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家報告一個好消息,草莓伏特加也要推出同人誌了 (ノ>ω<)ノ
釉子酒與B.M.聯手合作,打造巨大倉鼠星人與娃娃臉男孩的戀愛喜劇 ♡♡♡
天啊,男朋友變小了該怎麼辦?

通販已開放,點選下方開啟連結

月見草◆  ◆葫蘆夏天◆   ◆露天賣場


《我的口袋男友》

作者:釉子酒
繪者:B.M.
屬性:神使繪卷黑柯同人
頁數:100P左右
售價:200
★隨書特典:「柯維安」房門掛牌

★預購特典:「蔚商白」書籤

發行時間:五月

文案
只有更混亂沒有最混亂的開發部,這一次居然將柯維安變小了!
颯爽美少年瞬間變成掌中小可愛,生活出現大危機。(淚)
嚶嚶……甜心,求包養!求同居啊!

偏偏一刻也是自顧不暇,因為蔚商白同樣也被波及到了。
面對自願攬下照顧責任的巨大倉鼠星人,柯維安的小小願望頓時變成一種奢望。
「說!你會洗衣、煮飯、做家事嗎?你要怎麼養我!」
「我不會,但我是天才。」

試閱

  人生中最感到後悔的事是什麼? 

  是交了一個如同巨大倉鼠、只會跟你討食物、感覺沒什麼建設性、擺在身邊只像個裝飾品的男朋友嗎? 

  不是。 

  而是千不該、萬不該,挑在紅綃多日沒睡、精神亢奮到極點之際,經過開發部。 

  當一雙柔若無骨的手纏上肩膀,伴隨著嬌媚笑聲響起的時候,柯維安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嗚嗚嗚嗚……!」他拚命的想要掙扎,但是雙手雙腳被咩咩君抓住,鼻子還被咩咩子捏著,無法呼吸,甜到如同要麻痺味蕾的不明液體就這樣直接灌進他的嘴巴裡。

   雖然平時覺得毛茸茸的開發部吉祥物很是可愛,但是這個時候只覺得有著長睫毛還會站立的綿羊根本是邪魔歪道,是惡魔的使者啊! 

  被迫嚥下甜膩膩的液體,柯維安四肢無力、頭腦發昏,意識都開始變得輕飄飄的。在昏迷前,他只有一個願望。

   拜託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請務必、肯定、一定要是他家的小白甜心。  

 

  事實證明,所謂的莫非定律是存在的,越是渴求什麼,越是不會出現。 

  當柯維安終於從黑甜鄉掙脫出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時,英俊端正卻又被放大無數倍的臉孔就這麼出現在上方。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強烈的壓迫感撲天蓋地的砸下,饒是自認每年的健康檢查都可以拿一百分的柯維安被這麼一嚇,也差點心臟病發作。

   他瞪大了本來就圓滾滾的眼睛,撐起上半身,踢開蓋在身上的被子,慌慌張張的往後退,巴不得跟足以籠罩住自己全身的青年拉開距離。

   色素偏淡的灰髮,淺灰色眼睛,還有那看起來總是乏味無趣的表情,不是黑令還有誰? 

  這世界上有沒有一覺醒來結果男朋友突然變成巨人族的八卦?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這傢伙果然不是人。說!你其實是倉鼠星球上的巨大王子對不對?」柯維安的一張娃娃臉因為過度震驚都有些扭曲了。

   「不是。」黑令的聲音還是一慣的有氣無力,不過似狼的灰瞳卻罕見的透出光芒,如同在盯著什麼新奇有趣的事物。

   柯維安忙不迭低下頭,看看手、看看腳,很好,沒有缺胳臂少條腿,除了全身光溜溜之外,依舊是一位英姿颯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翩翩美少年。

   等一下,光溜溜?

