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才不想當魔法少女!

作者:釉子酒
繪者:B.M.
屬性:編輯是魔法少女同人(BL向)

CP:葛九重X夏品
頁數:100P左右
售價:200
預購特典:「九黃百年好合」精美明信片
狀態:完售


文案

夏品白天要審稿,晚上則是變身魔法少女,狩獵作者想像力具現化的異獸。

黃髮幼女的假象不只讓他桃花(♂)朵朵開,還被工會相中拍廣告。

什麼?姿勢指定要騎乘位?!

什麼?要將他跟上司塑造成螢幕情侶?!

等等等等……他可是有男朋友的啊!

 

偏偏情況沒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夏品半夜外出工作,竟慘遭異獸意淫,成為小黃書的女主角,

同事們非但沒有出手相助,反而爭相奪取小黃書。

臥槽!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

 上司:「在公司,我就是天理。」


試閱

 

(1)
    夏品是一個編輯,工作內容卻不像一般人所想像的整天只要坐辦公室跟作者聊聊天、校校稿就好,除了白天的時間奉獻給公司之外,連晚上都要燃燒生命,成就公司利益。

為什麼編輯連晚上都要工作呢?是趕死線加班嗎?是挽救瀕臨天窗的進度嗎?這都只是其一,最大的原因就在於夏品必須變身為魔法少女狩獵作者。

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狩獵由作者想像力實體化出來的生物。由於它們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擁有非人的外形、腥紅的眼睛,因此被編輯界統稱為異獸。

會用「幾乎」這個說法,在於夏品曾經遇過量級十的異獸——號稱大手中的大手,銷售量的絕對保證,一人抵十人——而個屹立於作者圈頂端的超高級異獸,卻有著似人的外形。

活脫脫就是隔壁家主編的黑化版。

託量級十異獸的福,夏品女朋友還沒交到,就已經先獲得了一個男朋友。

他容易嗎他?!

想到夢魅以求的玫瑰色辦公室戀情就此成為絕響,夏品巴不得去釘葛九重的稻草人。

沒事對黃髮黃眼的貧乳幼女一見鍾情做什麼?

沒事對變回男兒身的他動了真感情做什麼?

是男人就該愛巨乳啊!

可惜世風日下、貧乳當道,沒有同好的夏品很寂寞,導致夜深人靜、午夜夢迴時,他只能哀怨的打開電腦,叫出資料夾裡的愛情動作片,藉由F罩杯的女神來治癒受創的心靈。

夏品就不懂他變身後的模樣到底哪裡好?身材品貧瘠不說,還前胸貼後背,單薄程度連小山丘都稱不上,讓他自己摸他都嫌棄。

雖然夏品完全無法理解幼女屬性的美好,但是出版工會卻從他滿溢的桃花運上嗅出了商機,這可是招攬人才的大好機會啊。

於是工會拍板定案,決定今年的徵才平面廣告就由夏品與他的頭頂上司一塊拍攝。

「真的假的?可以跟芯姐一起拍廣告?」聽聞這個消息的時候,夏品只覺得人生終於迎來曙光,從此黑白變彩色。

那可是梅芯啊!整本書裡唯一有巨乳屬性的女神!

想當初就是被她充滿知性美的外表與姣好身材魅惑,才糊里糊塗的戴上變身戒指,從此與後宮種馬種田路線絕緣,被迫狂奔到耽美屬性的邪魔外道之路。

「嗯,要變身。」留有一頭黑長髮、戴著細邊眼鏡的梅芯端坐在皮革椅上,十指交握,擱置於桌面,鏡片後的視線犀利如箭。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夏品點頭如搗蒜,「百合我完全OK的!」

黃髮美少女與黑長直御姐手腳交纏、相濡以沫的畫面,想想就有點小激動。

聽到夏品要變身拍廣告,梅柑跟梅吠也坐不住了,只有吳椋眉眼含笑,如同長輩在看待小輩們的打鬧。

「芯姐,當模特兒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吧,我可是擁有專業美少女資歷八年的人呢。」梅柑笑咪咪的爭取機會。

