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白銀魔女,現在的黑皇后,賽西雅並不在乎她的名聲有多麼惡名昭彰,這個世界上總是要有人充當反派的,不是嗎?

 

因此在成為西絲塔國家的第二任皇后之後,賽西雅就非常樂在其中的扮演了壞心的後母這個角色。

 

白雪公主看起來柔柔弱弱,但是個性倔強嬌蠻,這樣的孩子欺負起來格外有意思。

 

不過欺負總是要有一個光明正大的藉口。

 

是了,就讓宮裡的人以為她是嫉妒白雪公主的美貌吧。

 

雖然每天都要站在魔鏡前質問「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是誰」有點愚蠢,就連魔鏡也哭喪著說它快要精神耗弱了,不過賽西雅對這個遊戲倒是樂此不疲。

 

在偶然間發現了白雪公主對獵人所抱持的那點小心思,賽西雅更是惡劣的下達了命令,要獵人將公主帶去森林裡殺掉。

 

因為她知道,那個沉默寡言的男人並不是無可救藥的愚忠者,他會如她所想的將白雪公主藏起來,小心翼翼的守護著。

 

不過賽西雅還是非常滿意白雪那孩子誤以為獵人背叛時所露出的絕望表情,美麗又脆弱,真是讓她心癢難耐。

 

也許應該再找一個機會替那兩人平穩的生活增添一些變數?也算是對獵人當初違背她命令的小小懲罰。

 

賽西雅彎起紅潤的唇,比大海還要深邃的藍瞳閃爍出不懷好意的光芒

 

魔鏡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喊著「妳這個黑心肝的壞女人,妳這個滿肚子壞水的邪惡女人」,卻在看到賽西雅彈了一個響指,數十根細長冷冽的冰錐對準鏡面時,語調瞬間轉為諂媚。

 

「噢!賽西雅,妳真是魔女的典範,邪惡黑心又充滿魅力!」

 

「真是懂得討人歡心的小東西。」賽西雅咯咯的笑了,不知道是有意還無意,指甲輕刮過鏡面,拉出一道讓人哆嗦的尖利顫音。

 

魔鏡安安靜靜,假裝自己是一面普通的鏡子,對於賽西雅披上黑斗蓬的舉動視而不見,也不再發表意見。

 

它絕對不會告訴這個高高在上的黑心魔女,倘若她選擇今天出門,將會遇上一名糾纏她一輩子的可怕男人。

 

 

 

溫暖的陽光被枝葉分割,如細雨紛紛的從葉隙灑下來,遠遠看去,好似有無數燦金的碎片落在森林裡,美得如夢似幻。

 

然而在這片幽美的景色之中,卻有一道黑色身影顯得格外突兀。

 

黑斗篷的兜帽拉得低低的,遮掩住過分妖豔的臉孔以及秘銀般的髮色,那是從王宮前行而來的黑皇后,賽西雅。

 

提在手上的籃子裝著一顆顆蘋果,大部分都是青綠的,但是仔細一瞧就會發現一抹紅豔豔的色彩隱在其中,撲鼻的香氣與誘人色澤惹人垂涎。

 

「真是完美。」賽西雅愉快的低語,期待著白雪公主吃下毒蘋果的那一刻。

 

不會致命,只會讓人昏睡幾天,不過也足以在森林裡引起一陣雞飛狗跳了。那七個小不點跟獵人急得團團轉的模樣,一定很有意思。

 

如果她心情不錯的話,也許之後會以救命恩人的角色出現,讓討厭她的白雪不得不接受她所施捨的恩惠……

 

啊,這個主意似乎不錯。賽西雅輕輕摩挲著籃子裡的蘋果,不疾不徐的往前走,每一個步伐都是說不出的優雅。

 

誰又能想得到,這名披著黑斗篷、隻身一人進入森林的女子會是西絲塔王國的主事者呢?

 

越往森林深處前進,氣氛越顯幽靜,葉片被風吹得沙沙晃動的聲音無比清晰,如果不是那些蟲鳴鳥叫依然存在,賽西雅的周邊簡直安靜得可怕。

 

動物們如同有趨吉避凶的本能一般,即使發現了有外來者進入森林,卻只敢躲在樹叢間悄悄窺視。

 

魔女……

 

是魔女……

 

小心,避開她……

 

不可以靠近……

 

聽著動物們如同竊竊私語的窸窣交流,賽西雅不為所動,她可以感覺到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小木屋的影子隱隱可見,正當賽西雅準備用魔法改變相貌的時候,一隻蒼白的手臂無聲無息的從背後繞出,猝不及防的摀住她的口鼻,讓沒有防備的賽西雅吃驚的瞠大眼。

 

但是驚訝只是一瞬間,賽西雅很快就恢復從容,不掙扎也不反抗,任憑手臂的主人將她往後一帶,與小木屋的距離逐漸拉遠。

 

真是有趣,她倒是想看看,是誰那麼不長眼的挑上了惡名遠播的黑皇后?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