   柯維安不敢置信的倒吸一口氣,再次低下頭,未著寸縷的事實打擊得他搖搖欲墜,一張臉蛋漲得通紅,簡直可以滴出血來了。

   他忙不迭將先前踢掉的被子(其實那只是一條手帕)重新扯回來,蓋住下半身,阻止春光繼續外洩,也隔絕了涼颼颼的感覺。

   就算眼前的傢伙是自己的男朋友,該做的事都做了,不該做的事也做了,柯維安還是沒有全裸示人的喜好,他可是一個紳士、紳士。 

  將圍住下身的手帕在腰間打了一個小結,柯維安站了起來,表情不是很好看。 

  「我的衣服呢?」他沒好氣的問,雙手扠腰,眉毛挑得老高,「是不是你藏起來的?」

   「不是。」黑令慢吞吞的說,「我進來時,你就變成這樣子了。」

   變?柯維安敏銳的從黑令的句子裡察覺出了關鍵字,不祥的預感在心中發酵。 

  莫非、難道,這天差地別的身高差就是問題所在? 

  柯維安抬頭瞪著疑似巨人族的黑令,接著視線再慢慢逡巡周邊一圈,他發現不只是黑令變得巨大無比,連身邊景物也像是被放大燈照射過,個個如同龐然大物,巍峨得讓人心驚膽跳。

   柯維安張著嘴,不可思議的環視周遭一圈一,時間幾乎以為自己誤闖了巨人國度。 

  但很快的,他就發現四周的擺設無比熟悉,赫然是公會用來招待客人的會客室。 

  就算黑令真的是來自外星球的倉鼠星人,終於解除封印、恢復真身,然而隸屬神使公會的會客室卻不可能隨意變更設備,讓傢俱忽大忽小的。

   「……我變小了?」柯維安盯著自己的手掌心喃喃自語,想起那甜得讓人牙疼反胃的藥劑。不用說,罪魁禍首除了紅綃之外不作他想。 

  「嗯,從豆芽菜變小豆苗了。」黑令的食指與姆指拉出一小段距離,衡量著柯維安的身高。

   「閉嘴啦,你不說話沒人會當你是啞巴!」柯維安嫌棄的瞪了黑令一眼,因為心情不好的關係,捲翹的頭髮似乎翹得更加亂七八糟了。

   「真奇怪。」黑令卻是不在意柯維安的態度,蹲在茶几前,專注的盯著男孩迷你的身影,語調緩慢的說,「你變成這樣,我應該要擔心的,可是我現在的心情卻有點激動,有點亢奮,覺得你可愛得不得了,這種感覺是什麼?」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這就叫做萌嗎?別傻了!柯維安撇撇嘴,才不想替自己的男朋友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他有些焦躁的走來走去,如同被剪掉鬍鬚的貓會無意識兜著圈子一樣;而黑令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瞅著他,視線隨著他的步伐而移動。

一會兒過後,總算從自己縮小的打擊中回復過來,柯維安停在黑令前方,決定將來龍去脈梳理清楚。

雖然是這樣打算了,不過黑令的特大寫實在很有壓迫感,即使那張臉看起來還是無精打采的,然而一雙狹長的灰眼睛卻閃爍著野獸看到獵物般的高昂興致,讓他下意識的往後連退好幾步。

拉開一段安全距離後,柯維安雙手扠腰、抬起下巴,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勢一些。

「我問你,是誰讓你進來的?」

「公會的人。」黑令一邊溫吞的回答,一邊將右手探進兜帽外套的口袋裡。

「廢話。」柯維安忍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將問題詳細化,「我是問是哪個人讓你進來的?」

