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白樁學園

 

建地廣大,時間悠久,久到很多很多人都已經不記得,在不知名的角落地底,埋藏著汙穢、欲望、憤怒、嫉妒與哀傷的濃縮。

 

 

 

一、九十九禮

 

偌大的校園裡,隻身走在黃昏的校舍走廊,由於已經放學好一段時間,平常可以聽見細微的談話聲或是腳步聲,在這時完全聽不見。透著樹影與窗格,視線所及染上一層讓人感覺不切實際、夢幻的金黃。

 

性格保守安穩的九十九禮,也為眼前這樣像是畫一般的色調與景色,忍不住停下腳步,發出一聲讚嘆。

 

「哇……真漂亮……」

 

九十九禮發出讚嘆的同時,一陣風吹動窗外的樹梢,隨著風,帶來像是細語般的聲響。

 

「咦?」好像、似乎是,真的聽到了說話的聲音?

 

從身後、從周邊,細細的話語聲響環繞著九十九禮。

 

因為太細微,引起九十九禮下意識專注的傾聽,只是,或許九十九禮會希望這一輩子都沒有做過這樣的決定,後悔著為什麼沒有忽略它。

 

幽幽的優美聲線滑進九十九禮的耳朵,根本無須確認教室或是身周有沒有其他人,那飄忽又忽遠忽近的聲音,不論如何應該都沒有人可以辦得到的。

 

她知道應該要快跑,可是雙腳卻像是被定住一樣,雖然微微的抖著,卻無法邁開步子。眼前那金黃美麗的景色越發的不真實,晃動的樹影讓九十九禮眼前的畫面扭曲起來,隨著夕陽落下的最後一絲光線,也奪走了九十九禮最後的一點求生勇氣。

 

「把妳的身體給我……

 

似銀鈴輕響,這是九十九禮失去意識前唯一聽到的一句不斷重複的話。

 

 

 

「同學?醒了嗎?覺得如何?」

 

綁著馬尾的值日巡堂老師,拿著杯水站在值日室的預備床邊,看著剛剛腳步虛浮、像是失了魂一樣、走到她面前就像是人偶斷了線般昏過去的學生。由於看不出有任何異常的狀態,所以也只是先攙扶昏過去的女同學到床上躺著。

 

幾個小時後,便看見那張小臉上的眼睛睜了開來,只是似乎像是在適應光線或是在觀察所在地,睜開眼睛之後就沒了反應。

 

巡堂老師倒了杯水走過去,也觀察一下是不是有必要叫救護車。

 

九十九禮緩緩的坐起身,接過巡堂老師的白開水,嘴邊漾起如水般沈靜的微笑,原本就精緻漂亮的臉蛋,揚起笑容更是美麗,只是卻散發著妖異的氣氛,讓巡堂的老師不明所以的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只是老毛病,我沒有問題的,謝謝妳,老師,這個『身體』很好。」

 

竟與那廊下銀鈴般的聲音如出一轍。她輕輕的低喃:「這個『身體』很好,呵呵。」 

 

END

 

 

 

 

 

二、九十九圓

 

說起九十九圓,其實是有那麼點人如其名,倒也不是真的胖,就是那張小臉圓圓的,嬌小的身材、活潑的性格,還有那一雙看起來像是在笑一樣的瞇瞇眼,整個組合讓九十九圓格外的討喜。

 

雖然說,九十九圓的外貌讓她看起來格外討喜,但是在另外一種人眼中,這種討喜,也不過就是讓人發洩壓力的藉口與目標罷了。

 

只是九十九圓活潑的性格,讓人完全沒有發現她其實受到了同儕的凌霸,這樣的堅強與韌性,也加重了原本就看她不順眼的人,更用力的、花招百出的、使盡手段的對付九十九圓。當然,那群人會欺負九十九圓,自然不是只有單單外貌這樣簡單的原由,更重要的一點是「九十九」這個姓氏。

 

「九十九」在社會上就是個稀有的姓氏,其名所代表的財富與權力就不在話下,在白樁學園這樣小型社會縮影的地方,當然也是相當的具有影響力,更別提學園裡還有擁有另一個「九十九」姓氏的「九十九禮」。

