有很多不良前科似的……嚶,我傷心、我難過、我……」
  「我夠了沒?你是要我三小啦!」一刻不耐煩地打斷了柯維安的嚶嚶哭訴,兇眉挑起,目光像劍地插了過來。
  「……報告組織,夠了……」像是被那份魄力所震,柯維安吶吶地擠出聲音。
  「夠了就閃邊去,那麼想蹲在椅子旁邊的話,寢室裡還有另外三張讓你選。」一刻的語氣擺明在宣告對話結束。
  柯維安下意識的就要點頭說好,但猛然又停住了點頭的動作。
  一秒,兩秒,三秒。
  柯維安迅速彈跳起來,娃娃臉湧上悲慟欲絕的神色。
  「這發展完全不對啊,小白!」柯維安捂著胸口,只差沒眼眶含淚的指控,「不是應該溫柔待我嗎?而且我沒事幹嘛要蹲在別人的椅子旁?尤其還包括曲九江……就算他人不在,我對他的椅子也半點興趣也沒有的!」
  「所以你對我的椅子有興趣?你真是越來越變態了,柯維安……」一刻眼露震驚的看著同寢室友。
  柯維安覺得他膝蓋好痛。
  「甜心,親愛的……」柯維安淚汪汪地說,「人家對你的椅子真的沒有半點非份之想,求你信我了。我只是想拜托你……」
  「不幹。」
  「你也回答太快了!我什麼也還沒說耶,小白!」
  「很簡單。」一刻面無表情的說,「今天假日,你穿的特別可愛,還蹲在我腳邊,怎麼看都是懷有企圖。例如要我陪你去公園或百貨公司什麼的,然後偷窺那什麼蘿什麼莉的。」
  「還有什麼正什麼太的。」
  「我操,結果果然還是這麼回事嘛!」一刻大怒,他臉上又沒刻著「他喜歡小孩子」,為毛柯維安就只會找他?
  「不一樣啦,小白,這次絕對不一樣,還很特別的。」眼見一刻的視線溫度宛如降到了零下,冰冷得令人想打哆嗦,柯維安趕緊解釋,「星光百貨今天在十二樓有活動,人家才想拉著你去看的。」
  星光的十二樓……的確不是嬰幼兒專屬樓層。
  「什麼活動?」一刻的口氣稍微放緩。
  「欸嘿嘿,就抓周嘛,」柯維安想也不想地回答。
  一刻本來緩和的臉色又繃住。
  「抓什麼?」
  「抓周……啊。」柯維安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到,他不小心把不該說的說出來了。
  一刻皮笑肉不笑,「最好我會不知道啥叫抓周……X的那根本就是一歲幼兒限定的場合好嗎?去找你的男朋友!滾!」
  「咿——人家就是不想找黑令才找你的啊,甜心!你都不知道他那個巨人族的身高,凡是他在的地方,小天使們都會下意識退散啊!我傷心,我難過,我為毛要交個那麼高的男朋友,雖然他的身高在拍照時超好用的就是……」
  一刻的忍耐力宣告下線。
  這他媽的不是抱怨,而是在另類秀恩愛是吧!
  一刻霍地起身,在柯維安以為對方被自己感動之際,迅雷不及掩耳的抓住他的領子,像拎小雞一樣的把他拎起。
  然後開門,將他往門外一丟。
  柯維安的慘叫都還沒擠出口,另一雙手臂就及時地接了過去。
  柯維安呆了呆,他本來都預期自己的屁股要和地板來個零距離的接觸了。
  沒想到一抬頭,撞見的卻是黑令的臉。
  「為什麼你這高中生又擅闖我們繁大男宿?」柯維安很震驚,他男朋友簡直是來去如入無人之境了。
  「因為我比你,更像大學生?」黑令輕易的把「投懷送抱」的柯維安拉起,站好。
  ……忽然對自己的小男朋友湧上了殺意該怎麼辦?
  柯維安深呼吸幾次,把想扎小人的衝動按下,改提出其他問題,「那你為什麼那麼剛好就出現在這裡?」
  「嗯,在你身上裝了GPS。」
  「我靠!真假?」
  「假的。」
  柯維安頓地被黑令的坦然噎住,但不等他再擠出什麼話,黑令迅速地將人一把扛抱起。
  柯維安被這突來的動作嚇得反射性摟住黑令的脖子。
  「人,帶走了。」這話是對著一刻說的。
  「滾滾滾,別在這裡閃瞎我的眼。」一刻沒好氣的揮揮手,「老子一點也不想再看你們散發粉紅色泡泡虐待我這單身的。」
  「不對吧,小白、明明就有人在追你不是嗎?」柯維安扭頭嚷,「就那個美貌值超高的……」
  回應柯維安的是一刻不客氣的關門聲。
  顯然白髮男孩一點也不想和自己的室友深入討論這話題。
  「……夏墨河。」柯維安說出了剩下的三個字。
  盯著關上的橘紅色門板,柯維安想了想,覺得關懷單身室友、人人有責,於是他飛快地掏出手機,啪啪啪的完成一連串動作。
  找到夏墨河的LINE帳號,打上小白現在獨自一人在寢室的訊息,再發送。
  另一端很快就傳來了回應。
  『非常謝謝你,我會把握機會的。上次說好的甜心寶貝戰隊劇場版首映會的貴賓票,我會寄過去的。』
  「哎呀,我真是小白的好室友、好麻吉啊。」柯維安得意洋洋地收起手機,然而下一秒,就發現自己霍然在平空移動。
  柯維安大驚。
  他這是有超能力了嗎?不對,靠靠靠,是黑令在往門口的方向走了!
  「握槽!等等,黑令你放下我!不准抱著我就這樣走出男宿!」
  「我不想明天成為系版上的新八卦啊——」



