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長靴貓 

 

黑貓不喜歡他的主人,懦弱又畏縮,可是礙於他的母親曾經與這一家子訂下契約,必須幫助主人功成名就才得已離開,他也只好勉為其難地去完成母親的願望。

貓是不穿鞋子的,不過為了使自己看起來體面些,好方便計畫的進行,他向主人索要了一雙長筒靴。

黑貓打聽了國王車隊經過的路線,再把主人推進河裡,謊稱他的主人是一位避世貴族,在出遊的時候被盜匪打劫,才會如此狼狽。

公主似乎對他家蠢主人頗有好感的樣子,真是一個好現象,距離他可以脫離契約又進了一步。

目送主人被帶進了馬車裡,黑貓隨口跟國王說了聲他要回城打點,以做好迎接國王、公主的準備,就先一步離開。

他先是來到一片麥田,看著那些在彎腰割麥的純樸農民,臉不紅氣不喘的扯著謊。

「國王大人要來討伐魔王了,如果不想被治罪的話,就說這片麥田是屬於伯爵大人的。」

隨即他又經過一座森林,那裡有不少木工正在砍伐樹木,他如法炮制地搬出先前的言論,將那些老實的木工騙得一愣一愣。

最後,黑貓來到了矗立在荒原上的魔王城。他本以為必須先哄騙看門的守衛才有辦法進入,結果外頭根本無人看守,他輕而易舉地就進到了大廳裡。

出乎意料的,大廳並不如他所想像的陰森,從天花板上懸空垂下不少燈座,橘紅的火焰在裡頭搖曳著,將大理石牆壁與地板鍍上一層溫暖光芒。

高大的王座上,一頭豔紅長髮如瀑布傾洩而下的魔王姿態慵懶,修長的美腿交疊,隱隱透出的神秘地帶引人遐想;而如同紅寶石的美麗眸子正居高臨下地看了過來。

「你是誰?為何進到我的城裡?」

「偉大的魔王。」黑貓畢恭畢敬的說,眉眼溫馴,小心翼翼的掩去其中的不耐煩,「我聽聞您法力無邊,甚至可以自由改變身形大小,您可否展露一手讓我見識嗎?」

「這有什麼難的。」魔王懶洋洋地看了那弱小得她用一根手指頭就可以壓死的生物。她真的是太無聊了,才會連一隻貓的奉承都加以理會。

從王座上站起來,她玉手一揮,只見本來快要碰觸到穹頂的身子急劇縮小,轉眼間就化作了跟黑貓一般的高度。

「太厲害了,魔王大人。」黑貓由衷稱讚,他總算不用再仰著脖子與她對話了。

「這才是我原本的身高。」魔王漫不經心的說,手指一彈,在大廳裡顯得太過巨大的王座也跟著縮小,變成了現在的魔王窩進去剛剛好的尺寸,「好了,你還想看什麼?除了變大變小之外,連動物我也可以變化。」

黑貓本欲照著計畫哄騙魔王,讓她先變作大象、獅子,最後再變成老鼠,好讓他一口吃掉,不過瞧著眼前明媚動人的魔王,他鬼使神差的吐出了不在腳本上的句子。

「您可以變成貓嗎?」

「貓?」魔王睨了黑貓一眼,自信地笑了出來,「這有什麼難的。不只外表,我連體質都可以變得跟貓一樣。」

一個響指,點點紅光突然從魔王腳下湧出,不斷往上攀升,直到輕拂過頭頂之後,站在王座前的魔王已經與先前的外形不太一樣了。

她雙手環胸,像是不太滿意地看著身後的紅色蓬鬆貓尾巴,頭頂上的貓耳朵則是隨著她的動作而垂了下來。

「看起來真醜。」魔王咋了下舌,接著又抬眼看向黑貓,「如何,我的變身術很厲害吧?」

「這樣子真適合您,魔王大人。」黑貓難得發自肺腑的說道,他從懷中掏出一只盒子,忽地一個箭步欺近魔王身前,將盒蓋掀開。

「你想做什麼?」魔王一驚,反射性想要揮退黑貓,可是從盒子裡飄出的絲絲味道卻讓她動彈不得。

那究竟是什麼香味?魔王明知道自己該屏住呼吸的,可是身子卻不聽話的靠了過去,本能在叫囂著,想要聞到更多的味道。

「真是笨蛋,居然連體質都變成了貓,剛好讓我帶著的木天蓼派上用場。」黑貓嘲弄的說,看著魔王臉上抗拒又憤怒的表情,空著的另一隻手迅速往她後頸劈了下去。

 

當魔王的意識從黑暗中掙扎出來的時候,只覺得身體軟綿綿的,好像有誰在輕輕撫摸,又像是浸泡在溫水裡一般,遊移在皮膚上的感覺如此舒服慵懶,讓她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魔王先是閉著眼,放任著自己享受,可是隨即她就醒悟到有哪裡不對勁了。

自從父親死去後,她就將魔王城的人馬解散遣退,只留她自己一人待在城堡裡,照理說是不會有第三者存在的……

魔王猛地睜開眼,最先看到的是自己熟悉不過的床頂,身下的觸感則是軟得如同雲朵般的床墊;可是又和往常有點不一樣,那感覺太直接了,就好像床單正直接摩擦著她的肌膚。

魔王的視線微微下移,發現自己居然未著片縷,雪白豐滿的乳房與嫣紅蓓蕾因為她的掙扎動作而微微晃震了一下,而下身涼颼颼的感覺更讓她意識到一件事。

被扒光了!比起像一般女人因為赤身裸體而尖叫,魔王反而冷靜下來,繼續判斷自己的處境。

她仰起下巴,看到自己的雙手被強制架在頭頂上,一圈繩子正把她的手腕與床頭欄柱綑綁在一起。

魔王試著扯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吸入的味道在作祟,只覺得身體軟軟的,使不上勁,就連魔力一時半刻都用不出來。

現在的魔王就跟一個普通人差不多,不,應該說就只是一隻沒有力量的貓。魔王可沒忘記自己現在還維持了貓的姿態。

好吧,魔王暫時放棄掙扎,改而試著踢動一下雙腳。出忽意料的,先前感覺不到任何負擔或箝制的腳踝忽地被兩隻手緊緊按住,不給予她動彈的空間。

是誰!魔王忙不迭用力一拉繩子,放任手腕被勒得發痛,硬是勉強撐起了上半身,好看清楚身下的狀況。

這一個傾身的動作,總算讓她把所有情況盡收眼底。魔王瞇起眼,先不論光溜溜、連條內褲都沒有的自己,抓住她腳踝的黑貓,為何也是光溜溜的?

魔王眨了眨眼,腦袋有一瞬間的運作遲緩。也就是這一個空檔,讓她的兩腳被黑貓拉開,分別綁上一左一右的床柱。

看著先前氣焰高漲、此時卻宛如待宰羔羊的魔王,黑貓愉快的露出微笑,身後的細長貓尾則是一下下地輕摩挲著魔王的小腿。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幅誘惑人心的景致。魔王的身材妖嬈性感,即使是躺在床上,一雙豪乳仍舊是高高挺立;雪白肌膚滑嫩得像是上好的奶油,讓人愛不釋手,更不用說那纖細腰肢以及修長又勻稱的美腿了。

襯著身下的黑色床單,赤身裸體的魔王簡直如同藝術品。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