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批本小 

▼通販資訊請按我

0023  

 

▼小說試閱

 

01【領帶與襪子】葛九重X夏品  

  感恩星期五,讚嘆星期五,身為一個苦逼的上班族,夏品一個禮拜裡最愛的一天就是星期五了。 

  那表示他不只可以迎來美好的週末,還可以放縱的睡到自然醒,與枕頭、棉被盡情的纏綿在一塊。 

  但是,這個星期五跟之前的星期五還是有一個決定性的不一樣,英明神武的大股東兼總編輯表示,公司這陣子簽下了不少作者,出書檔期表已經一路排到明年,夜間的狩獵工作從今天開始暫停,大家先專心做書就好。 

  這個政策讓夏品直想高呼三聲萬歲啊。 

  再見了,輕飄飄的鐵壁裙。再見了,該死的敏感易推倒體質。 

  身為一個男子漢,夏品再也不想因為變身為楚楚可憐的黃髮幼女而榮登幼女論壇的熱門討論帖第一名。 

  也因此,下班後的夏品不只容光煥發、神采奕奕,連走路都格外有風。 

  他心情極好的拿出手機,傳了LINE給葛九重,想問問他要不要在外面吃晚餐,結果收到的消息是對方會比平時再晚一個小時下班。 

  身為一個不需要加班的人,去探望加班的男朋友,這是很正常的事吧……嗯,絕對不是因為那邊的編輯個都是身材火辣的長腿御姐。 

  畢竟從交往到現在,他還沒去過非夜出版社呢。 

  葛九重倒是已經來過朝日文化好幾次了,第一次是簽約,第二、三、四次……則是為了討論作品劇情走向。這是表面上的說法,私底下根本就是為了宣示主權——都跟他住在一起了,最好是還需要來公司討論事情,在家裡討論不就好了? 

  夏品敲著螢幕上的鍵盤,詢問自己可否過去找他,很快的,葛九重就回訊了。答案是好,但有一個附註,不許在編輯部門口逗留,必須直接進入他的辦公室。 

  臥槽,他男朋友是會讀心嗎?夏品嚇得差點掉了手機,趕緊把那些小心思都收起來,免得又讓對方找到藉口對他這樣那樣。 

  打開地圖查了下葛九重公司的地址,夏品開啟腦中的路線圖,替自己規劃出一條可以避開車流量多的捷徑,騎著他心愛的小五十機車就出發了。

   非夜出版社所在的商業大樓座落在一處極為繁華的地段,平時想要找個停車格都需要花費一點兒時間,好在夏品來的時段是下班後,光是大樓騎樓前就有不少空位了。 

  興匆匆的拎著包包來到十二樓,一走出電梯門,最先看到的就是接待櫃檯——後方空蕩蕩的,估計負責這區域的職員已經下班了。 

  但是一個出版社居然設置了櫃檯人員,這事業究竟是做多大啊?夏品豔羨的咂咂嘴,在前廳轉了一圈後,才走到雙開式的玻璃門前。 

  大門自然是關上的,夏品按下門邊的對講機,一會兒過後,低柔的女聲就響了起來。

   「您好,請問哪裡找?」 

  「不好意思,我找葛九重。」

   夏品客客氣氣的說,對講機裡的女聲停頓了半晌,也許是打內線去與葛九重做確認了,接著才又再次傳出聲音。 

  「請直接進來就好。」 

  話落的同時,玻璃門處也發出了喀的一聲,夏品握著門把往裡面推了推,毫無滯礙的可以一推到底。 

  非夜出版社的占地空間比朝日文化還要大,裡頭窗明几淨,座位間都有著淺色的OA隔版。每個部門的上方還會掛著一個牌子,讓人一眼就能辨識出該去哪裡找人。 

  夏品邊走邊打量著室內,他的視力極好,一下子就發現吊在上面的牌子沒有一個是寫著「編輯部」的。 

  該不會也是像他們一樣,負責審稿以及夜間狩獵的編輯都是關在裡面? 

