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了一天的路,當三人尋到一個合適過夜的地方準備休息時,費里轉頭瞥了一眼始終不緊不慢的走在後面、已經跟了他們大半天的卡洛斯。收回視線,他苦笑著問道:「真的不能帶上他嗎?他的能力挺不錯的。」

 

  莫伊與零同時搖頭,拒絕了這個提議。

 

  費里只好放棄繼續勸說的念頭,「那就快點找個機會甩掉他吧,如果讓他跟到五階魔物的領地時再甩掉他,他就不一定能自保了。」

 

  零點頭答應了。

 

  卡洛斯坐在一棵樹下,滿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遠處的三人圍坐在火堆旁,喝著熱呼呼的湯,吃著美味的肉乾,自己只能恨恨的咬了口已經乾得發硬的麵包。

 

  或許是卡洛斯目光之中的怨念太過強烈,連一向遲鈍的莫伊也感受到了,他抬起頭望去,看見孤零零坐在陰冷樹蔭下的卡洛斯,突然有些於心不忍。

 

  「咳,零,雖然不能帶他一起走,但今天還是讓他過來吃點東西,休息一晚吧?他看起來怪可憐的……」同情心氾濫的莫伊開始為卡洛斯說話。

 

  「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同情心嗎?」

 

  莫伊瞅著他不說話。

 

  零若無其事的喝著湯,完全沒理會他的意思。

 

  兩人就這樣互相僵持著。

 

  最後還是莫伊略勝一籌,瞥了一眼滿臉執著的人,零不甘不願的鬆口道:「只能收留他一晚,明天我們就把他甩掉,你不准再心軟。」

 

  「嗯嗯,沒問題。」莫伊爽快的答應了。

 

  「去吧。」零放他過去。

 

  待莫伊走遠後,費里笑著說道:「也不知道是誰養出來的小孩,竟然把他教導得這麼單純,彷彿從來沒接觸過這個世界的惡意一樣。」

 

  零心有戚戚焉的點頭,從某些方面來說,費里猜對了,莫伊以前的確是沒接觸過這個世界的惡意。

 

  「而且你也把他保護得太好了。」

 

  費里的話讓零心頭一緊,雖然面上的表情沒有絲毫波動,但心裡卻湧出了一絲尷尬。誰都知道「暗夜的行走者」是個冷血無情的殺手,但一碰到莫伊,自己的同情心啊、愛心啊、耐心啊什麼的都跑了出來,真是太不像他的作風了。

 

  「或許正是因為我們看過太多惡的一面,所以在看見他這麼乾淨的人時,總忍不住想要保留住這份我們早已失去的、對這個世界的信任吧。」零注視著火光,喃喃道。

 

  一向冷漠的零竟然說出如此感性的話,這讓費里感到十分意外,但他也十分認同。像他們這種經歷過太多事情的人,雖然早就對很多事物都失去了希望,但他們的內心深處還是保留著一塊嚮往真善美的淨土,而莫伊彷彿就是這塊淨土的化身,讓他們忍不住想要保護他。

 

  瞥見費里眼中流露出的認同,零垂下眼,暗自思索如果讓他發現莫伊的身分後,他還會幫助他們的機率有多高。如果他真的不介意莫伊的身分,那或許真的可以考慮接納他為同伴。

 

  

 

  看見莫伊朝自己走來,卡洛斯面露不解之色,「有什麼事嗎?」

 

  「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吃飯吧。」莫伊回道。

 

  這個答案讓卡洛斯有些意外。他們不是很抗拒他嗎?現在為什麼又願意讓他過去一起吃飯了?

 

  雖然想不通,但卡洛斯也不願放棄這個能與他們交好的機會,他立刻站起身,跟著莫伊走過去。

 

  火堆所散發出的熱意溫暖了卡洛斯冰冷的身體,他臉上的神情不自覺的放鬆下來,有些愜意的瞇起眼。

 

  「喏,給你。」莫伊舀了一碗肉湯遞給他。

 

  「謝謝。」卡洛斯接過湯,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動作十分斯文,這讓零又忍不住看向莫伊。

 

  同樣是魔法師,怎麼兩人的作風就差這麼多呢?一個看起來像貴族,一個看起來則像小野人……零突然想起自己的確是在迷霧森林這種荒蕪偏僻的地方撿到莫伊的,好吧,他的確是小野人。

 

  待卡洛斯吃得差不多後,費里才開口道:「明天一早還是請你離開吧,別再跟著我們了。」

 

  卡洛斯揉了揉眉心,感覺很無奈。他覺得自己的提議對他們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但他們為什麼就這麼抗拒呢?除非……一個理由突然從他的腦海中閃過,他的心情微沉,除非他們要做什麼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事情。

 

  想到這,卡洛斯開始動搖了。若到時候他真的看到什麼不該看的,被殺人滅口可就不妙了。

 

  不需多考慮,卡洛斯就做出了決定。本來他就不是非要跟著他們才能繼續前進,只是想圖個方便而已,但若威脅到自己的小命,那這方便還是不圖微妙。

 

  「好吧,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會離開。」

 

  見卡洛斯終於想通放棄,三人皆鬆了口氣。

 

  如果他再執迷不悟,零就考慮直接在明天的早飯中下藥,讓他睡上一段時間了。

 

  「那今晚能借我帳篷睡一覺嗎?」卡洛斯滿臉渴望的看向已經搭建好的帳篷。他一個人獨行晚上根本不敢睡熟,更別提奢侈的搭帳篷睡覺了。此刻那帳篷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赤裸裸的誘惑!想要好好睡上一覺的念頭占據他的整個大腦。

 

  卡洛斯那執著的目光,讓人覺得拒絕他的要求就像是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似的。

 

  「……你睡吧。」

 

  零的話音剛落,吃飽喝足的卡洛斯就溜進帳篷裡,留下莫伊、零和費里面面相視,有種引狼入室的感覺。

 

  「算了,再搭個帳篷。」零做事不喜歡後悔,他一直認為既然是自己做出的決定,那就要有承擔後果的準備。自從撿到莫伊這個大麻煩之後,他就常用自己的這條準則安慰自己,否則他還真擔心自己哪天就會被滿腹的後悔心情所淹沒。

 

  撿到莫伊絕對是他這輩子的最大失誤!當初他一定是鬼迷心竅了!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