3.[煩惱]

  人為什麼要煩惱呢?
  正因為是人,所以才注定會有煩惱的吧。
  開頭雖然看起來很有哲理,但其實只是柯維安想展現一把文青氣質。
  總之,用最簡單直白的話來講就是——
  柯維安他很煩惱。
  當然不是在煩惱自己怎麼交不到女朋友,卻交了一個男朋友,身高還是扔在人群中輕易就能碾壓一堆人的驚人等級。
  柯維安的煩惱源自於,黑令也黏他黏太緊啦!
  別看柯維安娃娃臉,模樣可愛討喜,露出個無辜的笑靨還會有一堆女孩子大叫好萌。
  實際上,他相當獨立自主,也不喜歡跟人摟摟抱抱。
  咦?有人問那宮一刻呢?
  柯維安會理所當然的回答:小白是天使,怎麼可以跟其他人作比較嘛!
  話題扯遠了,再拉回來。
  柯維安和黑令在交往前,可沒想過那名無幹勁到令人髮指的灰髮青年,居然會是黏TT的類型,有事沒事就喜歡從後抱著他,貼著他的背不放。
  柯維安合理的懷疑,自己會長不高都是黑令害的。
  前面說了,柯維安獨立自主,所以他可不太願意一直被人抱著不放手,這要他怎麼盡情的、好好的、忘我的欣賞動畫呢?
  他追新番可是追得很忙的耶!
  因此,柯維安在有一天終於提出嚴正申明,指著男朋友的鼻子……好吧,太高手會酸,指胸膛好了。
  「黑令,別再抱著我。冬天就算了,夏天你想熱死我嗎?而且你也不是什麼軟玉溫香,最重要的是妨礙我看夏番了啊!」
  面對柯維安的嚴厲指責,黑令的臉上一如往常地令人難解讀出表情。他眨也不眨地看著柯維安,看得柯維安的氣勢都快弱下的時候,他忽然低下頭,拉開自己的上衣領口嗅嗅。
  接著,那低低的嗓音說,「我不軟,但香。」
  「那是因為你剛洗完澡……」柯維安像是被這突來的舉動弄懵了,吶吶地回答。
  「既然香,就能抱。」黑令做出肯定的結論,接著長臂一伸,心滿意足地繼續充當自己男朋友的背後靈。

  



4.[睡相]

