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賽爾與葛雷特是一對雙生子,有著如出一轍的綠眼睛與褐色頭髮。

 

他們六歲的時候就被父母拋棄了。

 

因為家裡太過窮困,已經養不起兩個孩子,所以父親謊稱要帶他們去森林玩,實則將他們丟棄在那裡。

 

那時候的韓賽爾多留一個心眼,將隨身攜帶的麵包撕成碎屑丟在路上,想要借此回到家中,但是那些麵包屑最後卻被小鳥吃掉了。

 

失去方向的韓賽爾與葛雷特只能如無頭蒼蠅般的在森林裡亂轉,隨著夜晚逼近、氣溫驟降,眼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就要將他們包圍住的時候,微弱但溫暖的燈火忽然出現在眼前。

 

矗立在那裡的,是一棟由各種餅乾甜點搭建而成的糖果屋。

 

韓賽爾與葛雷特以為這是他們過度疲憊所產生的幻覺,這個世界上又怎麼會有糖果屋的存在呢?

 

可是那些香味卻又如此真實,讓他們兩人終於忍耐不住的衝上前,將嵌在牆壁上的餅乾挖下來,塞進嘴巴裡——

 

「好鹹。」韓賽爾臉色發青的將咀嚼了幾口的餅乾吐出來。

 

「好難吃!」葛雷特的小臉蛋都皺成一團了。

 

他們不死心的又嘗試了其他的糖果、餅乾、蛋糕,但是那些甜點無一例外都只有美好的外表、不可口的味道。

 

或許是韓賽爾與葛雷特拆屋子時所引起的動靜太強烈,終於引起了屋主的注意。

 

本來緊閉著的大門無預警的由內向外推開,長長白髮紮成兩束垂在胸前的女子先是愣愣的瞧著兩個孩子,接著視線再下移,看到了被扔在地上的點心殘骸。

 

韓賽爾與葛雷特緊張不安的縮起肩膀,全身僵硬。

 

他們以為會等到一頓嚴厲斥責,可是那名白髪紅眼的女子卻僅是露出有點傷腦筋的笑容,接著牽起了韓賽爾的左手與葛雷特的右手,將他們帶進屋子裡。

 

然後——

 

 

 

十年的時間匆匆過去,本來個頭小小又營養不良的韓賽爾與葛雷特也順利的長大了。

 

雖然青澀的感覺還沒有完全褪去,但是俊麗的外貌已經足以讓兩人外出至村莊採買時,招惹來不少女孩的愛慕視線了。

 

面對那些或含蓄或明顯的示好,韓賽爾與葛雷特卻不為所動,因為在他們的心裡只裝著一個人。

 

那個連糖跟鹽都分不清楚,但還是努力將兩人拉拔長大的女巫——原來他們那時候遇到的白髮女子,是住在森林裡的女巫。

 

如果不是需要採購一些民生物品,韓賽爾與葛雷特通常不願離開森林太遠。更正確一點的說法,他們希望女巫就在他們視線可及之處。

 

今天的女巫去參加了灰之魔女與鄰國公主的結婚典禮,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眼見窗外的天色從藍轉橘,再轉為暗沉的黑,韓賽爾、葛雷特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陰沉。

 

就在這時,大門砰的一聲被推開,裹著披風的女巫一手捉著掃把,一手提著大包小包,搖搖晃晃的從外面踏進來,口齒不清的嚷嚷道:

 

「窩回來了!」

 

先前還在焦躁的轉來轉去的葛雷特頓時停下腳步,韓賽爾也從椅子上站起來,兩雙如出一轍的綠色眼睛看向門口。

 

「嘿嘿。」雙頰酡紅的女巫傻氣的笑了出來,她將東西丟至一旁,伸出空著的雙手,先是用力的摟住兩兄弟的肩膀,將他們拉到自己身邊,接著柔嫩的掌心不客氣的按在他們的頭上,將兩人的頭髮揉得亂七八糟