  這麼一想,夏品立即將目光轉向旁邊的辦公室,順著門上的牌子一間間的往下看,總編輯室、財務部、編輯部、主編室…… 

  等等,他剛剛好像看到什麼?夏品往後退了幾步,回到編輯部門前,瞇著眼看著那張貼在門上、寫有「美少女與主編、總編方可進入」的紙。 

  不得不說,這個標語實在寫得太好了,如果可以,夏品也真想在自己的座位附近貼上像是「美少女、熟女、御姐跟主編、總編才能靠近」之類的警示牌。 

  雖然從同事那邊知道非夜家的女編輯們其實都是蕾絲邊,不過想想自己變身後的模樣,幼齒歸幼齒,但還是可以跟美少女三字沾上邊的,要不要趁著四下無人,先變個身去敲敲門呢?

   畢竟沒人規定,就算自己被掰彎了,興趣也得跟著被掰彎啊。他就是很純潔的純欣賞,不純潔的事都由另一半包了去。 

  夏品心裡癢癢的,右手摸著左手無名指上的變身戒指,天平正在往著「變身黃髮幼女刷姐姐們的好感度」那端傾去。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猝不及防地拎住他的後衣領。 

  「咿呀!」夏品很沒種的驚叫一聲,一回頭,就看見面色嚴肅的葛九重站在他身後,眉頭擰得像是可以打結了。 

  似乎是聽到外頭的動靜,編輯部的門也被打開了,一、二、三、四,四名穿著套裝、一身幹練氣質的美豔編輯往門外看了看,在瞥見發出聲音的是個男人後,又眼神冷漠的把門關上了。 

  有幸瞻仰到美女編輯的夏品心滿意足,只覺得人生真是太圓滿了,就算被葛九重像拎著小雞似的拎走,他也沒有絲毫怨言。 

  進了主編室後,夏品的衣領就被鬆開了,他飛快的打量了下這個占地約莫八、九坪的空間,辦公桌椅自然是少不了,牆壁兩側各有一面書牆,還有一個可以用來招待訪客的雙人座沙發與小茶几。 

  他正覬覦著那座看起來很舒適的沙發,低低沉沉的聲音忽地在身後響起。 

  「不是說不要在編輯部門口逗留嗎?」 

  「呃,其實呢,我原本是要直接去找你的。」夏品忙不迭轉過身,對著葛九重舉起一隻手,做了個發誓的動作,真誠無比的說,「只是經過編輯部門前的時候,不小心瞟見上面貼了張紙,我實在太好奇紙上寫了什麼,停下腳步看了下,然後就忍不住思考起人生了。」 

  他等著葛九重說點什麼,然而先前語氣透出微微不滿的黑髮男人卻只是怔怔的凝視著他,一聲不吭。 

  「怎麼了?」夏品忍不住跟著低頭打量自己,領帶、襯衫、牛仔褲、休閒鞋,應該沒有哪裡不妥的……吧? 

  他有些不確定的想,又抬頭看向葛九重。 

  「是哪邊有問題嗎?」夏品探詢的問。 

  「平常不是沒有打領帶?」葛九重輕輕撫過繫在夏品脖子上的那條深藍色領帶。 

  「這個喔,總編說今天是領帶日,要大家都得打領帶來上班。」夏品如實說道。他平常穿得隨性,難得一次將襯衫上的所有釦子都扣起來,再綁上領帶。 

  「你這樣很好看。」葛九重的手指往上遊走到領結處,接著又往裡探了些,直接撫上夏品的頸部肌膚,指腹輕柔摩挲。 

  「這、這樣嗎?」夏品結結巴巴,臉頰有些發燙。他平常嘴砲慣了,遇到這種直率又純粹的讚美反而會讓他不知所措的僵住,不知是該原地自爆,還是落荒而逃。 

  他目光左右飄移了下,又挪回葛九重的臉上,那雙深幽的眼睛正瞬也不瞬的直盯著他,透出毫不掩飾的欣賞與渴望。 

  臥槽,孤男寡男的……夏品暗暗嚥了下口水,忍不住想要往後退一步,但是葛九重的手很快就從領結處往上移,捧住他一邊的臉頰。

   「除了領帶日,你們總編還訂過什麼主題?」

   「目前就領帶、高中制服,還有粉紅色。」夏品得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像隻貓似的用臉去蹭葛九重的手,辦公室門還沒上鎖呢。