「衣服穿很少的女人,讓一隻長睫毛會站立的羊,通知我過來。」

黑令的形容很到味,即使句子裡的人物或生物都沒有名字,但是柯維安還是立刻就知道他在說誰了。

「可是沒道理啊。」他忍不住嘀咕,「要找也應該是找小白甜心,人家現在這麼可愛,不管什麼要求他一定都會答應的。」

「你的甜心。」黑令慢條斯理的拿出手機,將鏡頭對準柯維安,拋下一個充滿爆炸性的消息,「正在照顧他的男朋友。對方跟你一樣。」

「你再說一次!」柯維安吃驚的瞪圓了眼睛。

「男朋友。」黑令覺得這三字應該可以說明一切,同時將柯維安吃驚的樣子也拍下來。

「靠,我拜託你說一下人話好不好?不要言簡意賅到這種地步。」柯維安抹了一把臉,太陽穴在隱隱抽搐。

「蔚商白也變小了。」黑令從善如流的回答,又一張照片被收進手機相簿裡。

「不是吧?真的假的!」

柯維安不只眼睛瞪得滾圓,連嘴巴也張得大大的,在看到黑令點頭之後,好半晌才總算接受了這個事實。

「小可的哥哥居然也中獎了?難道他也像我一樣被咩咩君偷襲成功……不不不,這不科學。」

越想越覺得不合理,柯維安搖搖頭,甩去這個荒謬的猜測。

真要說起來,紅綃用繃帶小熊引誘小白親愛的,要他答應實驗的可能性還比較大;然後被小可的哥哥擋下來,乾脆犧牲自己成為實驗……品,順便刷高小白哈尼的好感度……

柯維安不知道他的確真相了。

看著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柯維安,黑令伸出食指戳了戳他,沒有反應,又戳了一次。

「戳什麼戳啊!」柯維安火大的一口咬住他的食指,但是三秒過後又嫌惡的鬆開嘴巴,呸了一聲。

「因為小小的,很可愛。」黑令發自內心的稱讚,但是他的男朋友顯然不領情。

「你說誰哪裡小了?」柯維安咬牙切齒的擠出聲音,深深覺得有人真的是天生就來拉仇恨值的。

黑令垂下眼,認真的審視著柯維安現今模樣,然後不疾不徐的做出結論。

「都很小。」

柯維安哆哆嗦嗦,看起來像是要被氣昏過去一樣,但是僅存的冷靜讓他足以判斷敵方太凶猛,不是他如今的小身板可以抵抗的。

於是他乾脆轉過身,拖著長得可以拖地的手帕,氣急敗壞的往另一邊走,想要來個眼不見為淨。然而他才走沒幾步,就驚悚的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再前進了。

柯維安惱怒的回過頭,最先看到的仍舊是那雙無波無瀾的灰色眼睛,接著視線往下移,頓時發現一根手指正壓住他的手帕不放。

「那個衣服穿很少的女人說,」黑令的嗓音低緩,聽起來沒有什麼幹勁,「在你恢復之前,由我照顧。」

發現不管自己怎麼使力都無法將手帕從黑令的手下扯出來,甚至還差點出現曝光的危機,柯維安鬱悶無比。

他做了幾個深呼吸,將快要瀕臨斷裂的理智線接回來,決定曉之以理的說服黑令放棄照顧他的決定。

維持扭著頭的姿勢,柯維安提出了最重要的民生問題,「你會洗衣、煮飯、做家事嗎?你要怎麼養我?」

「我不會。」黑令緩慢的說,在柯維安準備開口之際又補充一句,「但我是天才。」

平鋪直述又理所當然的回答讓柯維安露出如同噎到的表情,一時間竟無法反駁對方。

因為黑令他媽的真的是一個天才。

想到自己從今天開始就要落入倉鼠星人的手中,柯維安腦海裡只剩下一個念頭。

嗚嗚,這樣的人生好虐。小白,求安慰、求抱抱,求一同加入愛護小天使聯盟啊!

 

   很顯然,上天並沒有聽到柯維安的祈求,由黑令負責照顧他一事就這樣拍板定案。

雖然與黑令已經是這樣那樣的關係,但是柯維安對於男朋友只給他一條手帕當遮羞布這點很有意見,屁股涼颼颼的讓人很沒有安全感啊。

好歹給他一條內褲吧。

結果最後伸出援手的人不是開發部長,也不是會長、副會長,而是執行部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部長范相思。但是柯維安覺得「伸出援手」這四字讀作「趁火打劫」會更貼切。

「柯維安,看在公會成員的分上,我就大方的打個九點八折好了,順道再讓你享有買五送一的優惠喔。這麼划算的買賣,錯過就不會有下一次了。」

敲竹槓敲得如此天經地義、理直氣壯,這世界上除了范相思再也找不到第二人。

瞧著范相思用食指與姆指拎著的棉質小內褲,就算上面印著咩咩子的圖案,就算那價格貴得讓人牙疼,柯維安還是小手一揮,全部包下,同時不忘附帶一句話。

「帳記在黑令頭上。」

「謝謝惠顧。」范相思笑得見牙不見眼,一手搖著扇子,一手對著柯維安擺了擺,顯然很滿意今日的進帳。

柯維安也很滿意,他終於不用再擔憂春光外洩的危機了;而且先前圍在腰間的手帕,也在范相思的巧手下變作了連身款——加收的手工費照慣例記在黑令頭上。

就算變小了,仍舊要當一個颯爽美少年!

