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

作者:月下吠人x醉琉璃

畫者:B.M.

屬性:原創小說

內含:A5小說本+精美彩色複製畫5+手提紙袋

價格:280

注意:本書含有些許血腥、獵奇內容。

 




    
 
[卡梅莉雅]
 

冰冷的石壁,空氣裡充滿了腐敗、腥臭的味道,帶著慾望的低笑,以及痛叫之後氣力喪失的呻吟,在不甚大的空間裡迴盪,此起彼落。

卡梅莉雅縮在牆角,脖子與四肢都掛上了拘束器,鍊上了鐵鍊,牽掛在石壁上;身上勉強能遮身的衣服,也已經破爛不堪,露出的是少女營養不良過瘦的四肢與軀體,還有滿布在上頭的髒污與傷痕。

抱著膝蓋,卡梅莉雅彷彿死人的眼神沉默的看著這地窖裡上演的一切,冷然的表情像是她從來不曾參與眼前悲慘的鬧劇,即使卡梅莉雅身上的疼痛與飢餓如此的鮮明。

魔女狩獵的時代,多少異教徒與無辜婦女受害。貧窮與飢餓,為了多一頓溫飽,為了多一枚金幣,為了身體裡那多一絲的貪念,將無數無辜的人推入牢獄。

卡梅莉雅也是,以不知名的理由,莫名的入獄,飽受刑求拷問的暴行。

從被丟進拷問地窖的那一刻開始,卡梅莉雅沒懷疑過自己來到了地獄,各式奇形怪狀的刑具,沾滿了各樣的體液跟肉塊,每個受刑的男女身體都散發著膿瘡與腐臭的味道。照明的篝火照紅不停高笑低語的處刑人,像以前卡梅莉雅聽過的,地獄裡紅臉的惡魔。

她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身在這個地方,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為何會身在地獄裡?卡梅莉雅深深細想過自己為數不多的人生歲月裡,並沒有做過什麼窮凶惡極的罪行,為什麼會到這樣的地獄來,受到這種刑求?

卡梅莉雅真的不懂。

從在馬車上,被運送犯人的衛兵們撕裂衣服,壓在自己身上開始,就深深祈禱著,如同過去雙親小心翼翼的教導,所謂「正式、正統、安全」的祈禱,希望「神」可以救助她,展現所謂「神的神蹟」。

但是沒有,從來都沒有。

卡梅莉雅還是痛、還是餓,她還是身在地獄裡,看著紅臉惡魔將尖刺戳進女人的乳房裡,直到乳房像兩顆肉做的鐵球;看著惡魔將男人的腸子拖出,纏繞在燒紅的鐵棒上,傳出陣陣的焦臭味,混合著男人痛苦的悲鳴,腥臭的腸子成了紅臉惡魔的點心。

在那群人死去之前,或者說,在紅臉惡魔盡興之前,似乎還不打算讓卡梅莉雅上刑架。

卡梅莉雅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得上幸運,當一個戀童癖的洩慾玩具,給自己的刑罰帶上了緩刑。或許,她是該慶幸的,至少她現在還保有四肢,勉強只是皮外傷,以及無止盡的飢餓。

卡梅莉雅家裡的生活並不富裕,甚至可以說是貧苦的,雖然勉強有三餐,但是從不知道所謂的飽食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主宰地獄的紅臉惡魔只給卡梅莉雅一點水,以及連剩飯剩菜都稱不上的殘渣,讓卡梅莉雅勉強活著不至於餓死。比起痛,餓的感覺更讓卡梅莉雅不舒服,或者說是,具有更大的誘惑力。

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還在懵懂不知世事的年紀,尊嚴也敵不過想活下去的生存慾望。

紅臉惡魔偶爾會拿著鮮美的食物,引誘著卡梅莉雅,在卡梅莉雅為了可以填肚子而乖乖受盡屈辱,紅臉惡魔就會開心的揮著鑲著小刺球的短鞭,露出黃板歪斜的牙,大笑的說:

「好乖,好乖啊,小母狗!哈哈哈哈哈!」

只有一次,卡梅莉雅無論如何都只會死命搖頭。

一整塊烤得恰好的肉塊,大小有卡梅莉雅兩隻大腿加起來,肉的香氣濃郁,甚至壓過了地窖的臭味;但是無論如何卡梅莉雅都無法張口,那是從一個進牢沒多久的女人大腿上割下的。那女人很美,雪白的肌膚跟豐厚的金髮,卡梅莉雅沒見過那麼美的女人。

在女人被拖進牢獄的那一刻,卡梅莉雅甚至認為那是神所降下的奇蹟,是天使,是可以讓她,或是所有人都脫離這個悶臭的地獄。

但是在女人的哭叫求饒聲中,卡梅莉雅漸漸明白了,那女人不過就是個人類,是個受害者,是紅臉惡魔的另一隻母狗。

紅臉惡魔將那女人吊起來,鋸斷了她的雙腳,然後像個慎重其事的廚師,將那雙白皙、但是充滿傷痕的雙腳料理了起來,分塊,讓所有還活著的人都嚐上一口,無論分到的人有沒有辦法進食。