   只是問了這個問題的人又忽然陷入沉默。 

  從夏品這個角度看上去,可以看到葛九重的睫毛又長又濃密,半掩著狹長的眼睛時,會讓他少了幾分冷漠,多了幾分溫和。 

  夏品喜歡他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無防備模樣。 

  他一邊趁機端詳著葛九重刀削般的英挺五官,一邊耐心等待對方的思考結束,誰知道等到的竟是一句—— 

  「我們家應該也要訂個你專屬的換裝日。」 

  「臥槽!為什麼都是我在穿?」夏品抗議,他剛剛就應該沒耐心的跑去沙發上刷手機看小說,而不是傻傻的等著男朋友發表對他的意淫。

   「你也想看我穿嗎?」葛九重沉吟了一下,似在思考這樣做會不會加強夏品的換裝意願。 

  說句真心話,夏品其實是滿想看的。葛九重身高腿長、寬肩窄腰,活脫脫就是一個衣架子,西裝、軍裝穿在身上,強烈的禁欲感襯著那張冷峻的臉龐,說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此時退讓了,那麼等待他的就不會是領帶、高中制服、粉紅色衣物這些簡單的東西了,極有可能朝著水手服、護士服、貓耳貓尾一路狂奔。 

  「如果你想看的話……」葛九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夏品快狠準的截斷了。 

  「好的,從今天開始我們家只有睡衣日!」

   這個話題強制結束。 

  也不管葛九重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夏品抓下捧著他臉頰的那隻手,往後退了幾步,再退了幾步,直退到沙發邊,他立即一屁股坐下來,一手從包包裡拿出手機,一手對著葛九重擺了擺。

  「去工作、去工作。等你忙完,我們再去吃飯。你睡前可是還要再交個兩千字給我。」 

   

02【情趣睡衣與吊帶襪】梅芯X夏品 

  今日運勢不宜出門。

  夏品看著自己在臉書上抽到的籤,眉頭皺了一下,但很快就將其拋之腦後了。

  今天怎麼可以不出門呢?今天可是要迎回嬌客的大好日子!他上個月訂的美少女模型終於到貨了,還是他心心念念的婚紗款呢。

  就算外面狂風暴雨,或是極地寒流來襲,都無法阻止他行動的。因為,他,夏品,就是一個為了愛會勇往直前的男子漢啊!

  懷著滿腔熱情,夏品毫不猶豫的出門了,然後再帶著更加高昂的熱情回到家裡。

  只是一推開門,看見客廳裡的同居人時,一盆涼水頓時兜頭澆下。

  綁著馬尾、戴著眼鏡的俊美男子坐在沙發上,一雙長腿閒適的交疊,姿態看似隨意,卻帶著一股天生的優雅味道。如果扣除掉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以及閃爍在眼裡的尖銳光芒的話,簡直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偏偏那道犀利的目光還直鎖著他不放。

  夏品反射性打了個哆嗦,稍息立正站好,將裝著模型的袋子藏在身後,腦子裡則是在拚命回想他最近幹了什麼不該幹的事。

  莫非、難道,是他負責的新書出了什麼問題嗎?還是他底下的作者被別的野男人拐到其他家出版社?

  「夏先生。」梅芯似笑非笑的用指尖點了點茶几上的東西,「為什麼這兩樣東西會在你的抽屜裡呢?」

  夏品心裡的警鐘立即響起。每當男朋友不高興的時候,都會用上這個稱呼。他的視線順著梅芯的手指移動,擺在長方形茶几上的,赫然是一件攤開的情趣睡衣與一副吊帶襪。

  「不不不,老大你誤會了,那個其實是我買來給……」夏品急急忙忙的辯解,但說到一半時又突然意識到什麼,猛地咬住舌頭,阻止關鍵字的出現。

  「給誰?」梅芯的聲音溫溫和和,就連神色也放緩了些,像是冰雪在逐漸消融。

  然而夏品頸後的寒毛卻是一根根的豎起來了。

  「夏先生,這是給誰的呢?」梅芯語調低緩的又問了一次,與溫和神色不符合的,是瀰漫在眼底的陰霾。

  夏品嘴唇囁囁,掙扎半晌後,終於還是小小聲的開口了,「給我……給我自己穿的啦。」

  梅芯愣了下,顯然沒有料到會是這個答案,但很快的,那雙狹長的眼又微瞇了起來,意有所指的道。

  「喔?同居那麼久了,我竟然不知道你有女裝癖?」

  他說得輕巧,但隱在句裡的意思卻不啻於: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給我自己穿,然後送你當情人節禮物啦。」夏品自暴自棄的說。這下子好了,別說給人一個驚喜了,他今天就先飽受驚嚇了。

  草尼馬的,平常完全不準的線上抽籤,為什麼今天偏偏要那麼靈驗?

