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三人都無功而返。

 

  看著無精打采的莫伊,費里安慰道:「今天太晚了,我們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再幫你找,既然他已經來到這裡了,總是能找到的,別太擔心。」

 

  「啊?」莫伊抬起頭,茫然的眨了眨眼。其實他沒精神並不是因為沒找到奈哲爾,而是因為零這一路上都沒有理睬過他,少年心初動就被嫌棄的感覺讓他有些受傷了。

 

  「今天晚上我們就住在這裡?」零開口問。

 

  「嗯,這裡的環境都差不多,也沒什麼特別安全的地方,所以我們晚上可不能像待在沙漠裡那麼安心的睡覺了,需要有人來守夜。」

 

  零點點頭,「那我上半夜,你下半夜如何?」

 

  「可以。」費里沒有意見。

 

  「我也可以守夜……」莫伊突然冒出一句。

 

  「你?」零不屑的掃了他一眼,「你守夜估計連魔物來到你身邊都察覺不到,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莫伊低下頭,更憂傷了。

 

  費里終於察覺到這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勁,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出了什麼事,但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摻合進去為妙,萬一好心辦壞事就糟了。

 

  咳嗽一聲,費里忍住想要安慰莫伊的念頭,繼續說道:「既然分派好了,那我們就先吃飯吧。」

 

  一提到吃飯,莫伊的眼睛立刻亮了,他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拿出鍋碗瓢盆,獻寶似的對零說道:「零、零,你想喝什麼湯?我煮給你喝!」

 

  莫伊刻意討好的模樣讓零的心情稍稍有所好轉,但一想到他喜歡的只是自己的這張臉,心中那絲溫情就立刻消失不見,他冷著臉道:「我吃水果就可以了。」

 

  莫伊真的快哭了。

 

  費里實在不忍心,猶豫再三後,還是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那個……莫伊,你能不能煮第一次給我喝的那種湯?」

 

  「哦。」雖然心情還是很沉重,但莫伊也不好意思拒絕費里難得的要求,點了點頭便開始動手煮湯。

 

  趁著莫伊忙碌的間隙,費里拉著零到旁邊搭建帳篷。

 

  「本來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嘴,但是我看得出來莫伊真的很在乎你,你還是不要太欺負他了。」

 

  在乎?這個小鬼在乎的只是我的臉而已!零冷著臉,洩恨似的往地上打樁,那砰砰砰的力道大得讓費里心驚膽戰。

 

  看來這邊的這位心情也很不好啊……費里苦惱的抓了抓頭髮,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帳篷搭完,莫伊的湯也剛煮好,遞了一碗給費里後,他又舀了一碗捧在手裡,小步小步的挪到零的身旁。

 

  「那個……零,晚上冷,喝點熱的暖一下身子吧。」莫伊小心翼翼的將湯遞了過去,滿臉期待。

 

  零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像是沒聽見他說話。

 

  莫伊癟癟嘴,有點洩氣,不過他並沒有沮喪多久,很快就調整好心情,再接再厲的將臉湊到零的眼前,對他露出討好的笑。

 

  零皺起眉頭,抬手嫌棄的將莫伊的臉推開。

 

  「……被我喜歡就這麼讓你討厭嗎?」莫伊可憐兮兮的看著零,那模樣委屈得就像一隻被拋棄的小動物。

 

  再次認識到他們之間存在著巨大代溝的零磨著牙道:「我不是因為這事生氣。」

 

  「那你在氣些什麼呀?」莫伊露出茫然又不解的表情。

 

  零又感覺一陣胸悶。

 

  這世上還有比生氣對象不知道自己在生什麼氣更讓人鬱悶的事嗎?零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個傻瓜。

 

  眼見零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莫伊趕忙討好的說道:「總之都是我不對,你不要生氣了。」

 

  覺得自己被當作小孩子一樣哄的零心情異樣複雜。垂下眼,他看著莫伊那副委曲求全的模樣,忍不住在心裡嘆了口氣。

 

  他突然意識到因為一件小事就和莫伊賭氣的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冷著一張臉,他伸手接過莫伊的碗,慢慢喝了起來。

 

  雖然他還是沒有理會莫伊的意思,但肯喝湯的舉動已經大大鼓舞了莫伊的心情,緊盯著零的他臉上重新掛起了燦爛的笑容。

 