夏品自動將他的句子翻譯成:編輯資歷八年。

「咳,我覺得紅色跟黃色搭配在一起比較協調。」梅吠粗聲粗氣的說,同時不往扯自家兄弟的後腿,「比藍色好看多了。」

「阿吠,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沒聽過自古藍黃出CP嗎?」梅柑臉不紅氣不喘的直接竄改耽美界名台詞。

紅藍組閃邊去啦!夏品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對於兄弟鬩牆的戲碼沒興趣。

「你們的耳朵是裝飾品嗎?」

梅芯清冷略帶低啞的嗓音在辦公室裡響起,不輕不重的音量卻足以讓所有人的注意力轉移過來。

一開始就沒有摻合進去的吳椋笑而不語,敏銳的猜到梅芯最初那句話裡所隱含的意思。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見朝日文化的女主編用食指輕敲了敲桌面,掃向梅柑、梅吠的眼神可以用冷漠無比來形容。

「誰說只有夏品要變身的?」她不容置疑的宣告道,「廣告要的是一男一女,他女角,我男角。」

啥毀?夏品的百合夢想頓時裂成渣渣,連帶破碎的還有他幼小敏感的心靈。


(2)


  為了拉攏人才,為了讓新進編輯不排斥變身魔法少女、魔法偽娘或魔法中年……工會的徵才廣告自然是如火如荼的拍攝中。
 
  而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夏品,心情可說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他可以領到為數不小的加班費,下個月的抱枕預購金總算有了著落;憂的是,如果拍攝出來的海報開發了其他出版社編輯們的幼女愛好屬性大爆發怎麼辦?
 
  不是夏品太自戀,而是現實太嚴苛,導致他現在變身為黃髮黃眼的幼女都要嚴防同事的性騷擾。
 
  也因此,變身為魔法少女來到攝影棚之後,夏品一直坐立不安,多想拔腿就跑。
 
  「小黃妹妹,這個妳就不需要擔心了。」綁著短馬尾、白襯衫、牛仔短裙打扮的櫃檯小姐笑吟吟的安撫,她也是這支平面廣告的負責人。
 
  不得不說,出版工會就跟出版社一樣懂得壓榨員工的真理,非要將一個人訓練得十項全能才甘心。
 
  「只要把妳跟墨軍塑造成情侶就沒問題了。」櫃檯小姐豎起大姆指,信心滿滿。
 
  臥槽!這哪裡沒有問題?這問題超級大啊!夏品嚇得寒毛都豎起來了。
 
  雖然在心中,老大等同是女神兼男神的存在,但是、可是,大家是否都忘記她也想忘記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她男友姓葛名九重,恰恰是出版界的圈內人。
 
  「我相信葛主編不會跟一個女人計較的。」梅芯淡淡說道,剪裁合宜的墨綠軍裝襯得身姿越發挺拔帥氣。
 
  「老大,妳現在是男人啊。」夏品的臉色簡直比苦瓜還苦。
 
  「好啦,小黃妹妹。」櫃檯小姐笑容滿面的拿出企劃書,翻到最後一頁,「壁咚、公主抱、騎乘位,妳喜歡哪一個?」
 
  她她她……她有拒絕的權利嗎?
 