  凡是認識柯維安,並且和他同住過一間房的人就會知道,他的睡相究竟有多麼的糟。
  從床頭睡到床尾是習以為常,從床上睡到床下是家常便飯。
  而和柯維安搭檔出任務後,一刻可以說是體會最深刻的受害者了。
  睡得不安份就算,睡到一半突然給人來個一拳或一腳,或者拳腳同發……X的又是哪招!
  一刻的怨氣很強烈,但他還是做不出像安萬里那麼兇殘的舉動。
  關人黑箱什麼的,還是太狠了一點吧?
  一刻可不會承認,他是沒法子對那張可愛的娃娃臉硬下心腸。
  所以自從得知柯維安和黑令在一起,有事沒事還會外宿別人家後,一刻不免就好奇起來。
  這兩個傢伙睡同張床的時候,會是怎樣的情況?
  睡得意識全無的柯維安,攻擊力其實還挺驚人的。
  對此疑問,柯維安總是含含糊糊地一筆帶過,不肯多加深入進行談話。
  幾次之後,一刻也乾脆放過柯維安了。
  人家不想說就不想說,硬逼著也沒啥意思。反正總不可能是像萬里學長做的一樣,黑令把人丟到衣櫃裡關著吧?
  柯維安當然沒有被丟在衣櫃裡關著。
  要知道,黑令在剛認識他的時候,就寧可把整張床讓給他,自己窩椅子去了。
  從這小地方來看,用腳趾想也知道,黑令才不會像狐狸眼的那樣兇殘。
  黑令是自己開發了一套辦法。
  原本黑令是睡外邊,讓柯維安靠著牆。但是當後者仍是有辦法睡到翻爬過去,再咚的掉到床下,黑令想到了自己體型的優勢,手一抱、腳一跨,下巴再抵著。
  黑令認為自己果然是天才,輕易就解決了問題,徹底無視了柯維安的抱怨連連。
  柯維安一點也不想告訴其他人的。其實啊,他簡直就像被一座人體監獄給囚禁著。
  或者說,黑令根本是把他當油加利樹,自己則當無尾熊了。



5.[困惑]
  嗯……很奇怪……
  黑令的腦海這麼想著。
  而當他在腦內滾過的句子都加了一串刪節號,彷彿每個字都是拉長時間地醞釀出來,就表示他真的在認真地思考著。
  雖然在他人眼中,這名個子過高的灰髮青年就是縮坐在沙發上發呆。
  「我回來了。」伴隨著大門被開啟的聲音,一道招呼也一併溢了進來。
  柯維安在玄關前脫著鞋子,等他抬起頭的時候,赫然見到一抹黑影已無聲無息的矗立在他正前方。
  「我靠!」就算已被驚嚇過多次,柯維安還是沒法子習慣黑令這種神出鬼沒的接近方式,「你是想嚇死我嗎?」
  柯維安瞪大了本就圓滾滾的眸子,手指用力戳向黑令的胸口,不過戳沒幾下就嫌太硬,訕訕的收回。
  「說好的約法三章呢?」柯維安推開擋在前方的男朋友,走進客廳,隨即一股腦的就癱坐在沙髮上,「同居守則你又把它放哪去了?」
  「忘了。」黑令簡直像柯維安的小尾巴……好吧,這尾巴的型號太超出規格了,總之他也一路尾隨柯維安回到客廳,坐回他不久前窩坐的位置。
  柯維安忍不住轉頭瞪著黑令。
  他居然就這麼不要臉的承認了!
  黑令抓準柯維安轉過頭的機會,大掌撫上對方的臉,低頭準備索討一個回家後的親親。
  但是柯維安皺起臉,別開了。
  黑令沒有不高興,他只是很困惑。
  從昨天開始就這樣。
  他的男朋友在拒絕他的親吻。
  換做是平常,親親抱抱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柯維安向來毫不忸怩。至於愛愛就……嗯,要看他當日心情。
  舉例來說,如果那天柯維安看了動畫,然後自己喜歡的角色被劇組虐,他那一天就會像烏雲罩頂,黑令要是想和他滾床單,只會得到被他一腳踹下床的下場。
  可是這兩天,卻連最普通的親親都沒有。
  黑令思考一秒,決定直接問出來,「我不在你的,好球帶內了?」
  柯維安露出一個張口結舌的表情。
  「這是,肯定?」
  「不……」柯維安無力的垮下肩膀,「這是『天啊,我男朋友又被外星人附身』的表情……你為毛突然得出這種莫名其妙的結論啊?基本上你超過十歲後就不可能是我的好球帶了,懂嗎?但我還跟你在一起,甚至同居,這表示你年齡有沒有在我好球帶內不是重點,重點是,」
  「沒有親親。」
  「……啊?」
  「重點是,你不讓我,親。」
  「靠啊……搞半天你是要問這個?」柯維安簡直要佩服黑令的邏輯思考了,根本是一般人無法跟上的神邏輯好嗎?「你一開始直接問不就好了?」
  「問了,就給親?」
  「不給。」
  黑令用「你騙我」的眼神直瞅著柯維安。
  被那天生自帶凌厲感的灰瞳一直盯著,饒是柯維安也不免被盯得發毛了,不由得生出自己再不說的話,對方就會像狼一樣地撲上來,將他一口吃掉。
  「就是牙痛,我牙齦發炎了行不行?」柯維安搶在對方真的撲上來前,先自首了。他邊說著,邊皺起一張娃娃臉,「這種情況下,誰會想讓你把舌頭放進來啊?你沒聽說過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嗎?」
  「沒聽過。」黑令很誠實的搖搖頭,「我沒有牙痛過。」
  「我靠!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明明就是你零食吃的比我多,居然還沒牙痛過?」柯維安深感不平,這股不滿的火燄堆積胸口,最後決定發洩在黑令身上,「反正我牙痛還沒好之前,不准親,聽見了沒有?」
  黑令點點頭,可是隨後他做出的行為,卻出乎柯維安的意料之外。
  灰髮青年冷不防將他一把扛抱起,前進路線怎麼看都是臥室。
  「慢著、慢著,你剛不是才點頭答應我了嗎?」柯維安感受到危機,連忙哇哇大叫。
  黑令給出的答案很簡單。
  「點頭,是表示聽見了,沒表示答應。」
  不給柯維安任何抗議的機會,黑令扛著自己的男朋友走進了房間裡面,腳一勾,房門順勢關上——
  反正,只要不把舌頭放進嘴巴裡就好了吧。
  ——把接下來將發出的聲音都隔絕在裡面。
    


