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里,費里!」莫伊突然趴到費里的背後。

 

  走在最前面警戒的費里被嚇了一跳,側過頭看著將下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莫伊,溫和的笑問:「嗯?怎麼了?」

 

  「你把魔物森林全部走遍了嗎?」

 

  「怎麼可能,這裡很大的。」

 

  「那你上次走到了哪裡?」莫伊好奇的問。

 

  「唔……我上次只走到八階的一小塊區域。」

 

  費里的話讓零暗自心驚。竟然獨自一人就走到了八階的區域,這個男人的實力比他預料的還要強上許多。

 

  但完全沒有常識的莫伊根本就意識不到費里有多厲害,他還奇怪的反問:「那為什麼不繼續走下去?」

 

  若換成其他人這麼問,費里一定會認為對方在嘲諷他,但從莫伊的眼中,他只看到了純粹的疑惑與好奇,完全沒有一絲惡意。

 

  費里笑了笑,毫不介懷的回道:「因為後面太危險,走不下去了。」

 

  「原來是這樣啊。」莫伊理解的點點頭。

 

  零沉默的跟在兩人身後,時刻戒備著周圍的情況。

 

  突然,有一道黑影直撲正在與費里說話的莫伊,察覺到危險的費里立刻將莫伊拉到自己身後,抽出腰際的長劍。

 

  零眼中精光一閃,匕首滑落到掌心之中,然後朝空中飛快的一劃,黑影的身形一頓,掉到地上再也無法動彈。

 

  見危機解除,費里收起武器,慢慢走到屍體旁。

 

  「過來。」零沒有跟過去看,而是喚了還傻站在原地的莫伊一聲,回過神的莫伊乖乖走到他身旁。

 

  「是三階的影鼠。」費里隨手找了根樹枝撥弄了一下屍體,「咦?」

 

  「怎麼了?」知道莫伊害怕血肉模糊的屍體,而零又不敢離他太遠,只好站在原地,開口詢問。

 

  「這隻影鼠身上除了你的刀傷之外,還有受到魔法攻擊的痕跡。」

 

  「是什麼系的魔法?」莫伊立刻追問。

 

  察覺到莫伊語氣中所蘊含的緊張之情,費里抬頭看了他一眼,不過並未多問,很快又低下頭仔細的查看起傷口。

 

  「唔,從傷口的形狀看來,應該是風系的魔法所造成。」

 

  費里的話音剛落,零就感覺自己的手臂一疼,低下頭,他看見莫伊正無意識的用手指緊緊掐住他的手臂。

 

  他的臉色蒼白,目光潰散,口中喃喃道:「是他,他真的來了……」

 

  零猶豫了一下,伸手攬過莫伊的肩膀,讓他靠在自己的懷中,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擔心,我會幫你的。」

 

  感覺到隱藏在零淡漠嗓音之下的溫柔與堅定,莫伊閉上眼,慢慢冷靜了下來。

 

  「莫伊,你還好嗎?」費里走到兩人身邊,擔心的看著他。

 

  「我沒事。」揉了揉臉,調整好心態的莫伊嘿嘿一笑。

 

  看出莫伊不想讓他擔心,費里也只好順著他的意,說道:「那就好。」

 

  「唔,我覺得有件事要先告訴你。」說話期間,莫伊不斷偷瞄零。

 

  零猜出莫伊想要說什麼,他心裡有些猶豫,但同時又覺得他們把所有事都瞞著也說不過去,畢竟費里現在也算是他們的同伴,應該有知道一些事情的權利。

 

  見零沒有反對的意思後,莫伊才繼續道:「我們來魔物森林是為了找七夜蓮,而我師兄會來與我們搶奪,到時候我們可能會與他戰鬥,他很強,如果……如果你不願意被捲入這種麻煩的話,可以選擇現在離開。」

 

  「你為什麼要與你的師兄戰鬥?」費里好奇的問。

 

  「因為他可能殺掉了老師……」想起老師倒在血泊之中的模樣,莫伊忍不住低下頭,語氣中透出一絲痛楚。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戳到了莫伊的痛處,費里滿臉歉意的呢喃道:「抱歉……」

 

  「這又不是你的錯。」莫伊聳了聳肩膀,他的臉上雖然還殘留了一絲痛苦,但情緒已經被很好的控制住了。

 

  「我說過要報恩的,所以不管前方有什麼困難,我都會為你掃平。」

 

  「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雖然感動於費里的義氣,但莫伊還是忍不住勸了一句。

 

  「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

 

  「謝謝你,費里!」莫伊感動極了。

 

  「感動歸感動,可別哭鼻子啊。」費里笑道。

 

  「才不會!」莫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努力將感動的眼淚收回去。

 

  看著莫伊與費里之間的互動,零感覺心裡有些不太舒服。

 

  有強手幫忙,他應該感到安心才是,可為什麼看見莫伊這麼信任費里的樣子,他就感覺很不愉快呢?明明之前他都一直在依靠自己。

 

  猛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的零暗叫糟糕,他不會真的喜歡上這個呆呆傻傻的小傢伙了吧?零的臉色有些發青。

 

  雖然內心糾結不已,但零表面上依舊維持著一派冷漠的模樣,他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聽著莫伊與費里之間的談話。

 

  「你的師兄會風系魔法?」聯想到莫伊剛才的異樣,費里推測道。

 

  「嗯,所以我猜他應該已經到這裡了。」

 

  「這隻影鼠已經受傷了,所以牠不可能跑太遠,你師兄一定就在附近,我們分頭找找?」

 

  「好。」莫伊點頭贊同。早點將奈哲爾找出來與他當面對質,自己也能早日解開心頭的疑惑。他真的為了奪取召喚書就殺了老師嗎?

 

  「嗯,那我去東邊找,你和莫伊從西邊找,兩個小時後我們在這裡會合如何?」費里看向零,提出自己的想法。

 

  「好。」零突然覺得費里也沒那麼礙眼了,最起碼他還挺自覺的。

 

  揮揮手,費里轉身走遠。

 

  直到費里的身影從視野中消失,莫伊立刻仰頭看向零,笑嘻嘻的說道:「我就說費里是個好人吧,我的直覺可是很厲害的。」他臉上滿是「快來誇獎我,快來誇獎我」的期待。

 

  「那以後就由費里陪著你如何?」零冷淡的反問。

 

  「咦?當然不行!費里的臉蛋沒你漂亮,所以我最喜歡的人還是你!」

 

  你的意思是以後有比我更漂亮的人出現,你就會去喜歡他嗎!零的表情一陣扭曲,相信這個小鬼的自己真是個比他更笨的笨蛋!

 

  「零……你怎麼了?」零陰冷的表情讓莫伊感覺有些害怕,他怯生生的問。

 

  「走!」零磨牙。

 

  嗚……零就這麼討厭被我喜歡嗎?看著目不斜視、踏著重重腳步朝前走的零,莫伊垂頭喪氣的跟在他身後。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