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下午五點多,金燦卻又帶了一點朦朧感的陽光從大片的玻璃窗斜射進來,讓圖書館彷彿被籠罩在曝光後的相片色澤裡。

 

雖然已經是放學時間,但仍有不少的學生在裡頭四處走動,尋找著想要借閱的書本。

 

皮鞋在木質地板上摩挲出輕輕的聲響,即使是需要交談也會刻意的將音量放低,輕聲細語。學生們的舉止就如同她們身上所穿的那件長版黑色制服一般,象徵著優雅。

 

因為她們是白樁學園的學生。

 

在悠久歷史與傳統教育的薰陶下,學生們表現出來的一舉一動都是必須符合禮儀的,她們無時無刻不曝露在教師的審視目光之中。

 

她也是學園裡的一分子,今天恰好輪到她來圖書館值班,在即將要關館前的半個小時,她便開始推著推車將學生歸還的書籍重新放回鐵架子上。

 

在時間的侵蝕下,早期的書籍已經開始散發出一股陳舊的氣味,雖然會讓鼻尖有點癢癢的,但也不是那麼令人討厭,甚至有股安心的感覺。

 

或許她就是因為喜歡書的味道,才會在同學們詫異的眼神中,主動攬下了圖書委員的職務。

 

這與她的形象不合她知道,但那又如何呢?她勾起了唇角,一邊俐落的進行著工作,一邊想著不重要的瑣事。

 

在她伸手調整架子上的書本位置、挪移出空位、好讓她可以將推車裡的書安置回去時,意外從縫隙中看出去的畫面讓她腦海裡的雜訊突然都消失了。

 

兩名穿著制服的少女站在窗邊,手裡抱著書。右邊的少女將頭枕在左邊少女的肩膀上,兩人的神情是寧靜中又帶了一點輕鬆,不時的輕聲交談上幾句,偶爾還可以看到左邊少女綻出淺淺笑痕。

 

逐漸黯淡下來的陽光吻上她們的臉頰、肌膚,彷彿在她們身上勾勒出鑲金邊的細緻輪廓,像是畫一般的美麗。

 

她看著挨於窗前的少女們,本來還帶著一點弧度的嘴唇瞬間抿直,洋溢在周身的慵懶氣息也跟著褪散得無影無蹤。挺直的背脊、繃緊的肩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生人勿近的氛圍。

 

如果有誰經過她的身邊,就會發現她雖然是面無表情,但一雙黝黑的眸子卻是凌厲得可怕,如同冰一般的冷酷,又隱隱可以窺見裡頭燃動的森森火焰。

 

那是想要殺人的眼神。

 

她慢慢的、慢慢的將推車裡的書抽起,將可以窺見窗邊少女的書架縫隙填補起來;然而那如畫的一幕卻已經深深的刻烙在她的大腦裡面,再也抹滅不去。

 

胃裡就像被倒進一桶冰塊,又沉又冰,壓得她喘不過氣。讓人生憎的暈眩與不適感倏地衝了上來,她用力掐著書角,掌心被堅硬的書皮所抵住。

 

安靜。她無聲的對自己說著,但是急促跳動的心臟卻不聽話,怦咚、怦咚的使人煩躁,甚至讓人產生一種耳鳴的錯覺。

 

她閉了一下眼睛,約莫數十秒後再睜開,方才的那些症狀就像曇花一現,又更像幻覺一般,不留痕跡的消失。她又可以重新俐落的進行她的工作了。

 

將那本有著厚實硬皮封面的書籍歸回到原來位置,她將一本本疊放在一起的書往左邊移了移,清出更多的空間,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啪的一聲。

 

像是有東西掉落下來的聲音,就在身後。

 

她反射性的回過頭、垂下視線,在環繞著木頭紋路的地板上,那本半攤開的黑色小冊子顯得很是惹眼。

 

是有誰在拿書的時候碰掉了這本冊子?這是她的第一個想法,但是當她將那本黑色小冊子撿起來之後,這個念頭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這並不是圖書館裡的書,看起來更像是書局裡隨處可見的記事本。

 

她環視了一下周圍,甚至還將後方書架上的書本撥開了一條縫隙,想要看看是不是有誰錯手將記事本放上來。

 

但是,沒有。她的前後左右並沒有看到第二個身影,周遭安安靜靜的,只有偶爾才會聽到不遠處有輕巧的腳步聲在移動。

 

這本黑色小冊子就好像是憑空出現,再掉落於地板上的。

 

她狐疑的擰了一下眉,但是出於好奇心,她還是隨手翻開了小冊子。紙張已經泛黃,邊邊也出現了折損、皺摺,看樣子已經被使用過一段時間了。

 

有些紙頁是空白的,有些紙頁上則是寫著一些語焉不詳的東西,字跡雖然有點凌亂,但筆觸還是可以看得出一絲娟秀。這本冊子的主人是個女孩子吧?