6.[壁咚] 
  手臂突如其來的抵在了柯維安的臉邊。
  也可以說是抵在柯維安身後的牆上。
  手臂的主人是名個子特別高的帽T青年,從兜帽下鑽出的髮絲是灰色,和青年的眼瞳是相同的色系。
  差別或許在於那一雙眼睛的色素更淡,使得那眼睛有種天生的凌厲感,像是荒原上的孤狼。
  被人這麼困抵在牆邊,加上那壓迫感驚人的身高,幾乎是被罩在陰影底下的娃娃臉男孩沒有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相反的,他只是抱著書,給了灰髮青年一記「你今天又沒吃藥嗎」的眼神。
  「又怎樣了?」柯維安見怪不怪的問,「你又是看了什麼網站,學了什麼奇怪的知識?不用辯駁了,我就是百分百肯定,否則你這外星人哪會知道什麼壁咚啊。」
  「不是外星人。」黑令對自己的男朋友提出了否定,「你的反應,和網站上說的不一樣。」
  「所以我果然沒猜錯嘛。」柯維安嘖嘖地說道,仰頭直望著那雙灰眼,「網站說了什麼?」
  「被壁咚,應該會害羞,會臉紅心跳。」黑令慢吞吞的說,維持著同一姿勢,居高臨下地望著被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的柯維安,「你臉沒有紅。心跳,以常理來說,不跳才奇怪,那網站的說法矛盾了。」
  「天啊,為什麼你糾結的點都在這種奇怪的地方?」柯維安簡直想大翻白眼了,「最好我會因為這樣就臉紅心跳啦,我又不是那種小女生的個性。難道你真的想看我羞答答含、羞帶怯的的對你說,親愛的,請你溫柔點嗎?」
  「羞答答和含羞帶怯是相似詞。」
  「靠,你管我!反正你要壁咚我是沒差啦,不過告訴你一點,這個姿勢還是少用比較好。」柯維安說,「你不覺得這姿勢更會讓人不自覺的想一膝蓋直接頂撞上去嗎?當然,身為善良體貼的男朋友,我是不會對你如此兇殘的,最多我只會這樣。」
  柯維安忽地伸出手,拉住了黑令的衣領,將對方的頭往下一拉。
  然後墊腳親了上去。
  