 

「怎麼喝得醉醺醺的?」從她身上聞到一股酒味,韓賽爾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妳做什麼啦,頭髮都被妳弄亂了。」葛雷特抓下那隻在他頭髮上作亂的右手,沒好氣的說著,但是動作卻很是輕柔。

 

「我……我跟你們說喔。」她打了一個小小的酒嗝,身子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搖搖晃晃的,看起來像是下一秒就會絆倒。

 

「小心。」韓賽爾連忙伸手一撈,將那具豐滿的身子撈進懷中,柔軟得像是棉花糖的觸感讓他不由得心蕩神馳,環在腰上的手臂頓時圈得更緊了。

 

「韓賽爾。」葛雷特瞇起眼睛,警告的視線像針般的戳刺而去。對於慢了一步的自己,他不禁有些氣惱。

 

如果他的動作再快一些,此時可以將大姐姐摟進懷裡的就是自己了。

 

「知道了。」輕手輕腳的將女巫安置在沙發上,韓賽爾坐在她的左邊,右邊自然是留給他的兄弟了。

 

被相貌一模一樣的兩名美少年圍在中間,若是平常的女巫,一定會不滿的噘著嘴,嚷著她快要沒有呼吸空間了。但是這個時候的她卻抓起韓賽爾的右手、葛雷特的左手,開開心心的宣布。

 

「窩今天,今天有遇到襖幾個漂亮的女孩,窩跟她們約、約定好了,要找時間介紹給泥們認識,泥們一定會喜歡塔們的!」

 

因為酒意還在的關係,她說起話來有些大舌頭,不過這並不影響韓賽爾跟葛雷特聽懂話中的內容。

 

兩兄弟的臉色頓時變了。

 

「別開玩笑了!」葛雷特最先發難,碧綠色的眸子燃起憤怒的火焰。他一把甩開女巫的手,但下一秒卻又惱怒的重新握了回去。說到底,可以跟女巫有肢體接觸的機會他都不想放過。

 

「妳在說什麼傻話。」韓賽爾的表情也陰沉下來,「妳就這麼不喜歡我們,急著想把我們送走嗎?」

 

「才迷有呢!窩、窩啊,最喜歡泥們了!」女巫像是沒有察覺到兩兄弟的低氣壓,瞅了瞅左邊的韓賽爾,再看向右邊的葛雷特,「所以窩一定要替泥們找最棒的新娘!」

 

盯著那張染上紅暈的白嫩臉蛋,一會兒過後,韓賽爾忽地放鬆本來繃緊的臉部線條,唇角微微彎起,誘哄般的開口。

 

「不管我們喜歡怎樣的女孩子,妳都會想辦法讓她成為我們的新娘嗎?」

 

這個問題聽起來充滿陷阱,可是女巫還是傻乎乎的點點頭,臉上綻出大大的笑容,看得兩名少年怦然心跳。

 

「只要……只要你們喜歡,窩都會……嗝。」她又打了一個酒嗝,眼神雖然迷濛,可是說起話來總算不再那麼含糊了。她將雙手從兩兄弟的手中抽出來,豎起小指。

 

「打勾勾,窩一定不會騙你們的。」

 

面對這麼豪氣萬分的宣言,韓賽爾微笑的勾住了女巫的右小指;就連葛雷特也褪去眼底的怒氣,眉開眼笑的勾住她的左小指。

 

「說謊的話?」韓賽爾又問。

 

「要吞千根針!」女巫就像是一個急著回答問題的好學生,大聲的嚷道。

 

就算只是酒後的胡言亂語,韓賽爾跟葛雷特也會讓她說出口的話成為不能反悔的誓約。

 

可愛的大姐姐,有點迷糊但是卻是最關心他們的大姐姐,絕對不會允許有誰攪和進他們的生活裡,這間糖果屋只要有他們三個人在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