  「女性款?」梅芯挑了下眉,慢條斯理的拿起那件輕飄飄的黑色蕾絲睡衣與小小的丁字褲,「真的不是你要送給別人的?」

  「我都試穿過了是要怎麼送給別人。」夏品沒好氣的嚷嚷,在注意到梅芯眼裡的光芒不再凌厲,反倒轉換成一抹暗沉時,他的小心肝忍不住重重一跳。

  他剛剛有說了什麼不得了的發言嗎?應該沒有吧,不就是一句簡單的陳述事實?

  「既然是給我的禮物,」梅芯的唇角彎了彎,將手裡的東西放回桌上,「我可以提前領取嗎?」

  「你先領的話,那情人節怎麼辦?」夏品反射性的問。他可不想再去訂購第二套情趣內衣了。

  「我可以穿軍裝給你看。」梅芯轉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微微一笑,「你最喜歡的那一套。」

  夏品心裡的天平瞬間傾斜,脫口就是一個「好」字。

  但隨即又意識到什麼,忙不迭問了一句,「老大,你說的提前是要提前多久?這東西我就算是要穿上,也是需要一點心理準備的。」

  「現在。」梅芯愉快的給出答案。

  「喔,現……現現現現在?」夏品震驚的瞪圓了眼,句子都跳針了,「不是吧?真的假的?要現在?可是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

  「你不是試穿過了?」梅芯挑了下眉。

  「但是我看了自己的樣子後,心靈創傷了半個月啊。」夏品哭喪著臉說,「好歹也給我一點緩衝時間嘛,像是改成下下禮拜,或是下下下禮拜。」

  「現在。」梅芯的聲音低了幾階,帶著誘人的磁性,「我想親眼看看我的禮物,並且親手打開他。你會完成我的願望,對吧?」

  用這種聲音實在太犯規了。夏品吞了吞口水,看了看梅芯,又看了看桌上的情趣睡衣與吊帶襪。

  「你完成我的願望,我也會完成你的願望。你想要我穿軍裝把你舔到高潮嗎?」梅芯低緩的問。

  夏品光是想像這畫面,腰就有點發軟了。他抄起桌上的東西,匆匆躲閃進主臥室,反手將門砰的一聲關上。

  背部抵著門板,他放下裝著模型的袋子,做了幾個深呼吸,試著散去臉上的熱度,但越是想讓自己不在意,就越是往那方面想。

  梅芯變身後的模樣與他本來的樣子差不了多少,僅僅是眼睛跟頭髮變作又深又沉的墨綠色,然而一身英挺軍裝卻讓他唯我獨尊的高傲氣息張揚到了極致,彷彿他天生就該睥睨這世界,讓人不自覺的臣服腳下。

  偏偏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卻說要將他舔到高潮……

  夏品喉頭一緊,下腹部也跟著熱了起來。他悄悄的轉過身,將門打開一條縫,在看見綁著馬尾的男人正目光緊鎖他的方向,大手慢慢揉著下身時,他口乾舌燥、臉頰泛紅的趕緊再把門關上。

  要死了,明明在做著下流事的人不是他,為什麼卻覺得自己像個偷窺的色情狂?夏品拍拍臉頰,臉上卻碰觸到了細膩的絲滑感,這才發現手裡還揪著情趣睡衣。

  他盯著那些輕飄飄的黑色蕾絲,好半晌,終於以著壯士斷腕般的表情脫下衣服。

  一切都是為了老大的軍裝!