  此時的零完全沒有意識到莫伊在他心中的分量變得越來越重,正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會為對方的一句無心話語而患得患失。

 

  各自用過晚餐後,費里幫莫伊收拾完東西就先進帳篷休息,而零坐在火堆旁守夜,莫伊站在原地想了想,就蹭到零的身邊坐下。

 

  「去睡覺。」零瞥了他一眼,道。

 

  「不要,我想陪你。」莫伊一口拒絕。

 

  「別逞強了,我可不希望明天因為你沒休息夠而拖累行程。」

 

  被零看不起的莫伊一陣氣結,他挺直腰板,拍著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證道:「肯定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隨你。」零懶得再勸,反正等他累了自然會乖乖去睡。

 

  得到首肯的莫伊喜孜孜的挪了挪屁股,和零的距離拉得更近,已經到了手臂貼著手臂的地步。

 

  「一邊去。」零滿臉嫌棄。

 

  「這大晚上的,我怕你冷啊。」說著,莫伊更得寸進尺的一把抱住零的手臂,整個人都貼到了他身上。

 

  零眼角抽搐了一下,磨著牙道:「我不冷。」

 

  「我冷。」莫伊從善如流的回道。

 

  零覺得自己的手癢得很,實在很想給莫伊的腦袋一巴掌,不過還沒等他的想法付諸行動,莫伊就機智的轉移了話題。

 

  「零、零、零,和我說說關於你的事吧?」

 

  「沒什麼好說的。」零拒絕他的八卦。

 

  「怎麼會沒有呢,比如你喜歡吃什麼?喜歡做什麼?家鄉在哪裡?」莫伊不甘心的扳著手指舉例道。

 

  「你還真多事。」

 

  「我是想多了解你一點啊。」莫伊理直氣壯的回道,「感情是需要多交流的!」

 

  零嫌棄的瞥了他一眼,道:「我可不想和你交流。」

 

  「零,你對我始亂終棄!」

 

  「……」為什麼這小鬼的思考方式能跳躍得這麼誇張!零真的很想把他的腦袋劈開來看看。

 

  「不會說話就不要亂說話,我什麼時候對你始亂終棄了。」零氣惱不已,抬手敲著莫伊的腦袋數落起來。

 

  莫伊抱著零的手臂,用可憐兮兮的彷彿小動物一般的目光看著他。

 

  零扭頭當作沒看見。

 

  不死心的莫伊伸長脖子,努力將自己的臉湊到他面前。

 

  零額頭的青筋跳了跳,忍無可忍的抬手拍開他的臉,低聲吼道:「你還有完沒完?」

 

  「人家想多了解你一點嘛,零,你別這麼冷漠嘛。」莫伊低頭對著手指道。

 

  人家……零一陣惡寒。

 

  「給我正常點說話。」

 

  腦袋再次遭到重創的莫伊眼淚汪汪的抗議道:「零,我遲早會被你打傻的。」

 

  「不可能,你絕對不會比現在更傻了。」零斬釘截鐵的回道。

 

  莫伊受到會心一擊,哭暈在地上。

 

  實在受不住他折騰的零為求安寧,只好認命的開口道:「好了,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真的?」莫伊一秒原地復活,雙眼亮晶晶的望著他。

 

  「嗯……」零艱難的點了點頭。

 

  莫伊歡呼一聲,立刻爬起來乖乖坐到零的身邊,喋喋不休的問起了各種自己好奇的事。

 

  在兩人的一問一答間,時間過得飛快,直到費里掀開帳篷的門簾走了出來,零才意識到上半夜已經過去了。

 

  看見坐在零身旁的莫伊,費里微怔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掩去臉上的驚訝,笑著說道:「辛苦你們了,快去睡吧。」

 

  終於結束苦難煎熬的零一刻也不願多耽擱,立刻起身朝帳篷走去,莫伊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你去費里的帳篷睡。」零頭也不回的說道。

 

  莫伊在他身後做了個鬼臉,理所當然的將他的話當作耳邊風。他已經摸清了零面冷心熱的性格,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線,他對自己的容忍度還是很高的。

 

  果然,當莫伊緊挨著零躺下後,零只是瞪了他一眼,並沒有將他趕走。

 

  帶著愉悅的心情,莫伊陷入了甜美的睡夢之中。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