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白雪公主

 

 

西絲塔國家的王后溫柔婉約,在冬天的時候總是喜歡坐在窗邊看著細雪紛紛的銀白色大地。

 

她與國王結縭許久,膝下卻尚無一子半女,於是忍不住向上天祈求,希望自己可以生下一個頭髮如烏炭般漆黑、皮膚潔白似雪的可愛女孩。

 

天上的神明似乎聽見了王后的心願,一年過後讓她美夢成真,順利的生下一名健康的小嬰兒。

 

小公主的肌膚就像是雪一般的白嫩,吹彈可破,再襯上那頭烏溜溜的黑髮與靈動的大眼睛,很是迷人可愛,大家都稱呼她為白雪公主。

 

只是好景不常,王后在生了白雪之後,身體就開始變得虛弱起來。在白雪五歲大的時候,她終於抵擋不了病魔的侵襲,撒手人寰。

 

國王不希望白雪在小小年紀的時候就失去母愛,因此又娶了一個新王后。

 

當國王還在世的時候,新王后雖然不喜歡白雪,但還是會做出一副疼愛她的模樣;但是當國王過世後,她連慈愛的表象也不維持了,對白雪不聞不問,任憑這個孤零零的孩子在王宮裡自生自滅。

 

據說新王后在嫁給國王時帶來了一件嫁妝,那是一面等身高的金邊大鏡子,精美的雕刻像是不出自凡人之手。新王后對於鏡子非常寶貝,除了她以外,不允許任何人靠近鏡子。

 

事實上,這是一面會說話的魔鏡。

 

新王后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站在鏡子前,重複著她每天不斷詢問的問題。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

 

魔鏡的答案無一例外都是她。

 

可是有一日,當新王后再一次的問出這個問題後,答案卻出現變化了。

 

「親愛的王后陛下,若是以前,您就是最美麗的人,但是現在還有一個人比您更加美麗。」

 

當鏡面上浮現出白雪公主柔美的身影後,新王后頓地扭曲了表情,心底燃起深深妒意。

 

她絕對不能容許這個世界有誰比她更美麗。

 

 

 

白雪發現繼母注視她的眼神變了。

 

以前的繼母總是冷冰冰的看著她,好像她是可有可無一般;可是最近這陣子,白雪卻從繼母的視線裡察覺到憎恨與嫉妒。

 

那些與白雪親近並對她十分照顧的侍女們說,那是因為新王后嫉妒公主的美貌,才會露出那樣的眼神。

 

是這樣嗎?白雪摸摸臉頰,她就不喜歡看起來嬌滴滴、彷彿風吹就倒的自己。她更羨慕那些擁有小麥膚色的女孩子,給人健康又溫暖的感覺。

 

可是每當她想要溜出去曬太陽或是鍛鍊一下自己的體力,侍女們都會露出又驚又恐的表情,死命的阻止她。

 

最後,別無他法的白雪只好把主意打到那名常帶著獵物來、與廚師長做交易的獵人頭上。

 

沉默寡言的獵人在聽到白雪提出央求,希望自己訓練她刀術或是箭術的時候,想也不想的就拒絕。

 

可是白雪的性子倔強,獵人越是不答應,她就越是纏著他不放,撒潑耍賴樣樣來,逼得獵人終於不得不點頭。

 

只要獵人來到宮裡的時候,白雪就會顯得特別開心,她會抓著他避開所有人的耳目,悄悄來到後花園最人煙稀少的地方,向他學習一些簡單的防身技巧。

 

白雪一直以為她與獵人的事情不會被人發現,卻不知她的一舉一動其實都落入了新王后的眼裡。

 

於是,新王后召來獵人,下達命令,要他將白雪帶到森林裡殺掉,再挖出白雪的心臟呈獻給她。

 

渾然不覺新王后的算計,在聽到獵人說要帶她前往森林時,白雪的眼睛都亮了,想也不想的點頭答應。

 

難得可以離開王宮,一路上,白雪都是興奮不已的抓著獵人衣角,好奇的東問西問,絲毫沒有發覺自己的舉動在旁人眼中看來是多麼親暱曖昧。

 

進入森林後,白雪更是沉浸在那遍布四周的青翠色澤裡頭。

 

清新的樹木味道竄進鼻間,讓人心曠神怡。偶爾還可以看到幾隻突然從草叢間探出頭的野兔,那可愛的模樣撓得她心癢癢的。

 