  夏品脫自己的衣服很快,這種小事閉著眼睛都能做到,可是穿上那件情趣睡衣的速度卻是不自覺慢了下來,手指有些哆嗦。

  黑色蕾絲睡衣的布料極透,還是開襟的,只靠著兩條細細的肩帶跟繫在胸前的小蝴蝶結支撐;那件包覆範圍極小的丁字褲讓兩瓣臀肉都被擠了出來,睡衣下襬僅能覆住一半的屁股,更不用說從前面露出的些許恥毛了。

  吊帶襪有些緊,反而越發強調出大腿的白軟肉感,只是被一層薄薄的絲料束縛住,感覺是說不出的奇特。

  夏品吸了口氣看向鏡子,下一秒就不忍直視的別過頭。媽呀,看起來就是個穿女裝的變態啊。

  下身涼颼颼的,尤其是屁股那邊,夏品把睡衣往下拉,妄圖多擋一些,但只要他一鬆手,輕飄飄的下襬就立即縮回去,露出有點肉肉的小肚子。

  夏品漲紅著臉,兩隻手拚命的抓著開襟的黑色睡衣,吸氣縮小腹的從寢室裡走出來。

  坐在沙發上的馬尾男子雙腳敞開,解開的褲頭裡可以隱約看到一截底褲顏色,而他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勃起,姿勢墮落又放蕩。

  「過來這裡。」他一邊揉著自己一邊說。

  充滿侵略性的眼神滑過夏品的身體,明明沒有碰觸,卻讓人感覺到像是有手指撫過肌膚。一陣顫慄竄過夏品的背脊,不由得生出自己不著寸縷的錯覺。

  「手拿開,讓我看。」

  夏品吸了口氣,又顫顫的吐出,鬆開被他揪得起皺摺的下襬,輕薄的睡衣頓時垂落在身體兩側,露出過於白嫩的肚子。乳頭雖然被黑色蕾絲覆蓋住,但帶著透明感的布料卻讓兩個小小的突起若隱若現。

  梅芯的雙手探進開襟的睡衣裡,來回撫摸著夏品光滑的肌膚,姆指擦過兩邊乳頭,看到他打了個激靈後,刻意的來回磨擦、揉壓。

  只要低下頭,就可以看到梅芯的手指在這件絲薄透明的睡衣裡對他做什麼事,夏品咬著下唇,無法控制熱流積聚在下腹部。

  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如同在彈奏著樂器般,撩撥著他的胸口,只要捏著乳尖往上一拉,他就大腿微顫。

  「真棒的禮物。」梅芯一向剔透冷傲的聲音變得灼熱起來,眼裡閃過肉食動物般的狩獵光芒。他的手又往上移動,掐住夏品的下巴,讓對方不得不低著頭看他。

  「我想要你跪下來吸我。」

  夏品的瞳孔微微擴大,為這個露骨的要求而吸了口氣,本就泛紅的臉頰頓地燒得更紅了。

  他顫顫巍巍的矮下身子,跪在梅芯的腿間,一點兒也沒有必須臣服在他人之下的屈辱感。

  在梅芯面前,夏品總是會不自覺服從,因為這個人是特別的,只有這個人可以對他為所欲為。

  

03【軍裝】葛九重+梅芯X夏品

  日夜交替,時光飛逝,小樹苗都可以長成參天大樹,從零開始的魔法少女也是有機會突破關卡,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呃,好吧,還是魔法少女。

  但是身為一個有抱負、有理想的男子漢,就算身處在一個上司嚴酷無情、同事沒血沒淚的工作環境裡,夏品還是要對未來懷有希望的。

  想想只要再努力打倒一隻異獸,他就可以再升一級了。

  再升一級意味著什麼呢?

  代表他就可以堂堂邁向三十級大關,成為魔法師……啊,不對,說錯了,是獲得他夢寐以求的新能力。

  可以快速變身!

  可以在同伴的腦海中進行溝通!

  還可以飛!

  這點最重要,所以一定要特別加粗體強調。

  夏品實在受夠了被公主抱、側肩扛,或是像米袋一樣被人用單手攬住腰的移動方式了。他雖然變身後的外表是身嬌體柔易推倒、敏感度還踏馬的高的黃髮幼女,但內在可是充滿男子氣概的。

  為了迎接三十級這個重要的里程碑,夏品特地選了個月黑風高、適合異獸出沒的夜晚,再根據吳椋所給出的數據,來到一處據說極有可能有異獸出沒的社區守株待兔。

  聽說這個社區最近發生了一些怪事,住戶們的大門鎖孔不知道被誰灌了白膠,出入變得極為不便。就算調出監視器畫面,也沒發現任何的可疑人士。

  會幹出這種莫名其妙、讓人心情很幹的事,絕對非異獸莫屬了。

  真該說這些傢伙是浪費才能,還是吃飽太閒?抑或是兩者皆是?

