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中的莫伊感覺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他翻了個身,沒理會。

 

  看著睡得昏天黑地的莫伊,零微微瞇起眼,面色不善。

 

  「喂,起來了。」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抓住莫伊的肩膀,晃了他整個人一下。

 

  痛苦萬分的睜開眼,莫伊打著哈欠抱怨道:「零,你幹嘛……」

 

  「快起來。」

 

  「不要……還早著呢……」莫伊用被子蒙住頭,含糊不清的嘟囔。

 

  「要麼現在就起來,要麼就永遠不用起來了。」零陰森森的恐嚇。

 

  即使緊抱著被子,莫伊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雖然知道零不會真砍了他,但他也不敢真的把他惹火。莫伊哀怨的看了零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來,滿臉睏倦的跟著零走出帳篷。

 

  「今天晚上乖乖睡覺,別湊熱鬧來守夜。」

 

  雖然零的聲音十分冷淡,不含一絲關切的意思,但莫伊卻笑開了花,歡快的撲到零的後背上,用臉蹭了蹭。

 

  「嘿嘿,我就知道零你最關心我了。」

 

  「鬆手。」

 

  「不要!」

 

  聽見兩人走出帳篷的聲響,正在煮食物的費里一抬頭就看見了宛如連體嬰一般的兩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直到零沒好氣的朝他射眼刀,他才抬起握成拳的右手放在唇邊咳嗽一聲,勉勉強強的按捺下笑意。

 

  「下來,吃完早飯我們要趕路了。」零沒好氣的將莫伊從自己的身上扯下來。

 

  不開心的撇了撇嘴,莫伊還是乖乖走到費里的身邊,接過碗吃起了早飯。

 

  三人圍坐在一起,一邊吃,一邊討論今天該怎麼走。

 

  「我覺得既然昨天沒有找到你師兄,那今天也不必再特地繞路去找了,不如一邊趕路,一邊注意沿途,只要你師兄的目的也是那朵七夜蓮,那我們終究能遇見他,不必浪費時間。」費里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莫伊想了想,覺得他的話也有道理,即使自己著急,但要想在這魔物森林裡尋出一個人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與其浪費時間與精力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還不如直接到終點等待。

 

  「那就按你說的辦。」莫伊沒有異議。

 

  在莫伊這裡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費里又看了零一眼,得到他無所謂的回答後,三人敲定今天的行程,吃過早飯後,就繼續上路了。

 

  

 

  進入三階魔物的領地後,他們受到的攻擊比昨天多了一些,不過三階魔物並未替他們造成太多的困擾,輕輕鬆鬆的將魔物解決,三人前進的速度絲毫不受影響。

 

  「停。」

 

  「怎麼了,零?」莫伊好奇的問道。

 

  零沒有回話,而是微皺起眉,側耳傾聽著。見狀,費里也環視起周圍,想要找出引起零警覺的事物。

 

  而唯一在狀態外的莫伊看著零在微微顫動的尖耳,感覺有些手癢。

 

  「有打鬥的聲音。」零指向某處,「那邊。」

 

  「過去看看。」費里當機立斷。

 

  零點頭,但兩人剛朝前邁了兩步,就發現莫伊沒有跟上。

 

  零回過頭,就看見莫伊站在原地發愣的傻樣,忍不住蹙眉瞪他。

 

  但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莫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還糾結著如果自己碰一下零的耳朵的話,會不會被他揍。

 

  被無視得徹底的零終於忍無可忍,兩三步走到莫伊的身邊,直接伸出手捏住他那張傻臉上的肉,用力擰了擰。

 

  疼痛迫使莫伊回過了神,他淚眼汪汪的看著零,討饒道:「痛痛痛!」

 

  「發什麼呆。」

 

  「沒、沒什麼啊……」莫伊心虛的移開了目光。

 

  零雖然不相信他的話,但現在也不是追究的好時機,暫時將疑問放下,他微揚了一下下巴,示意莫伊跟上。

 

  當三人謹慎的靠近發出打鬥聲音的地方時,就看見一個年輕人正在與一群蝶蜂戰鬥。

 

  因為他們所站的位置正好對著年輕人的後背,所以看不清他的長相,但光看他的背影,莫伊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這個人不是我師兄,我師兄的頭髮沒有他這麼長,而且這個人的頭髮是亞麻色的,我師兄的頭髮是銀藍色。」

 

  「別氣餒,只要你之前的猜測是對的,那你總能與他碰上。」零揉亂了他的頭髮,生硬的安慰。

 

  「嗯!」雖然現實與夢想有差距,但能得到零的安慰,莫伊立刻就原地復活了,臉上的失望之情一掃而空,彷彿從來都沒出現過一樣,恢復速度快得讓費里目瞪口呆。

 

  費里看了零一眼,偷偷豎起大拇指,誇獎他宛如靈藥般神奇的作用。零面無表情的回瞪他一眼。

 

  「誰在那裡!」

 

  聽見呵斥聲,莫伊等人才注意到不知何時那群蝶蜂已經被消滅,年輕的魔法師看向他們所在的位置,面露戒備之色。

 

  這是一個很英俊的青年,他的五官充滿書卷氣息,看見他的第一眼就讓人覺得他應該是知識淵博,完全符合人們心目中那優雅、睿智的魔法師化身。

 

  零忍不住瞥了莫伊一眼。與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傢伙完全不同。

 

  費里與零互看一眼後,先後從樹叢後走出來。

 

  「竟然真的有人?」看見走出來的三人後,年輕的魔法師微笑著說道,「我之前還以為是其他魔物躲在那裡呢。」

 

  那你呵斥有什麼用?三階魔物根本聽不懂人話。零的心中突然湧起一絲不好的預感,這人不會也和莫伊一樣脫線吧?

