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諾瓦是個惡貫滿盈的強盜,他不只殺人劫財,還姦淫少年,是大陸十大通緝犯之一。但他不只是個中階劍士,還是個藥劑師,會製作許多效果詭異的藥劑,讓人防不勝防,所以才能一直逃脫追捕,在外逍遙。

 

但現在,這個在外風光一時的強盜卻滿身是傷,狼狽萬分的在迷失森林之中行走,他邊走邊用樹枝小心翼翼的戳著地上,確定沒有危險後才敢繼續朝前走。

 

前段日子,他聽說有人出了天價僱傭了大陸最頂尖的殺手暗夜的行走者前來殺他,當時他還滿不服氣,專程等待這個頂尖殺手想與之較量一番,結果卻以他受傷敗退告終,見無法打贏對方,為保命阿諾瓦只好找地方躲,但鑒於暗夜的行走者還有一個無人能從他手中逃脫的誇張記錄,仗著自己對植物有幾分瞭解的阿諾瓦選擇鋌而走險的逃進迷失森林之中。

 

但現實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這麼美好,這段日子阿諾瓦在迷失森林之中吃盡了苦頭,還有好幾次險些喪命在那些奇怪的植物手上,若不是他身手厲害,現在恐怕已經成為飼料了。

 

可惡!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見鬼的森林啊!心生怨念的阿諾瓦用力握緊手中的樹枝,幾乎要將它一折為二。

 

突然,阿諾瓦停下前進的腳步,注視著前方的雙眼不自覺的瞪大,粗獷的臉上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他的前方,穿著一件黑色的帶帽斗篷,戴著一張遮住上半張臉的黑色面具的暗夜行走者正站在那裡,他的唇緊緊的抿住,一雙紅色的眼眸中充滿了冷冽的殺意。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阿諾瓦忍不住慘叫起來,他躲了這麼久,受了那麼多的苦,結果還是沒躲開這個死神嗎!

 

「呵。」零發出一聲冷笑,「你以為你逃到這裡就能逃過我的追殺?」

 

原來沒有人能從暗夜的行走者手上逃脫的傳聞是真的。阿諾瓦嚥了嚥口水,額頭有冷汗滴下。

 

「你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做好受死的準備了嗎?」零緩緩抽出一把匕首,冷冷的看著阿諾瓦。

 

阿諾瓦終究是個亡命之徒,當他被徹底逼上絕路後,索性也就豁出去了。深呼吸一口氣,他壓下對零的恐懼之情,重新恢復冷靜。

 

「那就讓我見識一下暗夜的行走者究竟有多大的本領吧!」阿諾瓦握住背在背後的巨劍的劍柄,用力抽了出來,然後他先發制人,快速的朝零衝去。

 

零面無表情的看著提劍朝自己衝來的阿諾瓦,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看起來就像是被嚇傻了一般,阿諾瓦獰笑著揮出手中的劍,就在他以為萬無一失自己一定能砍中零的時候,零突然動了,速度快得使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阿諾瓦揮出的劍剛好將這道殘影打散。

 

見到這情形,阿諾瓦微微一怔,他還未來得及多想,常年在危險之中鍛煉出來的本能就讓他下意識的往左邊一躲,然後他只感覺有一陣凌厲的風從自己的身邊掠過,眼角瞥見一道光影閃過,零那黑色的身影悄然無息的出現在他身旁。

 

 鐺的一聲,劍與匕首相互撞擊在一起發出刺耳的聲響,阿諾瓦與零同時被震開,兩人雙雙向後退了兩步。

 

阿諾瓦握住劍得手無法控制的開始發抖,他緊盯著零,內心則充滿了驚訝,他很清楚自己在力量方面的優勢,即使來一個比自己高大兩倍的男人,阿諾瓦都有自信自己是絕不會輸給對方的,而如今,他竟然無法從眼前這個身材纖瘦,和個女人似的傢伙身上佔到便宜?反而還把自己的手都給震麻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暗夜的行走者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傢伙啊。

 

可惡,別讓老子我知道是誰花錢雇暗夜的行走者來殺我的,若讓我知道了,我非把他碎屍萬段不可!

 

阿諾瓦一邊在心裡咬牙切齒的咒罵著,一邊露出和善的笑容與零商量道:「喂,朋友,不如這樣吧,我給你三倍,啊不,我給你五倍的錢,你就放棄這次任務如何?」他雖然愛錢,但更在乎自己的命,錢沒了可以再搶,命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

 

零看著阿諾瓦,宛如鮮血凝固而成的雙眸深不見底,被盯住的阿諾瓦感覺一陣陣寒意從心底泛起。

 

突然,零一言不發的握緊匕首朝阿諾瓦衝去,與阿諾瓦之前的進攻不同,零的速度更快,前進的路線也在不斷變動,宛如鬼魅般變幻莫測,讓人無法探知他下一秒會出現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