  不過想想曾經有某位主編級的人物因為δ波暴走的關係,導致由他想像力所創造出來的人形異獸幹下的恐怖事跡……

  老天,在送印刷廠的前幾天燒毀了紙本稿,就算沒有心臟病也會被嚇得心悸休克,夏品希望這些異獸還是繼續維持這種小家子氣的美德吧。

  夜半時分,夏品頂著楚楚可憐、充滿詐欺性的黃髮少女外表,悄悄用光絲拉出結界包住社區。

  接著再挑了一個隱蔽處躲起來,耐心等待異獸的出現。

  不知道這次的異獸會是什麼形態?雖然他遇過的大都是動物模樣,不過偶爾也是會出現例外,像是觸手戰隊……

  想到那幾條滑溜溜、濕答答的觸手,夏品不禁打了個哆嗦,再想到公司裡竟然有人造謠說全世界的觸手都愛她,更是怒火中燒。

  草尼馬的,觸手又不是滿街走的大學生,隨走隨、隨、隨……

  夏品內心裡的跑馬燈文字都在跳針了,她不敢置信的仰著腦袋,小嘴張成了一個完美的O形。

  飄浮在天空上的雖然不是什麼觸手戰隊,但是牠有著圓圓大大的腦袋,八條長長的腕足,腕足上還有著許多圓形吸盤。

  在看到夏品時,那雙碩大眼睛裡的紅色晶狀體滴溜的轉了一圈,竟詭異的從原本圓滾滾的形狀轉變為愛心形。

  夏品當下果斷的放棄展現她威凜姿態的念頭,轉身就跑。

  異獸誠可貴,升級價更高,若為貞操故,兩者皆可拋。

  身為一個非常識時務的俊傑,夏品太懂得什麼叫做當機立斷了。

  誰知道她一動,巨大章魚也跟著瞬間動了,一條看起來濕濕滑滑的腕足猝不及防的朝她捲過來。

  「咿呀呀呀呀呀——」夏品尖叫著召岀斬馬刀,手起刀落,章魚的一條腕足就被斬了下來。

  然而光滑的切面卻沒有一滴血噴濺而出,切口處的粉色肉塊則是逐漸的隆起再隆起,在夏品震驚的目光中,被她斬斷的腕足又變得完好無缺了,再一次的往她所在處襲來。

  而且不只一條腕足,還有第二條、第三條腕足也都齊齊捲向了夏品。

  「走開!老子拒絕觸手系啊!」夏品一邊尖叫一邊砍著飛舞得讓人眼花繚亂的腕足。

  她揮刀的速度快,但是章魚腕足的再生速度也快,戰局僵持了一會兒之後,她明顯的就開始落於下風。

  一條腕足出其不意的從夏品視線死角滑了過來,就要無聲無息的纏上她纖細的腳踝——

  下一瞬,兩道白光夾帶著凌厲風壓,迅雷不及掩耳的從天空的左右方劈落,劃出的光軌斜斜交匯,形成一個X,快狠準的貫穿章魚巨大渾圓的腦袋。

  暗綠色的體液如同湧泉般的從傷口裡噴灑而出,所有的腕足都倒捲回去,極其痛苦的糾結成一團。

  夜色裡,兩道修長英挺的人影懸浮在半空中,彷彿腳下踩的是透明階梯。不管是出場方式還是打倒異獸的方式,都讓夏品看得羨慕嫉妒恨。

  熟悉的黑色大氅與墨綠色軍裝挑明了來者的身分,赫然是非夜出版社的主編與朝日文化的主編。

  葛九重和梅芯。

  不小心被兩人的凜凜英姿所吸引,看得有些呆了,夏品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拍拍臉頰,讓自己回過神來。