 

她一邊隨意在腦內推測,一邊繼續翻著下一頁,暗紅色的奇異圖騰剎那間躍入眼底。

 

那形狀就像是一個倒五芒星被圓形圈住,每一條線的旁邊又寫著像是蝌蚪般的古怪字體,而如同魔法陣的圖形底下還被潦草的寫上幾個字。

 

魔女召喚,實現願望。

 

怦怦!血液流動的速度開始變快,心臟大力的鼓動著,她像是感到荒謬般的用力闔起小冊子,卻又無法阻止一瞬間從身體深處驟然湧現的動搖與亢奮。

 

試一試吧。腦海裡有一個聲音在這樣說著。

 

她忍不住又翻開了小冊子,發現後面密密麻麻的記錄著不少關於各式儀式的註解,無不例外的都是與惡魔或是魔女相關。

 

「實現願望」四個字在她心裡扎根,然後再也不受控制的茁壯、瘋長。她想起立於窗邊的少女,想起對方與另一人親密的談笑姿態。

 

啊啊,為什麼不做呢?她勾起唇角,將黑色小冊子收進口袋裡,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推著推車前進,將剩餘的書本一一上架歸位。

 

她有一個無比迫切、渴求實現的心願,只要可以完成這個願望,就算要出賣靈魂也無所謂。

 

 

 

晚上六點多已經是圖書館的閉館時間了,但是還有一人仍留在裡頭進行最後的門窗檢查工作。

 

確認所有的窗戶都已經鎖上,她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看了一下僅剩下昏黃小燈照耀的圖書館大廳,安靜又荒涼的感覺如水般的蔓延出來,彷彿這是一個被人遺忘的寂寞空間。

 

但是,現在的環境對她來說才是最適合的。她將書包放在椅子上,將大廳僅存的小燈關掉後,便利用周邊的安全指示燈所散發出的熒綠光芒,熟門熟路的往著目的地走去。

 

沉穩的腳步聲迴盪在長長的走道上,在落針可聞的此刻顯得格外的清晰。

 

甚至會讓人產生好像有誰正跟在身後的錯覺。

 

一樓、二樓、三樓,圖書館總共有三個樓層,但是除了圖書委員及老師們之外,一般的學生不會知道三樓其實是一個樓中樓,還有一個小小的樓閣被夾在中間。

 

那裡放置著一些損壞的書籍以及不少的雜物,說是一個儲藏室也不為過。

 

她會選擇這裡的原因很簡單,就算打開了燈,在外頭巡邏的警衛也不會發現還有人逗留在圖書館裡。

 

推開小門、走進夾層之中,在打開電燈的同時,她也被瀰漫在裡面的氣味嗆了一下。

 

該找時間整理了。她踢開腳邊的雜物,把地面清了一塊出來,接著再從放置在角落的黑板筆溝上找到一根粉筆。

 

抽出黑色小冊子,她開始照著紙頁上的指示,將那個繁瑣的圖騰繪製在地板上。圓中圓、線連線,每一條筆畫她都無比的小心謹慎,就怕一個失誤會功虧一簣。

 

當最後一個如蝌蚪般古怪的字體被她寫上去之後,她將粉筆扔至一旁,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精細的線條,站到了魔法陣的最中間圓圈裡。

 

她十指交握、閉上雙眼,虔誠的在心裡祈求著,不管是神或惡魔也好,她只想實現願望、不惜任何代價。

 

一分鐘、兩分鐘……當十分鐘都快要過去的時候,夾層裡仍舊是安安靜靜,什麼異狀騷動都沒有出現。

 

「原來……是假的嗎?」強烈的失落一湧而上,她自嘲的撇了下唇角,不得不接受黑色小冊子裡的記載只不過是其主人的一個妄想。

 

這個世界又怎麼會有魔女的存在呢?

 

將悶在胸口裡的一口濁氣吐出,她正準備跨出魔法陣的時候,頭頂的日光燈忽然無預警的閃爍幾下。

 

忽明忽滅的光線扎得她不舒服的瞇起了眼,本來就煩悶的情緒頓時往上翻了幾個層次。

 

就在這時,燈管像是終於支撐不住,啪滋一聲的黯淡下來,樓閣裡瞬間變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沒想到日光燈居然會挑在這個時候壞掉,雖然不想換燈管,不過地板上的魔法陣不清理乾淨的話,會替她惹來麻煩的。

 

她皺起眉頭,回想著備用燈管的位置,下一秒,幽藍的火光倏地燃起,驅逐掉部分黑暗,讓她的視野也跟著明朗起來。

 

可是她的表情卻是僵硬的,就像是驚愕與不敢置信猛然凝固在臉上一般。

 

明明只有她一人的樓閣裡,竟出現了第三者的身影。

 

彷彿不帶任何溫度的冰藍火焰在那人的掌心上緩緩搖曳,晃蕩出迷離的虛影與光暈。

 

紅髮似血、藍眸豔豔,讓人打從心底顫慄、罌粟花一般的美貌在眼前盛綻開來。

 

「我聽到妳的願望了,女孩。」

 

她只能屏住呼吸,任憑那低啞柔媚的嗓音蜿蜒的鑽進她的耳朵裡。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