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目標是魔物森林後,零就一直在莫伊的耳邊提點魔物森林有多可怕、需要多小心,所以在進入森林之前,莫伊對這裡一直懷有一種畏懼的心情。

 

  但當他真正身處在這片森林之中,看清這裡的景象後,他心中的那點害怕之情立刻就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雖然已經變種,但這裡的魔物終究都是由暗界子民變化而來,在外表上有極高的相似度。當許許多多曾經只在圖鑑上看見過的生物真實的出現在眼前時,身為召喚師的莫伊激動了,他恨不得立刻飛撲上去,抓幾隻養著。

 

  莫伊的異樣很快就引起了零和費里的注意。

 

  瞧見莫伊那興奮得呼吸急促、滿臉通紅、兩眼放光、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費里擔憂的問道:「莫伊,你還好嗎?」

 

  零悄悄拽了一下莫伊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他收斂一下自己的情緒。

 

  接到指示的莫伊輕咳一聲,勉強將自己的目光從一隻可愛的兔子外形的魔物身上移開,轉到費里身上,疑惑的反問:「我很好啊,怎麼了?」

 

  「我看你似乎有點激動?」費里覺得莫伊的神經實在是太強韌了,大多數的人第一次進入魔物森林後,沒害怕的轉身就跑已經算是不錯了,他呢,反而還興奮起來。

 

  「能看見這麼多可愛的小動物我當然激動啦!」莫伊理所當然的回道。

 

  可愛的小動物?費里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莫伊,有股衝動想要摸摸他的額頭,看他是不是發燒了。他需要更正之前的話,莫伊不是神經太強韌,而是根本就沒有神經這種東西吧。

 

  站在一旁的零很想扶額嘆氣。這傢伙是不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召喚師的身分,竟然說出這麼沒大腦的話!

 

  被兩人同時在心裡吐槽的莫伊絲毫沒顧慮他們的心情,注意力不斷的被那些在探頭探腦偷看他們的魔物所引誘過去。

 

  注意到他舉動的費里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看見了一隻體型小巧、看起來像一團毛茸茸的球一樣的狐丘。

 

  或許他只是小孩子脾氣,喜歡可愛的東西吧。費里瞧見莫伊專注的目光後,忍不住笑了起來。不過他覺得自己應該還是要告誡他一下,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有時候可愛的外表下會隱藏可怕的殺機,他可不希望這個有趣善良的少年哪天莫名其妙的死掉。

 

  「你可別被牠的外表騙了,狐丘常常藉著自己無害的外表優勢襲擊初次見到牠的人,牠的速度極快,攻擊基本上是一擊即中,十分可怕。」

 

  我當然知道啊,我還知道這種生物在暗無之界被稱為狐狼,常被召喚師召出,用來執行暗殺的。

 

  莫伊強忍住想要解釋的欲望,乖乖點了點頭。

 

  費里是何等敏銳的人,他一眼就看出莫伊神情中所透出的不以為然,面對樂觀又天真、在某些方面還特別固執的莫伊,他忍不住想要嘆氣。看來這小傢伙不吃一次虧是絕不會認清楚現實的。

 

  害怕莫伊與費里再繼續交談下去會曝露身分,零打斷兩人的談話,問:「莫伊,接下來該往哪裡走?」

 

  「不知道啊。」目光依舊黏在狐丘身上,莫伊敷衍的回道。

 

  不知道?零額頭的青筋跳了跳,他火大的一把扯住莫伊的耳朵,在他耳邊陰森森的威脅道:「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

 

  莫伊抖了抖,他立刻捂住雙眼用行動表示自己絕對不看了。

 

  「現在,再給我仔細的、認真的、好好的動一動你那沒用的腦子再回答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走?」

 

  零超可怕……莫伊被嚇得幾乎要飆淚了。

 

  「在想了沒?」雖然莫伊用手捂住大半張臉,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憑藉著直覺以及對他的了解,零百分之百肯定,他又在走神了。

 