  即使夏品哭喪著臉,一副被人上下其手、飽受凌辱的可憐模樣,還是難逃櫃檯小姐的魔手,最後被指定了騎乘位的動作。
 
  就見楚楚可憐的黃髮少女眼角含淚,跨坐在綠髮男子的腰上,左手還顫顫的握緊斬馬刀,應要求營造出柔弱中帶著剛強的氣氛。
 
  「腰!腰!小黃妹妹,妳要將腰身突顯出來啊!」櫃檯小姐拿著大聲公下達指令。
 
  「我只知道腰間盤突出啦!」夏品自暴自棄,眼淚真的快流出來了。
 
  「真拿你沒辦法。」梅芯一手扶住夏品,替她擺弄好姿勢,讓那纖纖一握的腰身拉出美好弧度。
 
  「沒錯,就是這樣,墨軍幹得好啊!「櫃檯小姐興致勃勃的指揮著其他人遞上道具、製造特效。
 
  玫瑰花瓣與二校稿的紙張如雪片般紛紛落下,橘紅色的緞帶彷彿擁有生命一般,自主在兩位主角身後打出一個蝴蝶結。
 
  梅芯咬下白手套,左手持軍刀,右手對著鏡頭遞出合約書,鏡片後透出的視線犀利懾人;夏品騎乘在他身上,鵝黃色的眸子裡淚光閃閃,我見猶憐。
 
  「喔喔喔!太棒了,攝影師多拍幾張,這一期的雜誌刊頭就是它了!」櫃檯小姐的情緒很亢奮,在攝影棚裡跳來跳去。
 
  「不是說只拍燈箱用的海報嗎?」夏品一愣,走神的瞬間差點從梅芯身上滑下來,幸好對方及時箝住她的腰。
 
  「傻瓜,能利用的東西當然要多多利用啊。」櫃檯小姐露出甜美如巧克力的笑容,簡直是物盡其用的出版業人士的好典範。


(3)

  好不容易終於完成廣告,夏品的骨頭都要散了,滿腦子只想著回家睡覺夢美女。就在意識近幾要神遊太虛的時候,手機忽然傳來震動,LINE的提示音也同時蹦出。

 
  夏品拿出手機,一看到傳訊的人是葛九重之後,不禁發出垂死般的呻吟。
 
  啊靠,他忘了今天是去男朋友家的日子。
 
  由於夏品跟葛九重白天要審稿,晚上要狩獵作者,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搶異獸的時候反而最容易碰到面,偏偏雙方立場又是涇渭分明,在梅芯的眼皮子底下,夏品自動把談情說愛四個字從腦內劃掉。
 
  這樣的狀況連身為工作狂的葛九重都看不下去了,提出一個星期至少要同居三天的要求。夏品想了想,覺得這樣可以就近催對方的稿,也就答應下來。
 
  而今天正好是星期五。
 
  如果是平時過去葛九重家,夏品的心情不會太牴觸。雖然同性別,該有的東西對方都有,但畢竟也交往了一段時日,葛九重連他是男人的這個障礙都跨過了,他如果不給出回應就太說不過去了。
 
  只是好巧不巧,他才剛剛結束工會的廣告拍攝行程,這個圈子那麼小,說不定對方此時已經收到消息了。
 
  想到那個讓人無限遐想的騎乘位,想到櫃檯小姐的情侶推廣宣言,夏品都想問問作者這到底是不是九黃本啊?不要讓他動搖好不好!
 
  好不容易將如泡泡眾多的滿腔怨念壓下來,夏品改變行進路線,在公車站牌下舉高手,攔了輛公車跳上去。
 
  在車身搖搖晃晃行進的時候,手機又傳來一陣震動,點開訊息一看,短短一行「工會拍的宣傳圖我看到了」,讓夏品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看吧,果然是怕什麼就真的來什麼。工會效率可以不要那麼好嗎?而且他明明才是拍攝的當事人吧,為什麼是葛九重先收到圖呢!
 
  夏品咬牙切齒,深深體會到何謂階級的落差。
 
  約莫十多分鐘後,公車終於脫離車水馬龍的街道,轉進一條略顯幽靜的巷道內,熟悉的公寓近在眼前,夏品按了下車鈴,臭著一張臉走下公車。
 
  跟公寓管理員打了聲招呼,夏品熟門熟路的搭電梯來到六樓,在其中一扇大門前停下腳步,拿出備用鑰匙插進鎖孔。
 
  喀的一聲,門應聲而開,夏品在玄關處脫下鞋子,反手關上門,卻沒有立即往主人家的臥房兼書房走過去,而是露出宛如便祕般的苦大愁深之色。
 
  「夏品,是你嗎?」低沉的嗓音從臥房裡傳出。
 
  「廢話,不是我是誰。你以為小偷會回應你嗎?」夏品翻了一個白眼,覺得像根木樁佇在客廳裡的自己真是太傻了。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這樣一想之後,先前纏繞在心裡、打成千千結的雜思反倒散個一乾二淨,夏品走進主臥室,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滿滿兩大牆的藏書,旁邊還疊放好幾個已經被拆開來的紙箱,內容物不作它想,除了書還是書。
 
  書牆的另一邊被闢為工作用的書房,葛九重正坐在電腦桌前,敲打鍵盤的聲音不斷傳來,規律有致。
 
  
 (4)
 