 

在白樁學園號稱「公主」的九十九禮與樣貌平凡的九十九圓,以姓氏來看也知道她們倆有關係,只是充其量就只有姓氏跟一點點血緣沾上邊的遠房親戚罷了,外貌與性格還有身家都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遠。於是,那些對九十九禮嫉妒、憤恨、自卑……任何的負面情緒,全都被轉嫁發洩在九十九圓身上。

 

「哈!再笑嘛!再笑啊!」

 

茶色微捲髮的少女,沒了平日人前的端莊,一把扯著九十九圓的辮子,晃過來扯過去,像是拉著自家不聽話的寵物上街一樣。

 

「怎麼?姓九十九也沒什麼了不起嘛?」

 

九十九圓被扯得頭皮都發麻了,一雙手努力的想將辮子從茶髮少女手中搶回來,無奈力氣就是不足辦到這件事。

 

「我、我說過了……我只是沾不上邊的……」

 

忍著痛,九十九圓解釋著不知道解釋過幾百遍的事情,然而她的同學們卻沒有一次聽進去。

 

「就是說啊,看看小圓全身上下哪一點有跟九十九禮像到?人家可是『公主』啊,都要忍不住替妳感到哀傷了呢,小圓。看看妳,像隻小鴨似的。」

 

高三度的聲音裡透著針刺似的嫉妒,一點也看不出來,原來說話的女孩子有副相當文靜的外表。

 

「唉,之前的有的沒的,我玩膩了,換點新花樣吧?」

 

三人裡一直都是帶頭的女孩,樣貌、身材與身家也是在白樁學園裡榜上有名的,只是就算做盡了各種努力仍舊是差了九十九禮那麼一點,久了下來,肚子裡那股累積的不甘心,催化這個妙齡少女成為惡毒的巫婆。

 

「哪!哪!看這個,我在圖書室找到的。」

 

從小提袋裡翻出一本厚皮硬殼但是封面已經被磨損到看不出字的破舊書冊,過度破舊的表象引不了另外兩名同伴的注意,只有九十九圓多看了它幾眼。

 

「什麼東西啊?好破舊。」

 

茶色頭髮的少女靠過去看了一下,手上依舊纏著九十九圓的髮辮,九十九圓只能被拉著走。

 

「破破爛爛的。」外貌文靜的少女甚至沒有動過腳步,一臉嫌惡的嫌棄著。

 

「好東西耶,妳們看!」

 

她邊說邊對同伴翻動書冊的內容,前面一小部分是中古世紀的刑求紀錄以及解說、道具和刑求方法;後面大半則是惡魔的招喚魔法陣,陣型的畫法、祭品的準備、咒文等等,還有一些藥草的紀錄。越是翻動書冊內容,所有人的眼睛裡都泛出一陣笑意,除了九十九圓。

 

「妳居然找到這種東西啊。」

 

本來還不想靠近的文靜少女,倒是因為書冊的內容而一反之前的嫌惡,細細的研究起內容來。

 

三人熱烈的討論起書冊裡過於寫實且清楚描述紀錄的內容,九十九圓因為辮子還在人家手裡,就算想要偷偷的逃離也辦不到;只是與其他三人相對的,自從書冊出現後,九十九圓就異常的安靜,連掙扎的動作也靜下來了。

 

三個妙齡少女爭論著應該要實行中古世紀的刑求好?還是拿九十九圓來當獻祭的供品好?或是做藥草實驗體好?如果不聽其內容,那畫面極為的青春美麗,女孩子的笑聲與好聽輕柔的音節迴盪,像是盛開在盛夏的花叢那樣的有活力。

 

當然,撇除一旁低著頭不語的九十九圓。

 

「唉唷,都好啦,不過『魔女獻祭』聽起來比較有噱頭吧?反正也叫不出真的惡魔,就算真的叫出來也不錯啊。」

 

帶頭的女孩這麼說了,其他兩人的意見也不大,然後開始討論起應該準備的道具。沒有人去注意到,低著頭的九十九圓,細細的說了什麼,嘴角拉出一絲笑容,在一旁默默的聽著三個少女的討論。