7.[痕跡] 
  啪!
  響亮的一聲,然而大力拍起的手卻還是落了一個空。
  目標物沒有命中,反倒讓牠給逃了。
  「可惡啊……」柯維安甩甩掌心發紅的手,對著半空唸唸有辭。
  可即使是一雙大眼睛都瞇成瞇瞇眼了,還是沒辦法成功追蹤到那可恨的敵人。
  蚊子。
  黑令從房裡走出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柯維安正一臉仇大苦深的唸唸有詞。
  「你的硬碟,壞了,動畫不能看了?」黑令從柯維安的喜好做出猜測。他的語調本來就是慢吞吞、沒什麼精神的,可這問句卻讓柯維安瞬時像炸毛了一般。
  「呸呸呸!誰硬碟壞了?少在那亂插旗!」比起被蚊子咬,柯維安更不能忍受黑令口中的事發生,那可是會要他命的。
  「但是你,生氣。」
  「厚,還不是因為有蚊子咬……最氣人的是,為毛牠都不咬你?太不公平了!」柯維安惱怒的戳著黑令的胸,順便要對方看清楚自己的脖子部位,「你看,這被咬了好幾包,別人不知道還當吻痕呢!」
  黑令是個腦迴路奇特的人。
  這點,就算是身為他交往對象的柯維安也是大力贊同的。
  因此面對眼下娃娃臉男孩的抱怨,黑令做的事是低下頭——
  十幾秒鍾過去。
  柯維安捂著脖子爆出了哀嚎,「你這個倉鼠星人在幹什麼……!
  又是數十秒鍾過去。
  途中柯維安無論做何掙扎,都掙脫不開黑令的手勁。
  等到黑令終於滿足了,放開了,柯維安也不指著對方嚷,而是一箭步衝到廁所鏡子前,接著就看見他的脖子處,多個紅印子幾乎要連成一片。
  「這樣,就分不出蚊子咬的,還是吻痕了。」黑令從廁所門外探頭說。
  柯維安垮下肩膀,只能無力的擠出一個字。
  「靠……」
  他男朋友果然是外星來的。
  這什麼思考邏輯啦!
  
  至於隔天上課,柯維安見到一刻在大熱天還穿了件領子偏高的衣服,他沒有問原因,只是歎口氣,拍拍一刻的肩。
  「小白,你家那口子顯然也是熱情如火啊。」
  「閉、嘴!」


  

8.[零食] 
  柯維安和黑令住一起後,他們家裡最常補充的……
  是零食。
  想到杜雷絲的面壁去,內心多不純潔啊。
  柯維安也是細心的性子,知道黑令喜歡可以咬得卡卡作響的食物,例如南瓜子、腰果、核桃等等。
  夏威夷果太貴了,基本上柯維安很少買,也不准黑令亂買。
  有錢也不是這樣花,還不如給他買新推出的魔法幼女黏土人呢。
  ……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
  雖然柯維安對黑令在零食上的喜好會忍不住叨念一下,可是該買的時候也不落下。
  畢竟身為年長的一方,總要展現個男友力嘛。
  至於另一方的男友力其實更強大,這裡就不多加討論了。
  而看多了黑令啃著零食的樣子,柯維安也不禁跟著一起吃起來。
  只是才沒幾天,這名娃娃臉男孩就鬱悶的停了這新愛好。
  堅果類什麼的……吃多了容易上火啊!
  「靠啊……我這年紀居然還冒痘痘……」柯維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傷心欲絕的說。
  「你青春,不好嗎?」黑令慢悠悠的從旁晃了過去,順便覺得哇哇叫的柯維安也很可愛。
  「青你個大頭鬼啦,這時候誇我我才不會高興!」柯維安氣沖沖的回頭喊,「為毛你都沒事?你明明吃的比我還多耶!」
  看著那張膚質完美的臉,柯維安就感到一把不平的火焰冒上來。
  「嗯。」黑令使用的是肯定語氣,「我天才,所以也,天生麗質。」
  簡直是忍無可忍啊!
  柯維安決定今晚叫黑令,睡!沙!發!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