  夏品若有所思的盯著那副挺拔背影,從剛剛的語氣判斷,葛先生的情緒很正常,不像是在鬧彆扭。他不禁安了心,又往葛九重的方向前進幾步。
 
  「你在做什麼?」他瞇了瞇眼,好奇心在蠢蠢欲動。
 
  「寫企劃書。」葛九重停下打字的動作,側過身,讓夏品可以清楚看見螢幕畫面。
 
  「論葛九重與夏品搭檔拍攝廣告之效益與收益……」夏品將標題唸了出來,隨即瞪大眼,以著看神經病的眼神看向葛九重,「臥槽,你沒事寫這個幹嘛?」
 
  「說服工會讓我跟你拍廣告。我覺得,我會比梅主編更有賣相。」葛九重認真無比的回答,又重新轉回身子,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著,嶄新的空白頁面很快又被一行一行的字所填滿。
 
  「寫你的小說啦。」夏品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公事包一甩,就要往衣櫃前進,手腕卻忽然被人一把抓住。
 
  「親一個?」葛九重抬起臉索吻。
 
  草尼馬的,臉不紅氣不喘的,要不要臉啊!夏品瞪著他,好半晌過後,才勉為其難的親在他的臉頰上。
 
  「好啦好啦,我要去洗澡了。」夏品咂咂嘴,不甩葛九重意猶未盡的眼神,自顧自走到衣櫃前挑揀出換洗衣物。
 
  住男朋友家的好處就是浴室不但大,還有浴缸可以泡澡,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夏品神清氣爽、通體舒暢,覺得自己又是一條好漢,可以再戰十年了。
 
  仗著天氣熱,頭髮短容易乾,夏品隨手用毛巾擦了擦,帶著滿身熱氣走出浴室,渾然不在意還在滴水的髮梢。
 
  「頭髮要吹乾。」葛九重不贊同的說道,眼見夏品只是敷衍的擺擺手站在書牆前面,他蹙了一下眉頭,從電腦桌前站起來,直接將人抓到床邊。
 
  「坐下,我替你吹頭髮。」
 
  「老媽子啊你。」夏品嘴裡雖然這樣嘟嚷,但還是坐下來,任憑葛九重拿著吹風機,悉心的將帶著濕氣的髮絲一縷縷吹乾。
 
  熱風呼呼的吹,夏品的意識也被烘得昏昏沉沉,眼皮都要掉下來了。畢竟今天在攝影棚裡被迫搔首弄姿,還是費了他不少體力,最重要的是,葛九重的體溫很是舒服,撫弄頭髮的手指像帶有魔力。
 
  夏品覺得就這樣睡過去也沒什麼不好,反正現在都還沒收到召集令,明天又是週末,不趁機補個眠真是太浪費了。
 
  然而所謂的莫非定律總是很好的在夏品身上應驗。
 
  正當他的上下眼皮即將相親相愛的合在一起之際,設定為小鳥鳴叫聲的LINE群組提示音恰好啾啾響起。
 
  「不是吧……」夏品的聲音很萎靡,他差一點點就可以夢見性轉的周公了耶。
 
  葛九重收起吹風機,將夏品先前扔在地上的公事包撿起來,從裡頭拿出手機,手指往螢幕一滑,解除手機的鎖定狀態。
 
  「幫我看一下。」夏品有氣無力的往床鋪一滾,四肢攤開,呈現頹廢的大字型。
 
  「梅主編傳來的訊息。桐陽里,量級二異獸出沒。她不會出戰,詢問你要不要練經驗值。個人建議是不需要,量級二沒有價值。」葛九重言簡意賅的將訊息內容歸納出來。
 
  「……沒有價值?」夏品從床上彈坐而起,語氣裡盡是不可思議,「就算是量級二,好歹也是個作者吧。」
 
  「但是無法提升銷量,甚至有可能出現滯銷風險。」談起公事的時候,葛九重的表情就會退去所有柔軟,嚴峻到不近人情的地步,「能賣的作者才是好作者,我們公司不需要免洗筷。」
 
  低沉的嗓音聽起來冷酷無比。
 
(5)