 

「唉,可是,這樣還要另外找時間跟地點耶,就沒有能快點玩的東西還是方法嗎?」

 

茶髮女孩不是很想浪費時間,晚上從宿舍偷跑出來是很麻煩的,何況今天晚上她已經和男朋友有約會了。

 

「就這裡不好嗎?根本就沒人會來啊。」發言的少女雖然外表文靜,但是一把推倒九十九圓的手勁可不小。

 

「快一點的啊?剛剛好像有簡單的召喚什麼東西的……我看看……

 

修整保養到完美無瑕的手指,迅速的翻閱舊書冊。

 

「不然就先把她綁在這裡一個晚上嘛,我們明天再來也可以啊…」

 

漂亮的臉上充滿對內容的好奇,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跟這張漂亮的臉蛋完全相反。

 

原本就沒什麼動作的九十九圓,被推倒在地也沒有反應,其他三人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直到九十九圓開口。

 

「魔女獻祭。」嫩嫩的嗓音,明確的傳遞出這四個字。

 

「其實,大部分都弄錯了意思。」

 

九十九圓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塵,無視其他三人有些詫異以及帶著被反抗的不滿、憤怒的眼光。

 

「不過也不能怪那些人啦,一般來說,的確是獻祭『魔女』,真是可憐了那些無辜的孩子。」

 

「誰准妳開口說話的!」

 

外表文靜的少女因為激動而扭曲了秀氣的臉龐,手臂一揚就要朝九十九圓的臉上揮去。

 

九十九圓往後退了一步,落空的手勁讓少女重心不穩的蹌踉了一下,頓時讓少女臉上充滿狼狽的紅潮。

 

「妳可別說現在才要端起九十九家的架子啊,小鴨。」

 

在欺負她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後,現在再拿出九十九家的名號也起不了作用了。少女們依舊保持著上位者的姿態,深信著小鴨沒本事變天鵝。

 

「真是,聽我說完嘛。」

 

九十九圓笑了開來,一樣是那張圓圓的可愛小臉,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有著不可抗拒的威嚴,讓三個女孩泛起危機意識。

 

「一般人理解的魔女獻祭啊,不外乎就是這樣,找個純潔的小處女,丟上祭台,放放血、唸唸咒文什麼的,以為就可以召喚惡魔。當然也不是沒有成功過的例子啦,但是其中是有原因的。」

 

九十九圓停頓了一下,又笑笑的接著說。

 

「不過那個不重要,重點是『魔女獻祭』這回事啊,其實是完全相反的喔。」

 

三名少女摸不著頭緒,加上九十九圓散發著與平時完全不同的感覺,像是對著小孩子說話的口吻,也讓她們覺得不舒服,但是也不敢貿然開口,只好維持沉默,以著疑惑加上鄙視的眼神盯著九十九圓。

 

「是由『魔女』所主持,血與歡樂與美的祭典喔。所以,要不要舉行『魔女獻祭』,得由『魔女』來決定,而不是『祭品』。」

 

偏過頭甜笑的九十九圓,有著說不出的可愛。只是在三名少女眼中看來,更加的莫名其妙。

 

「不過我很好說話的,那就從善如流,來舉行『魔女獻祭』。」她以甜甜嫩嫩的嗓音說出這句話,那三個女孩呆愣了一下。

 

「噗!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妳想說妳是魔女嗎?」

 

「妳痴呆了嗎?小鴨?好可憐喔!」

 

三名女孩不顧形象的放聲大笑。

 

沉不住氣,又在剛剛沒打到人的文靜女孩,帶著不屑的笑容打算衝上去給九十九圓一陣拳打腳踢。

 

這次九十九圓沒有躲開,但是女孩的手的確是揮下來了,那麼……手呢?

 

九十九圓開心的抬起右手,手中抓著一把不知什麼時候、從哪裡出現的斧頭,斧頭上還有豔紅的血絲滴落。

 

「真是好的開始,妳們要好好表現喔。」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