  「在想在想。」莫伊猛點頭,趕忙拉回又要飛走的神智,絞盡腦汁的回想書本上所寫的內容。

 

  「啊,有了!」莫伊放下捂住雙眼的手,一隻手握成拳輕擊另一隻手的掌心,露出靈感忽然而來的表情。

 

  「說。」

 

  「我們要尋的是一片焦土。」

 

  「……」

 

  眼見零又露出想要揍莫伊的表情,為了他小命著想,費里趕忙插話道:「魔物森林很大,要尋一個特定的地方並不容易。你要找的那片焦土附近還有沒有其他標識或什麼明顯的特徵?」

 

  「或者等第十六顆繁星亮起時,跟著森林裡的魔物走就行了,牠們會帶我們找到那片土地。」莫伊打了個響指,不知死活的說道。

 

  「……」

 

  「……」

 

  這一次,連脾氣溫和的費里也無語了。

 

  更別提零了,他毫不客氣的一拳頭砸向莫伊的腦袋。

 

  「你在耍我們嗎?」

 

  莫伊被揍得哇哇慘叫,「我耍誰都不敢耍你啊!」

 

  「哼,既然不是耍我,那你是把我當白痴嗎?跟著魔物走就能找到七夜蓮?會有這麼好的事?」

 

  為了避免被揍得更慘,莫伊飛快的解釋道:「真的!真的!七夜蓮能幫助魔物進化,沒有一個魔物能抗拒得了,所以每當七夜蓮盛開之時,整個魔物森林中的魔物都會去爭奪它。」

 

  聞言,費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呢喃道:「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獸潮的真相嗎?」

 

  零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傳聞,意識到自己誤會了莫伊,他面無表情的放下了揍莫伊的手,理直氣壯的說道:「你剛剛就應該直接把這個理由說出來,講那麼多廢話幹嘛。」

 

  莫伊捂著腦袋,委屈的回道:「我不過是想把事情說得全面一點……」哪有廢話……最後一句抱怨莫伊可不敢說出口,他怕零再揍他一頓。

 

  「下次直接說重點。」

 

  「哦……」被白白揍了一頓的莫伊乖乖受教,誰讓動手的人是他最愛的零呢……能被美人揍是榮幸。莫伊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見莫伊認錯態度良好,零十分滿意,總算給了他一個好臉色看。莫伊立刻就忘記了身上的痛,興匆匆的湊到他的身邊打轉。

 

  「這樣說來,我們需要從森林中所有的魔物手上搶奪七夜蓮嗎?」費里摸著下巴,問道。

 

  ……費里你好像發現了事情的盲點!莫伊呆了一下,然後面帶心虛的看著費里,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是、是的……我知道這很危險,如果你不願意……」

 

  「不會啊,我很樂意。」費里笑咪咪的打斷了莫伊的話。

 

  費里舔了舔乾澀的唇,總是洋溢著溫和笑容的臉上湧現出一絲戰意。雖然在自我放逐之後,他一直都在挑戰危險的事,可從來沒有像這次玩得這麼大。

 

  注意到費里變化,零的眸色閃爍了一下。看來這個男人也不像表面上所表現得那麼溫和,不過這樣正好,有他的配合,他就更有把握搶到七夜蓮了。

 

  「真的嗎?」莫伊看著費里,神色之中還是帶著一絲不安。

 

  「真的。」費里笑了笑,直接將這個話題帶過,「我們要怎麼辦?繼續朝裡面走?還是在原地休息?等獸潮開始?」

 

  零看向莫伊,問:「你覺得呢?」

 

  有前車之鑒的莫伊這次認真思考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我覺得應該繼續朝裡面走,魔物森林背靠索塞山脈,是半弧狀的,越是靠近山脈的地方,魔物越是強大,好東西肯定是藏在裡面的。」

 

  聽了莫伊的話,費里贊同的點頭道:「我也覺得應該繼續朝裡面走,獸潮可不容小覷。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先一步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見兩人意見統一,零自然也無異議。

 

  三人繼續朝森林內前行。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