  雖然知道出版社不是慈善事業,雖然葛九重的言論稱不上錯誤,甚至完全切合商業利益角度,但是夏品心情就是很幹。
 
  異獸的級數高低代表作者在創作領域上的才華出眾,以及銷量保證程度,所以像重質不重量、一個月只出幾本書的非夜出版社,就專挑量級七以上的異獸狩獵;而夏品所待的朝日文化,則是針對量級四以上的異獸出手。
 
  身為編輯,自然明白銷量代表一切,但是夏品的最大夢想還是親手拉拔作者,將其從新手菜鳥培養為稱霸排行榜的熱銷大手——葛九重就算之前沒寫過小說也是規格外,不能算在他的夢想裡頭。
 
  或許是被那一句「沒有價值」刺激到了,平常能摸魚就絕不打網的夏品破天荒的在沒有其他同伴輔助下,單槍匹馬的出陣了。
 
  桐陽里就在綠水里隔壁,離葛九重的住處不算太遠,變身後的夏品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很快就抵達目的地。
 
  靈敏如貓的站在牆頭,夏品叫出光屏邊走邊搜索異獸的蹤跡,走了一小會兒,本來平靜無波的光屏忽然散發出圈圈漣漪,一個紅點在左上方顯現。
 
  夏品的偵測力沒有吳椋來得敏銳,通常都要距離目標物約莫十多公尺時,光屏才會有所反應。
 
  從一人高的紅磚牆跳下來,夏品的動作稱不上優雅,但是飄逸起伏的裙襬卻總是恰到好處的阻止了小褲褲的曝光危機。
 
  喀。夏品的靴子驟然停住,視線由高處逐漸往下降,就在一戶民宅的大門前,有一團黑乎乎如同半透明果凍狀的物體正在上竄下跳。
 
  每當那物體一跳躍,就會發出噗啾噗啾的聲響,水滴狀的身體抖動連連,盪出波紋,看起來充滿彈性。
 
  這不就是傳說中,專門讓初心者練等級的史萊姆嗎?
 
  夏品嚥嚥口水,第一次遇到身高外表都不帶威脅性的異獸,對方的體型甚至用小巧玲瓏來形容都不為過。
 
  黑色史萊姆似乎發現了不速之客的出現,終於停止跳動,迅速的轉過身來,連帶的也讓夏品看清楚民宅大門上被刻了數行小字。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這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寫情詩的史萊姆?夏品瞪著異獸,對方那雙圓滾滾的紅眼睛也驚慌失措的看著她,眼裡隱隱有水光在瀰漫。
 
  饒是一向予人楚楚可憐的夏品,在這隻史萊姆面前,也終於有一絲欺負弱小的反派感覺了。
 
  用斬馬刀劈開它?這畫面真是凶殘暴力,NCC不會找上門吧。
 
  夏品瞥了眼大門旁的盆栽,隨手折下一根樹枝,瞅著如臨大敵的黑色史萊姆,忍不住伸出手,試探性的用樹枝一戳。
 
  啵。像是氣泡炸開的聲音在安靜的夜色裡響起,夏品的眼睛越瞪越大,不敢置信的看著透明如水的液體從他戳開的小洞裡汨汨流出,在地面上積成一灘小水窪。
 
  「臥槽槽槽!你這是在放水還是放血?!很驚悚耶!」夏品手忙腳亂的丟掉樹枝往後跳去。
 
  隨著體內的水分不斷流出,史萊姆本來鼓脹飽滿的身體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一顆滴溜溜的珠子跟著滾落下來。到最後,柏油路上僅存一灘積水與門上未完的情詩證明它曾經存在過。
 
  夏品撿起珠子,將它鑲進腕甲的凹槽內,半透明的光屏刷刷刷的閃過幾道波紋,緊接著,一抹人影與數行文字浮現其上。
 
  盯著光屏裡靦腆微笑著的女孩子,夏品捏緊拳頭,暗暗發誓。
 
  老子一定要將妳從史萊姆培養成史萊姆王!

