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很幸運的趕在天黑前找到了一處適合過夜的地方,待莫伊確定了這附近沒有危險的植物後,零開始動手清理出一塊乾淨的地方睡覺,而莫伊則坐在一旁拿清水洗臉處理身上的擦傷,爆炸的熱浪掀起了不少小石頭,幸好莫伊及時護住了臉,只有脖子和手上有一些擦傷。

 

看著自己身上的舊傷未好又添新傷,莫伊不由的有些感慨,雖然他是個孤兒,但從小他就在老師的關愛下長大,幾乎沒有吃過什麼苦,受傷更是極少出現的事。結果現在老師一死,他受傷就成了家常便飯。

 

此刻的莫伊非常想念待他如父一般慈愛的老師,如果老師還在,他根本就不用出迷失森林,也就不會吃那麼多的苦了。感覺委屈的莫伊鼻子微微發酸。

 

清理完空地的零看見莫伊拿著藥水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

 

「發什麼呆?」

 

被零碰了碰肩膀的莫伊從沉思中回過神,一臉茫然的抬頭看著他,顯然沒聽見他剛才的問話。

 

注意到莫伊的眼眶發紅,零不由的怔了一下,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總是瘋瘋癲癲,樂觀開朗,彷彿沒有任何煩心事的少年竟然會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樣。

 

「怎麼了?」見零久久不說話,莫伊疑惑的問了一句。

 

回過神的零掩下自己的思緒,將剛才的問題重複了一遍。

 

「你在發什麼呆。」

 

「發呆當然就是把腦袋放空什麼都沒想啊,還有為什麼嗎?」莫伊奇怪的反問。

 

被一下子噎住的零覺得跑來關心他的自己簡直就是個傻瓜。他眼眶發紅肯定是被沙子迷了眼!

 

「快把傷口處理了。」感覺丟臉的零惡聲惡氣的說道。

 

「哦。」

 

零起身準備離開,卻被莫伊一把拉住,險些狼狽的摔倒在地,穩住身形的他面無表情的轉過頭,眼神充滿了殺氣,可是當他對上莫伊茫然得宛如一個迷路的孩子般的表情後,心中的火氣就一下子熄滅了。

 

猶豫了一下,他最後還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純黑的頭髮如他所想的一般柔軟。

 

「喂,小鬼,你到底怎麼了?」

 

莫伊順勢倒入零的懷抱之中,零怔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想伸手推開,但當他的手碰到少年的肩膀時,他發現他在微微顫抖,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沒狠下心來推開他。

 

算了,我的年紀都可以當他爺爺了,被靠一下也沒什麼,零這麼安慰了自己一句。

 

「我想老師了。」

 

零本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的他只好默默的聽著。

 

「我是一個孤兒,從小就是老師養大的,我一直都將他當成我的父親,他寵我,疼我,雖然沒有人陪我玩耍,但他總是盡最大的努力讓我快樂的生活著。」長久以來的委屈突然找到了一個宣洩口,莫伊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大聲哭了起來。

 

「我一定要走出迷失森林去找那個人問個明白,問清楚他為什麼要殺了老師!零,請你一定要帶我走出去!」莫伊抓住零的黑袍,仰著頭認真的懇求道。

 

零沉默的看著他,最後伸手手擦去他眼角的淚,道了一聲「好。」

 

「謝謝。」莫伊重新將腦袋埋進零的胸口。

 

零又默默的讓莫伊抱了好一會兒,直到察覺到他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後,他終於忍不住伸手推他的腦袋,「你要在我懷裡賴到什麼時候?」

 

「有什麼關係,讓我再抱一會兒啦。」莫伊索性用雙手環住零的腰,死命的抱緊。

 

「鬆手。」

 

「不要。」莫伊秒答。

 

對他產生同情心的我簡直就是個白癡!!!零差點氣暈了。

 

好不容易扯開掛在自己身上的莫伊,零再一次告誡自己以後一定不能對他心軟!這小鬼將得寸進尺這個詞運用得太好了!

 

被拉開的莫伊滿臉哀怨的望著零,表情委屈得宛如一隻被拋棄的小動物。

 

零掃了他一眼,道:「我餓了。」

 

「啊!等我!」莫伊立刻跳起來,開始準備食物。

 

看著獨自忙碌開的莫伊,零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他自己都沒有發覺到的溫柔。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