 

  「你好。」費里笑著和年輕人打了聲招呼,他不動聲色的掃了散落在地上的蝶蜂屍體幾眼,發現牠們的屍體大多很完整,看來這個年輕人是在極為游刃有餘的情況下放魔法;若是手忙腳亂的話,他就會使用大規模的魔法來轟炸,那留下的屍體應該是殘破不堪,看來他的實力不俗。

 

  「你們好,我叫卡洛斯,是個風系魔法師。」卡洛斯熱情的回應道。

 

  「你想怎麼處理?」費里遞了一個詢問的眼神給零。

 

  零垂下眼,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莫伊則沒有他們想的這麼多,他毫無顧忌的走到卡洛斯面前,熱情的握著他的手說道:「你好啊,我叫莫伊,也是個風系魔法師!」

 

  「哦?」卡洛斯的眼睛一亮,「太好了,那我們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好好交流交流。」

 

  「真是太……」

 

  「他只是個魔法學徒而已。」零打斷了莫伊的話。

 

  「呃……」卡洛斯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給出什麼反應了。

 

  「我們只是路過的,抱歉打擾你了。」零向卡洛斯點點頭,示意莫伊和費里可以繼續朝前走了。

 

  既然零無意與這個年輕人多結交,費里也不會多事,禮貌性的對卡洛斯笑了一下,他拍了拍莫伊的肩膀,示意他跟上。

 

  見他們要走,卡洛斯連忙喚道:「請等等!」

 

  雖然零並不想理會他就這麼直接走掉,但因此得罪了一個優秀的魔法師未免太不划算。在這個充滿危險的森林之中,他不想莫名其妙的平添一個敵人,所以只好停下腳步;但他又懶得和這個年輕人打交道,於是用眼神示意費里與他交談。

 

  費里暗自苦笑,但也只能接下這個麻煩,畢竟除了他之外就只剩莫伊了,他不敢讓莫伊和這個年輕人談。

 

  費里轉過身,用眼神詢問年輕人叫住他們有什麼事。

 

  「請問你們是冒險者嗎?」

 

  「是。」為避免麻煩,費里沒有否認。

 

  「太好了,那請問我能不能僱傭你們?」卡洛斯搔了搔臉頰,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那個……我是來這裡試煉的,但似乎有點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如果想繼續朝裡走的話,光靠我自己的力量有些困難,所以我能不能僱傭你們與我結伴而行?我會付錢給你們的。」

 

  「抱歉,我們的雇主是莫伊先生,我們需要優先完成他的委託。」費里婉轉的拒絕了卡洛斯的要求。

 

  「這樣啊……」卡洛斯露出遺憾的神情,他的目光在三人身上轉了一圈,突然又道:「既然如此,那我免費當莫伊先生的保鏢吧!這樣總能與你們一起走了吧?」

 

  費里完全沒料到卡洛斯竟然會提出這個建議,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看向零,露出為難的表情。

 

  零並不願意再多添一個夥伴,雖然有卡洛斯的加入後,他們在魔物森林之中的安全係數能夠增加,但同樣也會增加危險係數。若途中莫伊不小心暴露了他召喚師的身分,那他為了保護莫伊就必須將他們滅口,多增加一人的話,那到時候就要多殺一個人,實在很麻煩。

 

  零並不喜歡殺人,對他來說殺人就是工作,要有報酬他才樂意去做,所以在平時的生活中能不殺人的話,他一般都不會動手。

 

  卡洛斯看出零才是有決定權的那個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莫伊是雇主,他們卻聽他的,但卡洛斯也無意在這上面糾結,他雙手合掌,滿臉哀求的看著零,說道:「拜託,帶上我吧!」

 

  莫伊非常不喜歡卡洛斯盯住零的舉動,他一掃之前對卡洛斯產生的好感,挺身擋在零的身前,惱怒的回道:「不好!」

 

  零怔了一下,低下頭看見莫伊那氣鼓鼓的模樣,一絲甜蜜的情緒在心中蔓延開。

 

  看見這一幕的費里鬆了口氣。看來他們兩人果然是和好了。

 

  卡洛斯皺眉,想反駁,但想到名義上他才是雇主,只好放軟聲音道:「帶上我吧,多我一個,你就能多一份安全。」

 

  「不用了,我們兩人就能保證他的安全,謝謝你的好意。」一直沉默不語的零終於開口,明確的拒絕卡洛斯的要求。

 

  說完後,他也不願再理會卡洛斯,直接拉著莫伊走了。

 

  目送三人遠去的身影,卡洛斯站在原地微微瞇起眼,就這麼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嗎?他又有些不甘心。

 

  那就再努力一下吧!打定主意的卡洛斯邁步跟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