 (6)
 
  有夢最美,但希望不一定相隨。
 
  成功狩獵到量級二異獸,又成功說服梅芯等作者過稿後就簽約,夏品本以為他熱血的編輯之路即將展開,卻沒想到等待在眼前的是一條遍布坎坷的荊棘小道。
 
  製造出史萊姆外形異獸的作者叫做姬夢子,戴黑框眼鏡,留有一頭學生感濃重的滑順短髮,穿素色洋裝,是一名舉手投足都充斥一種含羞感的女孩子。
 
  她的個性更是羞澀認真,第一次與夏品視訊的時候,講沒幾句話,臉龐就紅得可以煎蛋了。
 
  實在讓人難以想像,這個宛如小動物般惹人憐愛的作者居然專寫獵奇恐怖故事。
 
  反差製造萌點,但是當夏品見識到稿子裡的神邏輯與人物暴走的個性之後,非但沒有感受到萌的真諦,取而代之是滿滿的無力。
 
  「妳這角色明明被迫裸奔,為什麼還可以跟別人說說笑笑?他是變態嗎?不是。他有曝露狂屬性嗎?也沒有。身為一個作者,妳要深入的揣摩角色,想像他們的遭遇,這樣寫出來的文字才會讓人有代入感。」
 
  「好的,編編,雖然很羞恥,但我會利用半夜去裸奔的。」姬夢子小聲但堅定的說道。
 
  「給我住手!妳是多想妨害社會風化?要裸奔也是叫妳男朋友去做。」
 
  「好的,編編,我會轉告我男朋友的,請他裸奔後告訴我感想。」姬夢子點點頭,拿出筆記本寫了東西上去,估計是替男友挑選適合半夜裸奔的良辰吉日。
 
  諸如此類的事不時發生,搞到夏品光是在審稿這一關就審得要虛脫了,心好累,不想再愛。
 
  如果可以睜隻眼、閉隻眼的放放水,讓姬夢子過稿的話,也許對雙方都是輕鬆愉快,而且也不會產生太多磨擦,可是夏品不想這樣做。
 
  一是他的編輯道德無法允許,二是梅芯已經發話了。
 
  「夏先生,邀稿與過稿是兩碼子事。假使她修出來的稿無法令你、令我滿意,就算是你開口邀來的稿,我也絕對不會讓公司與她簽約。」
 
  梅芯的話語冷酷不留情面,充分表現出利益至上的商人本色。但是夏品知道這是上司對他的最大讓步,在這之前,朝日文化從來不考慮與量級四之下的作者簽約。
 
  夏品不想違背梅芯的期待,他只能趁著空暇抓住姬夢子,重複著討論、修稿、退稿的輪迴。
 
  如果姬夢子是一個硬脾氣的作者,夏品還可以表現出虎軀一震的憤怒,偏偏姬夢子乖巧聽話還很認真,夏品心裡的窩火才剛形成一小簇,就蹭蹭蹭的熄滅了。
 
  夏品萎靡的趴在桌子上,結束了第五次的修稿視訊。
 
  從邀稿到現在已經過了一段時間,稿子卻遲遲無法修改為讓人滿意的狀態,饒是夏品心裡也不禁浮現出疑問。
 
  難道量級二作者的稿子真的拉抬不上去嗎?難道姬夢子真的只能淪為免洗筷的地步?
 
  不不不,夏品搖搖頭,甩去消極的想法,雙手一拍桌面,猛地從位置上站起來,他的大動作引來辦公室裡的其他人注目。
 
  「做什麼。」梅芯遞來一記充滿壓迫感的眼神,「想造反嗎?」
 
  「報告芯姐,我需要取材,求出借人手。」夏品抬頭挺胸,單手敬禮。
 
  「自己挑。」鏡片後的視線褪去銳利,梅芯淡淡的環視其他人一圈,准許了夏品的請求。

(7)
 
