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的趕路速度很快,莫伊為了跟上他的腳步也只好悶頭走,兩人一路無話,氣氛顯得很冷。

 

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莫伊終於忍不住了,他一把拉住零的斗篷,迫使他停下腳步。

 

「幹什麼?」零語氣不善。

 

「讓我喘口氣吧,我走不動了。」莫伊大口大口的喘氣,有一種快要死掉的感覺。

 

「你可真麻煩。」零皺起眉,有些後悔帶著莫伊上路了,按照他的這種體力,他什麼時候能追上目標。

 

不過抱怨歸抱怨,零還是讓莫伊坐下休息了。

 

「你覺得我們大概要花多久才能走出去?」莫伊一邊喝水休息一邊好奇的問。

 

「我要先找個人。」

 

「啊?原來你不是迷路進來的嗎?」

 

「如果我是迷路進來的,你覺得我怎麼帶你出去?」零掃了莫伊一眼,覺得他簡直蠢死了。

 

意識到自己問的問題太傻的莫伊乾笑了兩聲,他總不能告訴零,即使他不認識路自己也會死活跟著他,只因為他喜歡他那張臉吧?相信聽見這話的零一定會二話不說就把他給丟掉的。

 

不想被美人看輕的莫伊振振有詞的解釋道:「我是覺得兩個人找路總比一個人找快一些。」

 

零沒理會他說的胡話。

 

雖然零表現出無意再繼續交談的意思,但莫伊也不是這麼容易被打發的,天知道他已經多久沒和人說話了,再這麼沉默下去,他都快變成啞巴了,所以莫伊厚著臉皮繼續扯話題,「不過這麼大的森林,你找人要找到什麼時候去啊?」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是什麼辦法?」

 

「不告訴你。」

 

莫伊感覺一口氣憋在胸口,險些吐血。他露出痛苦的表情,抱怨道:「不滿足一個法師的好奇心實在是太殘忍了,我一定會睡不著覺的!」

 

「哦?是嗎?那等你睡不著的時候我再考慮看看是不是要告訴你好了。」

 

美人是個壞人……莫伊傷心欲絕。

 

「你休息完了嗎,休息完了我們就繼續趕路。」不想再聽莫伊廢話的零直接站起身。

 

「哦……」雖然莫伊覺得自己的兩條腿還是在打顫,但零不耐煩的表情告訴他,他是絕不會再等了,他只好咬著牙站起來。

 

但是勉強的結果就是兩人前進的速度變得更慢了,腿腳發軟的莫伊完全跟不上零的速度,沒一會兒就被丟下一大截。

 

零停下腳步,轉身滿臉不耐煩的看著一拐一拐朝他走來的莫伊,終於受不了。

 

「你是用爬的嗎?」

 

「我是一個法師,你指望一個法師能跑得有多快?」莫伊表示抗議。

 

抗議完的莫伊見零冷著一張臉,一言不發的樣子,心裡不由的有些打鼓,美人該不會嫌棄他慢就把他丟下吧?意識到會出現這種可能的莫伊立刻道:「讓我喘口氣,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莫伊那小臉已經累得發白,可還在努力的模樣終於打動了零那顆冷如鐵石的心腸,他開口道:「算了,我背你吧。」

 

莫伊聽見這話,眼睛立刻發亮,瞬間腳也不疼了,腿也不軟了,飛奔到零的面前,滿臉興奮的望著他。

 

零的嘴角一抽,簡直要懷疑莫伊之前走不動的樣子是不是都是裝出來的。

 

「你不是很急嗎?」眼見零始終不動,莫伊暗示性十足的催促道,只差沒說快讓我爬上你的背了。

 

零的嘴角再次一抽,不想再受刺激的他蹲下身子,他剛蹲穩,還沒說話,莫伊就立刻撲了上來,雙手抱住他的脖子,雙腳則緊緊的纏住他的腰。

 

「輕點。」零覺得自己差點要被他給勒死。

 

聞言,莫伊只好將抱住他脖子的動作改成扶住他的肩膀。

 

爬到零背上的莫伊這才發現,美人雖然看起來瘦弱,但在衣服覆蓋下的肌肉似乎很有力,摸起來的手感非常棒!

 

「你摸夠了沒?」得意忘形的莫伊摸得太入迷,讓零忍無可忍,他轉過頭瞪著莫伊,大有他再摸下去自己就要將他丟到地上的意思。

 

乾笑兩聲,莫伊終於老實了。

 

零雙手扣住莫伊的膝蓋內側,站起身如箭一般的竄了出去。

 

少年呼吸時的熱氣不斷噴灑在他的耳邊,這讓第一次被人如此靠近的零感到心煩意亂,即使他是……但他竟然會這麼輕易的就將自己最脆弱的背部以及脖子暴露給別人,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我是不是應該及早將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察覺到莫伊對自己產生影響的零陷入沉思之中,腳步不知不覺的停了下來。

 

「零?」莫伊疑惑的喚了一聲。「怎麼了?」

 

零轉頭看了莫伊一眼,眼神冰冷。

 

這一瞬間,莫伊感覺讓人窒息的殺意朝他迎面撲來,把他嚇了一大跳,他委屈的說道:「零……你不想背我就直說嘛,幹嘛這麼恐嚇我……」

 

有種無力感從心底中蔓延開,零移開視線,一言不發的繼續趕路。

 

和一個笨笨傻傻的小鬼較真,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