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零立刻朝莫伊摔落的地方跑去。

 

阿諾瓦卻攔在路中間,獰笑著不斷揮舞著劍,釋放劍氣攻擊零。

 

被迫躲避攻擊的零速度大大減慢,十分惱火的零一把扯掉妨礙他行動的帶帽斗篷,露出裡面暗殺者常穿的黑色緊身衣。

 

當阿諾瓦看清零的模樣後,一下子愣住了,釋放劍氣的動作也停滯下來。

 

零沒有放過他閃神的空隙,足下一發力,一下子就與阿諾瓦拉近了一大段距離,然後腰身一扭,抬起腿踢向阿諾瓦的胸口。

 

毫無防備的阿諾瓦被踢個正著,胸口一陣發悶,零趁勝追擊,曲膝再次撞擊他的心臟處,但這次卻被擋下,阿諾瓦一手擋住零的膝踢,一手則揮劍朝他砍去,見事不妙的零立刻抽身,雖然躲過了攻擊,但還是被削掉幾根頭髮。

 

阿諾瓦握緊手中的劍,將劍尖對準零,再次集中起精力。

 

零微微下蹲身體,然後小腿一發力,整個人高高的彈跳起來,一躍跳到阿諾瓦的身上,雙膝死死的扣住他的脖子。

 

窒息的感覺一下子朝阿諾瓦襲來,被卡住脖子的他只覺得呼吸困難,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開始暈眩,身體無法控制的朝後退了兩步,踩中了一顆石子,摔倒在地,倒地的阿諾瓦步上莫伊的後塵,一路滾下斜坡。

 

在阿諾瓦失去平衡的一瞬間,零及時從他的身上跳離,安穩的站在斜坡旁,沒有跟著一起滾下去。

 

當站在高處的零看清底下的景象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這裡竟然是個食人花花叢!

 

放眼望去斜坡下的窪谷之中長滿了顏色艷麗的花朵,一朵朵花大得到人的胸口處,更恐怖的是,這些花都長著一張大嘴,張開的嘴中那充滿森冷感覺的利齒讓人膽顫。

 

他看著滾入花叢中的阿諾瓦被其中一朵花咬住了手臂,硬生生的從他的身上撕扯下來。

 

「啊啊啊啊——」失去一隻手臂的阿諾瓦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一想到莫伊那嫩生生的小鬼會被這些花給分食,零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也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絲擔憂。

 

「莫伊!莫伊你在哪裡!」零一邊叫著莫伊的名字,一邊四處張望,希望能從花叢中找到之前滾下去的莫伊的身影。

 

小鬼你可千萬別被吃掉啊!

 

「我,我在這裡。」微弱的聲音從零的左手邊傳來,零立刻扭頭,循著聲音望去。只見莫伊正利用漂浮術顫巍巍的漂浮在距離花叢一米高的空中,身形十分不穩,忽高忽低,低的時候似乎差一點點就能讓那些恐怖的花張嘴咬到,顯得驚險萬分。

 

見莫伊平安無事,零高懸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能飄過來嗎?」零問。

 

「我努力一下看看。」莫伊邊說,邊小心翼翼的控制住自己的身體,慢慢從遠處朝零所站的地方移動。

 

在驚險萬分的移動了一小段距離後,莫伊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對魔法的失控一般,整個人從高處摔了下去,眼見著就要落入食人花的花叢之中,那些恐怖貪婪的食人花也都張大著嘴等待這即將到來的美食。

 

「莫伊!」零緊張的大叫起來。

 

「呀啊啊——」莫伊發出慘叫,手忙腳亂的重新施放漂浮術,終於在食人花的牙齒即將咬到他嫩嫩的屁股前止住了下跌。

 

「呼呼——呼呼——」莫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伸手擦拭自己額頭的冷汗,感覺自己的手腳都在發軟。

 

「算了,你還是別動了,保持住現在的樣子別再掉下去,我來想辦法救你。」零看不下去了,放棄讓莫伊自救念頭,而換成自己想辦法。

 

「哦。」莫伊乖乖點頭,努力激發自己那微弱的魔力延長漂浮的時間。

 

零張望了一下四周,終於在最接近莫伊所在的地方找到了一個高大的樹,「那棵樹沒危險吧?」零指了指自己看中的樹,向莫伊問道。

 

莫伊一邊保持自己的平衡,一邊分心轉頭看了眼零所說的樹,點了點頭道:「很安全,就是普通的樹。」

 

得到肯定答覆的零開始行動,他跑到樹旁,輕鬆的踏著樹幹而上,一直爬到最高處才停下,然後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繫了根繩索,繫好後他又用力拉了拉,確定綁得足夠牢固後他將繩索的另一頭繫在自己的腰上,然後從樹上一躍而下,踢了下樹幹,蕩到莫伊的身邊。

 

「把手給我。」

 

莫伊依言努力伸長手,零也努力探出身子伸長手,錯開好幾次後,兩人的雙手終於艱難的抓到一起,握緊莫伊的手後,零用力一拉將莫伊扯入懷中,就在他準備帶著莫伊蕩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時,事情突然發生變故。

 

被食人花啃咬得遍體鱗傷的阿諾瓦吼叫著朝兩人撲來,僅剩的單臂抓住利劍釋放出最後的鬥氣,一下子就砍斷莫伊與零的救命繩索。

 

「哈哈哈哈哈哈,和我一起死吧!」狂笑中的阿諾瓦再次被食人花咬住,生生吞噬掉。

 

摔到食人花花叢中的零只覺得有無數把利刃正在割開他的皮膚,撕扯他的肉,吞噬他的血液,疼痛不斷襲向他的大腦,讓人難以忍受。

 

他微微皺了下眉,就他在考慮該如何自救之際,耳邊突然響起少年清脆的聲音。

 

「撕開空間的通道,我召喚你從另一個世界而來,焰!」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