  「你是要取什麼材?」梅吠雙手環在腦袋後,背部往椅背一靠,雙腳毫不客氣的抬到桌面上,標準的大爺坐姿。
 
  「需要出借辦公室的人手,也就是我或者阿吠跟阿椋,莫非小夏你要取的材,是跟腐什麼有關的東西嗎?」梅柑捲著髮梢,眼裡轉動著狡黠光芒。
 
  臥槽,這樣也能猜對!夏品對於梅柑的敏銳直覺真是甘拜下風。
 
  「你想讓那個量級二的作者在小說裡增加腐元素?」梅吠的眉頭都皺起來了,「喂喂,不是什麼內容都適合腐的。」
 
  「請叫她姬夢子好嗎?」夏品的臉色很臭,不喜歡自己的作者被這樣稱呼。
 
  「小夏,我記得那位姬夢子小姐的拿手領域是恐怖獵奇類,也許你可以試著讓她將男主角與男配角設成搭檔,一起闖關冒險。」吳椋溫和的給予建議。
 
  「她喜歡女性角色勝過男角,所以我現在想要試著開發她的腐屬性。聽說腐女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凶猛的生物了,簡直比核彈還要猛。」夏品一邊碎碎唸一邊拿起手機,空著的另一隻手則是往梅柑與梅吠的方向點了點。
 
  「咦?吾友,你這手勢是要我跟阿吠當素材嗎?」梅柑單手托腮,雖然是這樣問了,但一點起身的意思也沒有。
 
  「老子才不幹。」梅吠一臉嫌惡,看向夏品的眼神稱不上半點友善。
 
  「只是壁咚一下而已啦,又不是叫你們兩個真的搞在一起,你們願意我也不想看。」夏品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大不了就變……」
 
  後面的「身」字還沒說出來,吳椋已經笑吟吟的截斷他的話。
 
  「小夏,不然我跟你一起拍吧。」
 
  「呃……」夏品看向對面座位,溫文儒雅的男人因為微笑的關係眼角微微瞇起,顯得和藹可親,「先說好,嚴禁性騷擾。」
 
  「當然。」吳椋往後推開椅子站起來,順勢將桌上的手機丟給梅吠,「阿吠,我跟小夏的照片就拜託你了。」
 
  「嘖。」梅柑咋了下舌,總覺得自己錯失了很重要的交易。剛剛那個「變」字之後很明顯要接的是「身」字。
 
  「哎,真是可惜,早知道人家也像阿椋那樣自告奮勇上陣就好了。」梅柑眼露惋惜,趁著從夏品手裡接過手機的機會多蹭了掌心幾下。
 
  「少動手動腳的。」夏品直接一掌巴在梅柑臉上,這才表情微妙的走到牆邊。
 
  當吳椋在他身前站定後,夏品才發覺這個看似單薄的溫和男人居然比他還高出半顆頭。
 
  「小夏,把臉轉向我這裡。」吳椋一手輕捏住夏品下巴,一手抵在他後面的牆上,居高臨下的凝視著他。
 
  夏品嚥了嚥口水,可沒有忘記眼前的男人在他剛進入審稿部門沒多久就發表了驚人宣言。
 
  「畢竟我比較喜歡小夏你本來的樣子。」
 
  「因為窩囊又無用的男人會讓我很想照顧呢。」

 
  平常心,平常心。夏品吸氣吐氣,看著吳椋的臉龐逐漸貼近,那是一個彷彿要接吻的姿勢,他的寒毛瞬間刷的全豎起來了。
 
  「小夏,你太緊張囉。」吳椋的鼻尖快要碰觸到夏品時驟然停止動作,兩人維持著一公分左右的距離,他鬆開夏品的下巴,右手看似隨意的垂在身側。
 
  夏品僵僵的扯了一下嘴角。草尼馬的,被一個男人壁咚,他不緊張才有鬼咧!
 
  梅柑與梅吠站在兩人身邊,敬業的拿著手機,不時調整角度,喀擦喀擦的拍個不停。
 
  同一個姿勢站得久了,夏品的肌肉有些僵,正當他想要詢問吳椋能不能換個動作,不要再壁咚下去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不太對勁。
 
  幹!有人摸他屁股!夏品瞠大了眼,反射性看向梅柑。對方正拿著手機,笑得純良無害,不過一雙彎彎的眼睛則是盯在夏品的屁股上。
 
  更正確一點的說法,他是盯著吳椋放在夏品臀部上的右手。
 
  「討厭啦,阿涼,怎麼可以對小夏性騷擾呢?小心我向工會申訴喔。」
 
  「你誤會了,我只是在替小夏調整姿勢而已。」吳椋微笑以對。
 
  夏品瞪著渾身散發出紳士氣息、回答得理直氣壯的男人。警察先生,衣冠禽獸說的就是這種人啦!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