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像是望不到盡頭的走廊上只有兩個人的腳步聲,身穿白袍、肩披藍色披肩的男人與身穿修身黑袍的男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走在前面的白袍男子時不時的用眼角偷偷打量跟在自己身後兩步遠的男人。

 

  擁有一頭深得發黑的紫髮的男人,面容端正俊美,雖然面無表情,卻無端的讓人感覺寒意襲來。

 

  突然,紫髮的男人用他那雙宛如玻璃一般透明的淡紫色雙眼看向偷偷打量他的男人,男人被嚇了一跳,但在對上這個男人空洞得彷彿沒有任何東西能進入其中的雙眼後,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害怕了。

 

  「有什麼事嗎?」紫髮男人開口問,他的聲音輕柔優雅,宛如醇酒讓人不自覺的沉醉其中。

 

  「啊,不,沒什麼。」白袍男子立刻搖頭,並不自覺的加快腳步。

 

  沒一會兒,一扇雕花的大門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白袍男子走到門前抬手敲了敲門,然後嚷聲稟報:「大人,扎古拉斯到了。」

 

  「進來吧。」門內傳出一個威嚴的聲音。

 

  得到許可後,白袍男子推開門,自己卻沒有走進屋內,而是站在門口對著紫髮男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待男人走進屋內後,他關上大門,安靜的守在門口。

 

  走進屋內,看清站在裡面的人後,扎古拉斯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心中卻閃過一絲驚訝。到底是什麼任務?竟然連教皇大人都出現了。

 

  「好久不見了,扎古拉斯。」教皇露出溫和的笑容,看著眼前這個光明神殿之中最出色的執行者。

 

  雖然已經年約六十,可教皇的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絲老態,像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只有那雙充滿睿智光彩的雙眼顯露出歲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扎古拉斯低下頭行了一個禮,「不知教皇大人找我來是為了何事?」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直接。」教皇笑了一聲,然後對站在自己身旁的紅衣主教說道:「凡爾納,和扎古拉斯說明一下情況。」

 

  「是。」凡爾納將手放在胸口處行了一個禮後才轉身看向扎古拉斯。

 

  「扎古拉斯,身為光明神殿之中最出色的執行者,你一定聽說過一則預言吧。」

 

  扎古拉斯抬起頭直視他,俊美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化。

 

  不過凡爾納本來也沒準備從他這裡聽到答案,他繼續說道:「萬年前的兩界戰爭結束後,神殿就一直保留著一則傳說。萬年後,將會有召喚師集齊七件聖物召喚魔神,重新打開兩界的通道,再次引發兩界的戰爭。所以從這則預言出現起,神殿就一直致力於追殺召喚師,原本以為召喚師已經滅絕了,卻沒想到終究還是有漏網之魚。」

 

  「凡爾納大人,您的意思是這則預言實現了?」扎古拉斯問。

 

  凡爾納點頭,「三天前,存放在聖伊皇宮中的七件聖物之一,魔神之劍,被一個召喚師搶走。」

 

  扎古拉斯沉默不語,等待凡爾納下達命令,雖然他已經猜到命令的內容是什麼了。

 

  「所以,扎古拉斯,去找到那個召喚師,並將他帶來。」一直保持沉默的教皇再次開口。

 

  「活捉?」扎古拉斯不自覺的皺了下眉。

 

  「是的,活捉。」

 

  真是麻煩。扎古拉斯在心裡嘆了口氣。所謂的執行者,就是光明神殿私底下豢養的殺手,而對一個殺手來說,最麻煩的要求就是要保證獵物活著。

 

  但麻煩歸麻煩,既然是命令就只能接受。

 

  他低下頭,低聲道:「我明白了。」

 

  「這是剩下的六件聖物的資料,你拿去看一下吧。」凡爾納拿著一本筆記本和一個盒子走到扎古拉斯的面前,將盒子打開,扎古拉斯看見裡面放著一顆白色的水晶。

 

  「這是一直放在神殿之中,從古流傳下來的狩獵水晶,這顆水晶能夠感知你周圍三十公里是否有召喚師。」凡爾納為扎古拉斯解釋了水晶的作用。

 

  「扎古拉斯,我相信你一定會替我帶來好消息的,對嗎?」教皇微笑著問道。

 

  「是的。」

 

  「那我就在這裡等待著你的勝利歸來。」

 

  「是。」再次行了一個禮後,扎古拉斯從凡爾納手上接過筆記本和盒子,轉身走出房間。

 

  待門再次被關上後,凡爾納轉過身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教皇,有些遲疑的問:「教皇大人,光靠扎古拉斯一個人不會有問題嗎?聖伊王國的國王也一定會派人去追殺那個召喚師吧。」

 

  「呵,凡爾納,都過了這麼久,你竟然還不相信我們最出色的執行者嗎?他,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當然,如果你實在不放心,可以下命令給底下的人,只要是扎古拉斯需要的,就全部給他。」

 

  「是,我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