讓黑令將自己原本的衣物還有心肝筆電都打包完之後,柯維安又磨磨蹭蹭一陣子,想要等看看是否有誰可以將他認領回去照顧,最好是小白啊小白,還是小白。

其間,胡里梨曾經眨巴著一雙大眼睛,興奮的表示她其實很擅長照顧小動物的,還試圖用細白粉嫩的小手戳戳柯維安。

就算全天下的蘿莉都是善良可愛的小天使,但是對現在的柯維安來說,她們的體型也是驚人的,簡直像是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小心肝都被震得一跳一跳的。

好想靠近,可是又怕被當成玩具抓住,這種又愛又怕的心情真是使人複雜。

掙扎了半晌,柯維安還是沒有勇氣讓胡里梨碰觸到,那可是有著怪力的吞渦啊!

原來的模樣也就算了,現在這個小身板如果被里梨抓在掌心……光想想,柯維安都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了。

他當下手腳並用的沿著黑令的袖子往上爬,以著讓人驚嘆的速度與動作蹭蹭蹭的來到黑令肩膀上,將這個地方當成自己的特等席兼最後堡壘。

黑令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不過一雙似冰原孤狼的灰眼睛正瞬也不瞬的瞅著坐在肩頭上的柯維安。

見他必須揪著自己的衣領才能勉強坐穩,黑令忽然伸出手,輕輕的將他圈在手裡。

柯維安沒有料到上一秒剛逃過里梨,下一秒竟落入黑令手裡,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前門有虎、後門有狼嗎?

「喂喂,你做什麼?還不放開我。」柯維安一邊嚷著一邊扒著黑令的手指,努力的想要從中掙脫出來。

「太小,坐肩膀容易掉落,會被踩到。」黑令以實相告,將迷你版的娃娃臉男孩裝進上衣口袋裡。

「靠,把人說得跟蟑螂一樣。」柯維安嘀嘀咕咕的抱怨,不過他也發現待在口袋裡的確比坐在黑令的肩膀上安全多了,他甚至還可以站起來趴在口袋邊緣,親身感受到傳說中的一八零視角。

被黑令攜帶著移動,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柯維安很快就將先前的不甘願拋到腦後,興致勃勃的探出頭,一路觀詳著從公會離開後所見到的景色。

原本再熟悉不過的東西變得巨大無比,讓人彷彿有誤闖到巨人國一般的錯覺。

他不由得踮起腳尖,想要再瞧得更清楚一些。

一根手指驀地伸過來,輕輕的戳了他的臉一下。

柯維安不想搭理,只是把頭往旁邊側了側,但是那根手指卻鍥而不捨的緊隨他不放。

「做什麼啦,一直戳一直戳,當我的臉是饅頭嗎?」柯維安不肯就範,兩隻小胳膊攀住黑令的食指,使勁的往反方向推。他知道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是可以不要這樣子戳他的臉嗎?

「不是饅頭,像棉花糖。」擔任交通工具的灰髮青年溫吞的說,從指腹傳來的觸感很是柔軟,讓人愛不釋手。

柯維安決定讓他知道,棉花糖也是會咬人的。

指尖忽地傳來刺刺麻麻的感覺,像是被螞蟻螫了一口,黑令並不覺得痛,不過瞧見柯維安不是很好看的臉色,他想了想決定改變碰觸的方式,手指下移,來到柯維安的下巴,輕柔的撓搔起來。

「搞什麼,我可不是貓。」柯維安咕噥著,不過不得承認黑令的手勁很輕巧,舒服得讓他的眼睛都要瞇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