  就在這時,黑色章魚團在一起的腕足又突然全部散開,夏品猛地想到封住大門鎖孔的白膠,忙不迭出聲提醒。

  「小心!它會噴出奇怪的東西!」

  出乎意料的,從墨管裡噴出的不是什麼黏糊糊的液體,而是一股粉紅色煙霧。煙霧上竄的速度極快,空中的兩道人影雖然退開了,卻還是不可避免的沾到一些。

  夏品的一顆心不禁懸了起來,但是在看到那些煙霧升空之後,竟然在黑夜裡凝聚為大大的LOVE四個英文字,同時升起的還有滿腔的怒火。

  「是怎樣?是有多愛黃髮幼女啊!」她氣得渾身發抖,手裡的斬馬刀朝著章魚的腦袋狠狠射過去,一刀洞穿。

  兩條腕足努力的蜷起,比出了一個愛心形狀後,巨大的章魚就化作黑霧,消散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淡淡的粉紅色煙霧還殘留在夜色裡。

  眼見穿著黑色軍裝與綠色軍裝的兩道人影落了地,夏品一邊解除變身,一邊三步併兩步的往他們的方向跑過去,就怕異獸噴出的煙霧會對人體產生什麼傷害。

  來到近前了,夏品可以清楚的看到銀髮男人與綠髮男子都站得筆挺,前者手握軍刀,後者倒提長劍,並沒有任何明顯外傷。

  但是夏品卻察覺了一股不對勁。

  不管是葛九重還是梅芯,兩人的膚色都偏白,也因此,染在臉頰上的潮紅就顯得格外不正常了。

  「老大?葛九重?」夏品憂心忡忡的湊過去,摸了摸他們的手腕。脈搏有點快,體溫也比平時來得高,就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莫非?難道!夏品的小心肝一跳,戰戰兢兢的將目光對上兩人的眼睛,隨即尖銳的倒抽一口涼氣。

  銀眸與碧瞳淬著情欲,濃烈得讓人膽戰心驚。

  「不是吧?真的假的?那些煙霧是春藥嗎!」夏品的臉色發青,一是為了這麼俗爛的事情都可以讓他碰上,二是為了兩個男人的視線都緊鎖他不放。

  如同饑餓的野獸看到美味的食物。

  夏品脖子後的寒毛一根根豎起,強烈的危機感在心中發酵。

  「不不不……我拒絕野戰也拒絕傷風敗俗,而且沒有潤滑劑的話…」他慌慌張張的找著藉口,試圖打消兩人的念頭。

  但是下一秒,他的絮絮叨叨驟然中斷,以著比看到黑色章魚還要震驚的眼神瞪著兩個男人。

  白手套與黑色的皮革手套上,各有一管潤滑濟。

  「臥槽!隨身攜帶潤滑劑?你們兩個是打定主意想對我亂來嗎?根本就是衣冠禽獸、斯文敗類!還有沒有天理啊?」夏品的表情驚恐得扭曲了。

  「在你的世界,我就是天理。」穿著墨綠軍裝的綠髮男子冷酷宣告。

  「就算是天理,我也不允許它擋在我前面。」披著黑色大氅的銀髮男人低沉說道。

  兩道聲音幾乎是分毫不差的響起,銀髮男人與綠髮男子的眼神如刀般尖銳的扎向彼此。

  夏品偷偷的後退一步,再後退一步,想趁著兩人如同齜著牙的公狼對彼此示威的時候,腳底抹油先離開修羅場。

  但是再往後退一步,腳跟卻抵到了硬硬的東西,他反射性的轉頭往下看,一口氣差點梗在喉嚨裡。

  寒光閃爍的長劍與刀身透明的軍刀斜插在他腳跟後的地面裡,形成一個大大的X,封住他的退路。

  根本就是要強逼良男、逼良為……啊呸呸呸,夏品忙不迭掐掉最後一個字。

  「誰准許你離開的?」梅芯的眼神充滿壓迫感。

  「我不會讓你走的。」葛九重的嗓音蘊含熱度。

  夏品嚥了下口水,只覺得冷汗像是開了閘的水庫,嘩啦啦的往下流,他彷彿看到兩頭披著人皮的凶獸在朝他步步逼近。

  要死了,為什麼魔法少女不能開發一個空間轉移的道具?或是直接來一扇任意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莓 的頭像
草莓

草莓伏特加

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