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森林之所以被列為三大禁林之一,就是因為這裡蘊藏了無數看不見的殺機,而莫伊之前被老師保護得太好,雖然之前被軟金籐追殺得很慘,差點丟了小命,但莫伊其實並沒有清楚的認識到整座迷失森林有多麼的可怕。

 

所以當大大咧咧行走的莫伊一腳踩斷青麥裸露在土地外的根須時已經晚了,綠色的汁液從斷裂的根須中流出,一股濃郁的香氣也隨之飄散在空氣之中。

 

青麥是一種很溫和無害的植物,可以當食物吃,但唯一也是必須要值得注意的一點就是,它的共生物——青麥蜂。

 

作為為數不多能在迷失森林中存活下來的動物,青麥蜂的危險程度能排上迷失森林危險榜的第六位,更可怕的是這種蜂是群居的!

 

當看見鋪天蓋地的青麥蜂從蜂巢中飛出來後,莫伊的小臉都白了。

 

零見狀,當機立斷的將莫伊推進青麥叢中,隨後以身為餌,將青麥蜂引走了。

 

「零!」從青麥叢中爬起來的莫伊擔憂的大叫,臉上滿是懊悔之色。

 

因為青麥蜂常年與青麥共存,所以對於躲在青麥叢中的生活會反應比較遲鈍一點,但花些時間的話,還是能找到,所以若零和莫伊兩人一同躲起來的話,誰也活不了。只是莫伊萬萬沒想到,一直嫌棄他,想將他丟到的零竟然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將生的機會留給了他。

 

莫伊的腦子轉得飛快,努力思索該用什麼方法能引開青麥蜂,最後他從自己的空間手鐲中翻找出一瓶藥水,往自己身上倒了半瓶,消除了自己身上的氣味。然後握緊剩下的半瓶藥水,朝零剛剛消失的方向追去。

 

 

 

 

 

靠在一棵樹後,零屏住呼吸,放鬆精神將自己的氣息完全融入到周圍的環境之中,慢慢的他的存在感就徹底消失了。

 

原本追著他氣息而來的青麥蜂一下子亂成一團,在附近轉悠了好幾圈也沒找到零的蹤跡之後,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飛走了。

 

確定已經聽不到青麥蜂翅膀揮動的聲音後,零慢慢的吐了口氣,從樹後走了出來,他在原地等了一會兒,也沒見青麥蜂再回來,終於安下心,準備回去找莫伊,可他剛走了兩步,危機就再次來臨。

 

當纏柳的枝葉纏住他的腳裸時,他才猛然回神,但為時已晚,力量強大且充滿韌性的纏柳猛力一拉,完全失去平衡的零摔倒在地,整個人被一路拖行。

 

纏柳是一種食人樹,它由一棵樹體和十根長長的枝葉構成,枝葉可以活動的範圍很廣,只要一找到獵物強韌的枝葉就會將獵物完全纏繞住,一路拖回到樹體所在的位置,然後由樹體所噴出的汁液將獵物完全侵蝕掉化成養分吸收。

 

或許是分散開的距離太遠,纏柳的其他九根枝葉並沒有立刻出現,依舊有動彈能力的零當機立斷的抽出兩把匕首,一把用力插入土地之中,想借力減慢被拖行的速度,另一把匕首則狠狠的砍向纏住自己腳裸的枝葉,深棕色的外皮被利刃切開,綠色的汁液從傷口處流出,散發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受傷的枝葉發狂的扭動起來,毫無防備的零一下子就被甩了出去,隨著舞動的枝葉一會兒被甩到左邊,一會兒又被甩到右邊,甩得頭昏眼花。

 

但身體上的難過並沒有影響到零的判斷,長久以來不斷由危險所淬煉出來的強硬神經沒有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在被枝葉甩出去的瞬間,零單手抓住另一棵樹的樹幹,然後快速的用四肢纏住,死死的固定住自己的身體,沒再被纏柳的枝葉拉動。

 

零喘了口氣,然後抬起右手朝纏住自己腳裸的枝葉用力一揮,也不知他做了什麼,原本堅韌的枝葉瞬間被切開,綠色的汁液灑了他一身。

 

終於擺脫掉纏柳的零絲毫不敢懈怠,他爬到樹枝上,小腿用力一蹬,立刻從這棵樹跳至另外一個樹,然後不斷重複跳躍,希望能盡快遠離纏柳的狩獵範圍。

 

此時,生長在同一棵樹體之上的另外九根枝葉也趕來,充滿韌性的枝葉像粗壯的鞭子,不斷朝零抽去,但零憑藉著靈活的身姿,驚險萬分的躲開了攻擊。

 

纏柳的攻擊變得越發的密集,零也很清楚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他很快就會被追上,紅色的眸中閃過一絲狠戾,他突然停下腳步,站立在一根樹枝之上,慢慢的脫下戴在手上的手套。

 

九根纏柳的枝葉一齊朝零抽來,零一動也不動,默默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宛如鮮血凝固而成的雙眼之中沒有一絲怯意與害怕,平靜得可怕。

 

就在零準備動的那一刻,一個意外的聲音在這片安靜的區域內響起。

 

「風之縛!」

 

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形成一個環,將九根纏柳的枝葉緊緊的束縛住,九根枝葉不斷的在掙扎,卻始終無法掙開風的束縛。

 

「美人!這邊!快跳下來!」

 

循聲望去,零看見莫伊正站在不遠處焦急的朝他揮手。

 

零微微瞇起眼,看著他卻沒有動。

 

以為零被嚇得無法做出回應的莫伊急了,他扯開喉嚨大叫道:「美人!別發呆了,逃命要緊啊,我可堅持不了多久!」

 

彈了下舌,零輕鬆的從樹上躍下,朝莫伊跑去。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