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一把抓住跑到自己身邊的零的手腕,拉著他拚命朝前跑。

 

完全被激怒的纏柳以驚人的力量掙脫了風之縛,筆直朝兩人撲來。

 

「風刃!」莫伊一邊跑,一邊朝身後放魔法,希望能借此阻擋一下纏柳,但可惜效果並不佳,只有魔法學徒水平的莫伊力量太過微弱,纏柳的枝葉輕輕鬆鬆的就將他發出的風刃揮開,連皮都沒破一點。

 

不間斷的放魔法是一件極其消耗體力的事,再加上莫伊還要不停的在跑,沒一會兒,他就累得滿頭大汗,臉色開始發白,腳步也變得凌亂虛浮。

 

可惡,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莫伊咬了咬牙,決定拿出自己的壓箱底。

 

「美人,你繼續跑。」莫伊放開零的手,自己則停下腳步。

 

「你呢?」零也停下腳步,盯著莫伊問。

 

「我把這傢伙解決了再去追你。」莫伊衝他微微一笑,催促道:「好了,你快跑,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零看了他一眼,不發一言的繼續朝前跑。

 

待零離開後,莫伊從自己的空間手鐲之中拿出一瓶紅色的液體,緩慢將它倒出,左手則快速的施展出風之縛,並將風之縛的形態變成一個球狀,包裹住紅色的液體。

 

當莫伊做完這一切後,纏柳已出現在他眼前,面對以驚人的氣勢朝自己抽來的纏柳,莫伊的神情十分鎮定,他的左手伸直,掌心朝上平攤著,包裹住紅色液體的風之球在他的掌心中調皮的翻滾著,然後……在九根纏柳的枝葉匯合在一起即將纏住他的一瞬間,他動了。

 

莫伊將紅色的風之球朝纏柳拋去後飛快的趴下,連滾帶爬的逃離原地。

 

轟的一聲,在紅色的風之球觸碰到纏柳枝葉的一瞬間,爆炸了,九根纏柳被完全炸爛,綠色的汁液灑滿了一地。

 

巨大的爆炸還波及到了沒有逃遠的莫伊,他整個人被一陣熱浪吹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痛死了……被吹翻在地的莫伊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快散架了,內臟險些都要被摔出來,閉上眼,莫伊默默等待腦子的暈眩感過去,突然,他聽見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遠處慢慢走來。

 

睜開眼,眼前一片模糊的莫伊瞇起眼盯著前方看了好一會兒才聚焦,當他看清來人的模樣後,有些驚訝的說道:「哎?美人,你怎麼回來了?」

 

雖然莫伊讓零先逃,但他並沒有走遠,剛才所發生的事全部都落入他的眼中。

 

蹲下身子零看著灰頭土臉的莫伊,眼神有些複雜。

 

「怎麼了?」見零一直不說話,莫伊不解地問。

 

「為什麼來救我?」即使莫伊沒有來,零自己也能逃走,但看見這麼弱小的莫伊為了救他這麼努力,即使零這樣冷漠的人也不由地被觸動了。

 

「我可捨不得讓美人受傷!」莫伊回答得一臉理直氣壯,讓零一陣無語。「而且,你也救了我不是嗎?」

 

看著莫伊燦爛的笑臉,零陷入沉默之中。

 

「舌頭不想要了嗎?我說過不准你再叫我美人的。」零冷冷的瞪了莫伊一眼,嚇得莫伊趕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不過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這次就不拔你的舌頭了,下次如果再犯我可就不客氣了。」

 

莫伊猛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爬得起來嗎?」

 

「爬不起來!零你背我吧!」莫伊的眼睛一下亮了。

 

「那你就繼續再躺一會兒。」零冷冷淡淡的回道。

 

莫伊垮下臉抗議,「零你真沒愛心。」

 

零直接忽略莫伊的話,開口問:「你剛才丟出去的是什麼?」

 