紅臉惡魔心情很好,所以留了一大塊給他自己與他的小母狗,但是卡梅莉雅無法咬下那曾經是「人」身上的東西。

那一次,紅臉惡魔的刺球短鞭狠狠的刨刮著卡梅莉雅,在已經沒有什麼肉的身子上,刨出見骨的傷。很痛,但是卡梅莉雅有些開心,如果就此可以擺脫這個地獄死去的話,就算是屍體無法掩埋,被神父祝福,甚至成為野狗的食糧也無所謂。

 

「好一隻堅強的小羊。」

「吶,結果,妳祈禱的奇蹟,出現過沒有?」

「呵呵……」

「餓不餓?痛不痛?卡梅莉雅。」

「卡梅莉雅。」

「呼喚我的名,對我祈禱吧。」

 
[朱槿]

瑪莉蓮性感妖嬈、身材姣好,一頭紅褐色的波浪狀長捲髮總是有意無意的撩到肩後,大方展現豐滿得像是要從敞開的領口處蹦出來的雪白乳房,柔嫩的肌膚彷彿一掐上去就可以留下指印。

那雙嫵媚的藍眼睛更像是會勾人似的,走到哪都會引得人頻頻回頭。男人投向她的視線充滿欲念,女人看著她的時候盡是嫌棄。

因為瑪莉蓮是個娼婦,普里斯小鎮上最惡名昭彰的女人,大膽放蕩,只要給她錢,她對誰都可以張開雙腳。

瑪莉蓮覺得這樣的生活沒什麼不好,她喜歡性也喜歡錢,最好是亮晃晃的金幣。小時候貧困的家境讓她窮怕了,只想著賺更多更多的錢。

當個娼婦就要有娼婦的自知之明,沒有人會願意與她交心。男人只想跟她做愛,女人巴不得將她千刀萬剮──畢竟與她當朋友的話,她有可能下一秒就睡了那些女人的丈夫。

只是讓瑪莉蓮比較傷腦筋的是,她有時候會遇上只想白嫖不想給錢的男人。別開玩笑了,她的身體可是商品,哪能白白讓人占便宜。

一但發生這種狀況,瑪莉蓮的反應就是跑,只要跑得遠遠的,將那些男人引進森林裡,她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再也無法對她出手。

瑪莉蓮會這麼有自信的原因,是她平時的喜好是藥品調製。女人嘛,總是需要點東西防身,舞刀弄槍、拳打腳踢她不擅長,只好轉而鑽研方便攜帶在身上卻又足以對他人造成傷害性的物品。有些藥物可以催情,有些藥物也可以讓男人站不起來。

但是意外總是會無預警的發生。

由於瑪莉蓮的放蕩成性已經傳遍了整個小鎮,沒有人想與她當鄰居,她只好獨自住在森林裡。那邊偏僻安靜,小路也彎彎繞繞,是個適合她清淨的好地方,卻沒想到在回家的路上,被幾個壯漢跟蹤了。

他們的腳步聲沉重凌亂,一聽就是沒有什麼跟蹤技巧;偏偏那天的瑪莉蓮身上忘了帶藥,又不想讓自己的住處曝光,只能在森林中引著他們兜圈子,兩方的距離逐漸拉近,近得只要一回頭就可以看到男人們淫邪的目光。

噢,不,被逮到的話,她的身體絕對會被玩壞。瑪莉蓮太了解那些眼神代表的意義,她是個娼婦沒錯,但可沒興趣平白無故的獻出身子。

瑪莉蓮乾脆撒開雙腿狂奔,而那些男人們也不再隱藏他們的意圖,從最初的躲躲藏藏直接變為窮追不捨。粗重的呼吸聲與帶著興奮意味的咆哮,就像是篤定了瑪莉蓮這個獵物無法從他們的包圍網下逃開。

這裡是人跡罕至的森林,就算瑪莉蓮叫破喉嚨也不一定會喊到誰來救她一命,所以瑪莉蓮只能跑,拼盡全力的跑。

她刻意鑽進碎石繁多又崎嶇不平的小路,想要藉此擺脫掉身後的追蹤者,然而男人的體力終究比女人來得有優勢,更不用說身後的壯漢個個高頭大馬,抓她就像是拎小雞一般輕鬆。

「別跑啊,瑪莉蓮,陪我們玩玩又不會少掉一塊肉。」

白癡才不跑!瑪莉蓮惡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那雙就算盈滿怒意卻仍舊風情萬種的藍眼睛,頓時讓男人們發出古怪的熱切叫聲。

該死、該死!瑪莉蓮忍不住咒罵起自己的愚蠢,為什麼會忘了帶些藥品防身!

