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諾瓦的額頭滴下冷汗,他握緊手中的劍,集中起全部的精神來感知零的所在。
 
  匡——噹……匡——噹……匡——噹……
 
  兩人的劍與匕首不斷的相交、撞擊、分離,雖然零的攻擊速度很快,但阿諾瓦憑藉著自己在無數戰鬥中所磨練出來的戰鬥本能與他不斷僵持著,一時間兩人倒也戰得難捨難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諾瓦感覺自己越來越疲憊,全身心的集中注意力是一件非常消耗體力與精神的事,而反觀零,他的呼吸始終平穩,沒有露出一絲疲態。
 
  這樣下去不行。阿諾瓦微微一瞇眼,突然掏出一大把粉末拋向零。
 
  「嘿嘿,感謝我的仁慈吧,暗夜的行走者,你就在睡夢中毫無痛苦的死去吧!」得手後的阿諾瓦猖狂的大笑起來。
 
  零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攻擊依舊凌厲。阿諾瓦被迫應對,但因剛剛得手而一下子鬆懈下來的他難以再進入剛才全身心集中的狀態,一時間落了下風。
 
  剛開始阿諾瓦還滿懷信心的等待著零倒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明明已經到了藥效發揮的時候,可零的身上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這讓精神已經瀕臨崩潰的阿諾瓦失控的大叫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事!」
 
  零自然不會放過他暴露出來的疏漏,匕首狠狠的扎進他的腰腹處。
 
  看著那張近在咫尺被面具所遮掩的臉,阿諾瓦的心中泛起一陣涼意,他非常清楚若讓暗夜的行走者這樣等級的殺手近身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所以他硬是忍下劇烈的疼痛,反手一揮劍,逼迫零與他拉開距離。
 
  輕輕向後一躍躲開攻擊的零看著阿諾瓦,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你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夢眠花的存在嗎?若論對這裡的熟悉程度,我可比你強多了。」
 
  疼痛讓阿諾瓦的瘋狂的大腦重新恢復冷靜,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將零扎進他腰腹處的匕首拔了出來,扔到地上。鮮血立刻就從傷口處噴灑而出,阿諾瓦的表情因疼痛而扭曲,他死死地盯住零,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暗夜的行走者。」零慢慢抬起垂下的右手,一把匕首悄然無聲的出現他修長的手指間。
 
  難道我真的要命喪於此嗎?不!我不甘心啊!
 
望著那越來越接近的黑色身影,阿諾瓦大吼一聲,從空間手鐲之中掏出一瓶藥水一口氣喝了下去。
 
這是阿諾瓦用來救命的寶貝,喝下這瓶藥水後他就能激發出兩倍的能力,不只力量,還有速度,反應都能得到提高,但因為配製這種藥水的材料都太過稀有,他一共也就配製出三瓶,前兩瓶在很久以前就被他用來救命了,這最後一瓶一直被他珍藏著,沒想到今天卻要在這裡被逼著要用掉了。
 
「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肉疼不已的阿諾瓦衝著零發出一聲怒吼。
 
  喝下去的藥水在他的身體之中開始發生作用,阿諾瓦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有一股無窮無盡的力量從他的身體身處噴發出來,身體逐漸被一道白色的鬥氣所籠罩。
 
  劍士按能力等級被分為學徒、初階劍士、中階劍士、高階劍士、劍聖,只有修煉到中階的程度才能修煉出鬥氣,擁有鬥氣的劍士能將鬥氣轉化成劍氣,發揮出與初階劍士截然不同的力量。
 
  阿諾瓦閉上眼仰天長嚎一聲,似乎想要將之前一直壓抑在心中的不忿發洩出來,當他睜開通紅的雙眼後,阿諾瓦突然跳起舉高利劍朝他揮去,零立刻朝旁一閃,驚險萬分的躲開攻擊,但斗篷的下擺卻被切開一道大口子。
 
  零微微瞇起眼,紅色的眸中有惱意湧動。
 
  一擊未得手的阿諾瓦絲毫沒有給零喘息的機會,他的手腕微微一扭,劍鋒順勢從下往上挑起,沿著零的手臂直刺他的心臟,零舉起匕首勉強一擋,但卻沒有擋住,阿諾瓦的劍還是刺中了他的胸口,只不過經他這一擋只是在胸口處留下一道劃傷,而沒有直接刺入心臟。
 
  阿諾瓦用手指拂過沾血的劍身,然後將手指移到唇邊伸出舌頭舔去上面的血跡。
 
  「哈哈哈哈,死吧死吧!給我去死吧,你這個混蛋!」阿諾瓦一邊大笑,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劍,零只能被迫狼狽的閃躲。
 
  力量被完全激發出來的阿諾瓦殺紅了眼,他的每一次攻擊都充滿破壞性,鬥氣傳遞到劍身在地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劍痕,飛濺起來的泥土與小石塊不斷擦過零的臉頰,留下一道道傷口。
 
  害怕會被零發現而跟得遠遠,還因此迷了一小段路的莫伊,在聽見戰鬥的聲音後才終於找對了地方,好不容易追來的莫伊剛到就看見零被壓制著打的這一幕。
 
  雖然男人戴著一張面具無法看清楚長相,但那熟悉的衣著打扮還是讓莫伊輕易的認出了他的身份。
 
  眼見零的情況越來越危險,莫伊嚇得魂兒都要沒了,他立刻放出風刃攻擊阿諾瓦,以便為零解除困境。
 
  感覺危險接近的阿諾瓦下意識的揮劍,正巧與朝自己攻擊而來的風刃撞擊在一起,莫伊那微弱的魔法一下子就被打沒了。
 
  抓住機會的零趁著阿諾瓦被纏住的這一空隙趕忙從地上翻起,然後疾退數步,與他拉開一段距離。
 
  終於得以喘息的零在看清幫助自己的人竟然是莫伊後微怔了一下。
 
  小鬼竟然追來了!
 
  「零!你沒事吧!」憂心忡忡的莫伊一邊嚷道,一邊朝零所在的地方跑來。
 
  「小心!」一直分心關注阿諾瓦的零在看見他的動作後,立刻大叫,但還是晚了一步。
 
  毫無防備的莫伊被阿諾瓦的鬥氣擊中,整個人被打飛出去,倒地的莫伊剛巧落在一個斜坡上,整個人就順著斜坡滾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