莫伊扭過頭不理他。

 

零一言不發,直接伸手捏住他的臉頰,從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覺得莫伊有些嬰兒肥的臉頰看起來很好捏,正好趁此機會滿足一下自己的願望。

 

「痛痛痛……」莫伊淚眼汪汪的看向零,表情委屈得不得了。

 

「願意說話了?」

 

「嗯嗯!」莫伊拚命點頭。

 

聞言,零才鬆開手。

 

莫伊揉著自己被捏紅的臉頰,欲哭無淚,美人下手好重……肉都快被捏下來了。

 

還在獨自怨念的莫伊瞥見零逐漸不耐的眼神,生怕另外半邊臉頰也慘遭毒手的他嚇得立刻抬手摀住另外半邊臉,趕忙開口解釋道:「那是烈焰花的花蜜。」

 

「烈焰花?」零微微有些驚訝,「是傳說中那極其珍貴,數量稀少,對火系法師用處極大的烈焰花?」零沒想到莫伊竟然連這種傳說級的植物都有,他似乎太小看這個少年了,或許他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有用得多?

 

「對火系法師很有用?這個我不清楚,不過數量稀少倒是真的,我一共就只找到過三朵,這花很有用的,是我的壓箱寶。」

 

烈焰花可以說全身都是寶,它的花蜜具有爆裂的作用,但因為十分不穩定且只要一碰觸到物體就會爆炸,所以每次使用都需要十分小心,莫伊和老師研究了很久才找出這種用風系魔法包覆住花蜜進行攻擊的辦法。至於烈焰花的花朵……都被莫伊拿來飼養小寵物了。

 

「你是藥劑師?」

 

「唔,算是吧,不過我只跟著老師學了點皮毛而已。」被迫用掉花蜜的莫伊現在心疼得要死,他的目光轉到零的身上,嬉皮笑臉的說道:「所以美……啊,不,零你要補償我!」

 

「哦?你要我補償你什麼?」零沒有拒絕,在他看來等價交換本來就是件很合理的事,而且他也很好奇莫伊到底想從他這裡得到什麼。

 

「帶我出迷失森林,不准再丟掉我!」

 

聽完莫伊的要求,零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完全沒想到莫伊的要求竟然會這麼簡單。

 

「只要這些補償?」零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嗯!」莫伊用力一點頭,滿臉期待的望著零,眼中寫滿了『答應我吧,答應我吧。』

 

見零遲遲沒有回答,莫伊立刻撲到他身上,死命抓住他,「你一定要帶我出去,我可不想在這裡迷失一輩子啊!!!」

 

面對莫伊擺出一副你不帶我出去,我也會死跟著你的態度,零感覺十分無奈。

 

見過無賴的,但沒見過這麼無賴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零無法用對付其他無賴的辦法來對付他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小鬼,感覺太欺負人了。

 

「你確定你不會後悔?外面的世界可比這裡凶險多了。」

 

「嗯,絕不後悔!」莫伊回答得十分堅定。

 

「我知道了,我會帶你出去。」

 

得到零的保證後,莫伊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我就知道美……」零掃來的冰冷視線讓莫伊硬生生截斷自己差點要脫口而出的稱呼,改口道:「零是個大好人!」

 

收回視線,零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腳,開口問:「能走了嗎?」

 

「……還沒恢復。」莫伊再次躺平在地上裝柔弱。

 

零下意識的拽緊自己的手掌,真的很想給這個總愛裝死的小鬼一拳。

 

即使被零冰冷的眼神扎得渾身痛,莫伊依舊厚著臉皮躺地上不動。

 

「起來吧,我背你走。」最後依舊是零讓步。對於自己一再縱容這個小鬼的行為,零感到既火大又無奈。

 

但不管零的心思如何複雜,聽見他話的莫伊卻開心得很,他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喜滋滋的爬上零的背,笑得一臉燦爛。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