她喘著氣,高聳豐滿的胸脯上下起伏,跌宕出波濤洶湧的誘人景象,這讓那些男人變得更加亢奮了。

有的人的褲襠部分甚至已經隆起,巴不得下一秒就可以將瑪莉蓮抓來壓在身下,撐開她的雙腿,用自己的兇器貫穿那具妖嬈的身體,讓她發出淫靡的浪叫。

瑪莉蓮跑得跌跌撞撞,到後來甚至是慌不擇路了,平日的冷靜已經拋到腦後。紅褐色的長捲髮亂糟糟的,還不只一次被樹枝勾到,這讓她越發心慌意亂起來。

在如無頭蒼蠅的亂鑽下,東西南北一時間已經分不清楚了,瑪莉蓮只是出於逃生本能的一直跑。

身後的男人們似乎對貓捉老鼠的遊戲已經膩了,他們互使眼色,原先一直線的追逐隊伍頓時呈半圓形的向前推展,顯然他們已經巴不得將瑪莉蓮這隻魚收進網裡。

「妳跑不掉的,瑪莉蓮!等我們抓到妳之後,一定會好好的操妳,操到哭出來!」

「哈哈,沒錯!讓妳欲仙欲死,哭著求我們多來幾次!」

淫猥的聲音此起彼落的響起,伴隨著男人們洋洋得意的大笑聲,誰都可以預見瑪莉蓮的下場。

瑪莉蓮一邊咒天罵地,一邊使勁的驅策著自己的雙腿。跑下去可能還有一線希望,現在停下來就真的在劫難逃了。

眼見斜前方是一條彎路,瑪莉蓮忙不迭拐了進去,然而才跑沒幾步,一隻手無預警的從旁伸了出來,將她拽進樹叢中。

誰?!

瑪莉蓮剛想大叫,嘴巴卻被緊緊摀住,讓她只能發出唔唔嗯嗯的悶吟。她瞪大藍眼睛,手指反射性想掰開摀住自己嘴的那隻手,尖尖指甲甚至不客氣的在對方肌膚上劃下刮痕。

「噓,安靜。」

屬於少女的低柔嗓音像流水般的滑過耳膜,瑪莉蓮吃驚的轉過頭,一張白皙優雅並帶著異國風味的美麗臉孔頓地映入眼底。

黑頭髮、綠眼睛!瑪莉蓮雖然停下了掙扎,但是瞳孔卻不敢置信的收縮。她知道這個人是誰!

少女放開了手,改而對著瑪莉蓮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彎著身,帶著她悄悄向後退去,繁茂的枝葉與高聳的草叢遮住了兩人身形。

瑪莉蓮大氣不敢吭一聲,就怕引來那些男人的注意。她與少女小心翼翼地往樹叢深處移動,耳邊還可以聽到暴躁的咆哮在另一端響起。

「瑪莉蓮!瑪莉蓮!」

「該死!那個婊子躲到哪裡去了?」

「怎麼可以讓她逃掉!快把她找出來!」

沙沙沙的枝葉被撥開的聲音讓瑪莉蓮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深怕她與少女的蹤跡會被發現;但是少女就像是對那些咒罵置若罔聞,只是抓著她的手,悄無聲息的向前移動。

瑪莉蓮從來不知道這片樹叢裡居然還藏著這樣一條細窄小路,她一邊跟著少女的腳步,一邊膽顫心驚的往後看,祈求著那些該死的男人不要追上來。

上天並沒有聽到她的呼喚。

男人魁梧的身影映入了眼角。

「在那裡!臭婊子妳別想跑!」

「馬的!妓女裝什麼清高?讓我們爽一爽妳也沒什麼損失。」

幾個壯漢在發現了瑪莉蓮與少女之後,就像是看到獵物的獵人一般,前仆後繼的追了上來。

瑪莉蓮氣得想要撕掉那張說破她身分的嘴,但是出忽她意料的,少女即使聽到了那些話,卻沒有鬆開她的手,仍舊抓著她繼續往前跑。

這個時候瑪莉蓮當然不會說「喂,放開我吧,不然妳會被牽連」,救命的稻草誰會想要放手。她也緊緊反握住少女的手,明明是不該胡思亂想的千鈞一髮之際,她卻覺得少女的手柔嫩滑軟,觸感如同最高等的奶油。

瑪莉蓮的動作讓少女回頭看了她一眼,粉色的嘴唇驀地彎了一下,綻出花般的笑顏。

然後少女拉著瑪莉蓮衝出了樹叢裡的小徑,烏黑長髮飄揚在風中,像是一簾最神秘的夜色,勾得瑪莉蓮險些失神。

男人們也同時追了上來,但是在看到矗立在少女背後、彷彿拔地而起、氣勢森然莊嚴的古堡之時,所有的粗言惡語像是被掐斷在喉嚨裡。

普里斯小鎮的人都知道,這是威亞康伯爵的古堡。

黑鐵鑄成的厚重大門緩緩開啟,從裡頭走出了衣裝筆挺、髮鬚灰白的老者。

老者向著少女彎下身子、低下頭顱,恭敬的行了一個禮,隨即又直起背脊,面無表情的看向了瑪莉蓮以及那幾個男人。

「這是您的朋友嗎,小姐?」

「只有她是。」少女輕輕抬高牽著瑪莉蓮的那隻手,低柔的嗓音宣告了一切。

這是瑪莉蓮與朱槿的初次見面。

有著像是花朵般名字、漆黑長髮及腰、碧綠眸子深邃如潭的少女,據說來自神秘的東方,是威亞康伯爵所收養的義女。

 

創作者介紹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