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零被一些細微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紅色的眸中還殘留著一絲睡意,他茫茫然的看見已經穿戴整齊的莫伊正在整理毯子,瞬間清醒了過來。

 

「你起來多久了?」

 

聽見零的聲音,正在折疊毯子的莫伊嚇了一跳,轉過頭,他看見零正一臉警戒的看著自己,疑惑的眨了眨眼,回道:「唔,起來一會兒了。」

 

太大意了。零暗惱,莫伊起來這麼久,他竟然完全沒有察覺!若他有心要殺自己的話,自己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零,別發呆了,快起來。」

 

「嗯。」零一邊起身,一邊暗自告誡自己絕不能再如此大意了。

 

「零,為什麼你連睡覺都不把斗篷脫下來?」蹭在零身邊的莫伊好奇死了。

 

正在用沾濕了水的布擦臉的零頓了一下,冷淡的回道:「與你無關。」

 

「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不要。」

 

「難道你斗篷下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難道你是禿頭?啊!不要,這個太打擊我的心了,難道是大肚子?可也不對啊,零你穿的衣服還挺緊身的,唔,到底是什麼原因呢?」莫伊纏在零身邊,嘰嘰喳喳的自問自答。

 

「吵死了,你還走不走?」零對莫伊各種亂七八糟的猜測完全無語,再不阻止他,零覺得自己一定會克制不住揍他一頓的!

 

話落,零也不管他,大步朝前走。被吼的莫伊一臉委屈的跟在他的身後,忍不住小聲的碎碎念:「你肯告訴我不就沒事了,幹嘛還要裝神秘,我真的是好奇死了!」

 

零假裝聽不見,直接忽略他。

 

 

 

 

 

經過昨天重重磨難的兩人變得更加小心,情願放慢速度,也不願繼續讓植物追著跑,而變得更加謹慎的莫伊憑藉著對迷失森林之中植物的瞭解,也使得兩人的行程變得更加的順利。

 

但是……連續在迷失森林內轉悠了三天的莫伊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零,你真的能在這麼大的森林之中找到一個人嗎?我們已經走了好幾天了。」

 

莫伊覺得自己再繼續走下去一定能從一個體力廢柴的魔法師學徒鍛煉成為一個體力驚人的魔法師學徒!

 

「當然可以,被我做過標記的獵物是沒有一個能逃脫的。」零自信的回道。

 

「獵物?」莫伊愣了一下。

 

察覺自己口誤的零咳嗽了一聲,「沒什麼,快走吧,我已經感覺到我們快接近了。」

 

「啊?哦。」累慘的莫伊已經懶得動腦子想為什麼零會稱呼要找的人為獵物的意思了,他只是麻木的跟在零的身後一直走。

 

幸好零說的快接近的確是快了,一天之後,通過他在獵物身上留下的印記,他感覺到自己所要找的那人就在附近。

 

停下腳步,零對莫伊道:「好了,你找個地方等我回來。」

 

「哎?」莫伊一下子沒明白零話中的意思。

 

「你找個安全的地方休息,等我回來。」零耐下性子重新說了一遍。

 

「不用我跟著嗎?」莫伊好奇的問。

 

「嗯,不用,有點事我要單獨解決。」

 

「哦……」莫伊悶悶的點了點頭,被零排斥在外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開心。

 

目送零的身影逐漸遠去,莫伊站在原地沒有動,臉上的神情十分掙扎,他正在糾結是否要跟上去,雖然零已經擺明了將他排斥在外,但他真的很好奇零要做什麼。

 

或許一開始他的確是對零的美貌一見鍾情,但隨著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真的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冷面心軟的人了,莫伊清楚,零是個防備心極重的人,若不想辦法抓緊他,自己隨時都可能被拋棄,這樣的結果他無法接受。

 

最後莫伊一咬牙,還是選擇跟了上去。

 

我想要更加的瞭解你!你是否也能更加的信任我一些?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