白雪忍不住想去追捕,只是她才剛走沒幾步,野兔就像被驚動似的豎起耳朵,迅雷不及掩耳的向後一竄,飛快的消失在她的視野裡。

 

白雪發出失望的嘆息,不過一想到獵人還在前面等著她,野兔一事就被她拋到腦後,三步併作兩步的來到獵人身邊。

 

「接下來要往哪裡走?」白雪興致高昂的問。

 

獵人垂著眼、抿著唇,沒有動作,彷彿是一尊凝固的石像。

 

明明獵人是背對著白雪的,可是她卻敏銳的從那驟變的氣氛中嗅出了一絲不對勁。

 

獵人周身的氣質不再沉穩,而是躁動的,右手甚至有幾次猶豫的摸向刀柄。

 

看到這個小動作,白雪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眼裡的光芒瞬時黯淡下來,原本的興奮期待就像是煙花炸過一般,不留餘燼。

 

「你是要殺我的嗎?」她捏緊拳頭,哆嗦著唇瓣問。

 

獵人轉過身,回視著白雪,最後還是僵硬的點點頭。

 

「是繼母……要你這樣做的?」白雪艱難的擠出聲音。

 

獵人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白雪看著獵人掛在腰側的刀,忽地猝不及防的衝了過去。

 

獵人本以為白雪是要奪刀反制,卻沒想到那名黑髮黑眼的女孩一將獵刀抽出,居然是直抵著自己白嫩的臉蛋不放。

 

「不就是這張臉嗎?繼母討厭的不就是我長得比她漂亮?」白雪惡狠狠的說,手指緊握著刀柄,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洴出凌厲,發狠的就要往著臉頰割下去。

 

「住手!」獵人說不清心底的情感,一瞧見白雪如此狠絕的模樣,他想也不想地打掉她手裡的刀。

 

「你幹嘛阻止我!」白雪氣急敗壞的瞪著他,掙扎的想要將掉在地上的刀撿起來;然而獵人的力量終究比她大上太多,輕而易舉的就將她的雙手鉗握起來。

 

此時的白雪看起來就像是被吊起來的幼貓一般,撒潑似的對著獵人又踢又踹。

 

深怕自己抓握的力道太大,獵人最終還是選擇了鬆開手,他甚至也做好了白雪會衝上來狠狠咬他一口、捅他一刀的心理準備。

 

然而那名髮如烏炭、膚勝白雪的美麗女孩卻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嗚……長成這樣又不是我願意的……混帳,不會去怪……嗚啊、怪我父王跟母后嗎?」白雪哽咽的拔著地上雜草洩恨,「誰想因為自己長得太美這種蠢斃的理由被殺……嗚嗚……與其死得不明不白,我還不如……不如先自己劃兩刀,這樣繼母總能安心吧?」

 

看著白雪哭得像是要喘不過氣,一張好看的臉龐漲得通紅,還糊了一堆淚水在上頭,這種毫無儀態的狼狽模樣卻讓獵人的心口一陣揪緊,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最末,他就像下定決心一般,硬邦邦的開口。

 

「妳跟我走吧。」

 

「我就是當初跟你走,才會險些被你殺掉。你現在又要我跟你走,就這麼不想放過我嗎?」白雪抬起噙著淚的黑眸,惱怒的瞪了過去。

 

「不殺妳,我帶妳回家。」獵人的語速緩慢卻滿是堅定。

 

「真的?」白雪的眼淚瞬間不流了,她仰起頭,眼巴巴的望著獵人。

 

「真的。」獵人點了點頭,在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他覺得一直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終於放了下來。

 

也許他一開始接下這個任務,就是為了讓自己有機會可以帶白雪離開皇宮,再也不回去。

 

抹抹臉上的淚痕,白雪一骨碌的從地上爬起來,順道還撿起先前被獵人打落的刀。

 

就在獵人繃緊神經,以為她又想自殘的時候,卻見她一手抓住自己一頭烏黑長髮,一手握著獵刀橫斬過去。

 

嗤啦一聲,及腰的滑順黑髮驟然被一刀兩斷,只剩餘齊肩的長度。

 

「這樣輕鬆多了。」白雪神清氣爽的說,絲毫不心疼那一頭留了十幾年的長髮。她將獵刀遞回給獵人,對著他咧嘴一笑。

 

雖然沾著眼淚、鼻涕的臉龐看起來慘兮兮的,可是獵人卻覺得那是他看過最好看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